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吳展良》這不是中華民國的歷史教科書

吳展良》這不是中華民國的歷史教科書

吳展良
臺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吳展良於聯合報撰文:台灣每隔幾年就為歷史教科書大吵一場,背後首先是國家認同問題,其次是政治力介入問題,而這兩個問題在一○八課綱都到達近年的高峰。新的歷史教學,不僅高度凸顯台灣的主體性,而且不斷解構中國之為中國,這使得它不再是中華民國的歷史教科書,而比較接近於台灣國的歷史教科書。之所以如此,正因為這份課綱從開始就是政治力高度介入的產物。

藉著同心圓發展的說詞,十多年來,台灣學童在十三歲以前,基本不唸中國的歷史地理,只唸台灣相關史地,直到國二才開始正式接觸中國史。當新的國二歷史教科書終於出爐,很多人為了中國史分量縮減,以及缺乏了三國、魏晉南北朝等朝代而憤怒。

其實問題遠不僅於此,因為國二的歷史,根本並非「中國史」,而只是以中國地區為主軸的「東亞史」。而此東亞史,還是以民族、文化、商貿與國際交流互動為主軸的歷史。換言之,新課綱直接解構了中國之為中國。他只重視東亞地區的各種交流互動,又以略古詳今為詞,著重於明清以降的歷史,主要均因其比較與台灣相關。

所謂的同心圓發展與略古詳今,固然有其一定的道理,但任何國家不會因此破壞自己歷史的主體性與完整性。只有當國家認同改變,也就是不再認同中國,只認同台灣時,歷史教科書才會變成今天的面貌,請不必再用這套說詞來騙人。

中華民國長期只在台灣,當然應該大幅增加台灣史地的分量,也應該鞏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之主體性。然而走到以台灣主體的視角解構中國史,不容中國認同同時存在,則根本顛覆了中華民國存在的根基。解嚴前的國民黨不容台灣史地的主體性與完整性存在,今日的教科書則不容中國史地的主體與完整性存在,這兩者都不符合自由民主開放的原則。中華民國與台灣的主體概念,不是沒有矛盾,這是我們今天艱難的所在。然而正因如此,必須兩存,所謂相忍為國,否則就必須改國號。

這些年來,從小學到高中,四百年的台灣史可以螺旋式地學習三遍,而幾乎是唯一一次的中國史卻一再縮減。(高二以上的非文科學生基本上無暇讀歷史,所以國二是唯一大家都還認真讀的階段)現在甚至去掉中國史,只剩東亞史。這擺明了是以政治力去控制學生的國家與文化認同。台灣主流思想主張自由民主開放,如今民進黨以意識形態全面操控歷史教學,豈不應大加批判?個人向來主張歷史教育的內容應開放,此因台灣的未來,充滿著變數,我們不應替年輕人決定他如何選擇,而只應給予他們必要的資訊以進行選擇。目前中國史地的時數,實完全不足以提供必要的資訊。

許多人或許認為鞏固台灣的主體性正所以對抗中共威脅,然而卻忘了解構中國史將急遽增加兩岸的衝突性。不斷增強台灣意識並解構中國意識,難道就真的是唯一的保台良方嗎?退一步說,這種依然充滿爭議的論述,如何能夠用來作為主導教科書的思想?任何用政治力所造成的史觀,日後也難免被政治力所解構。我們的國家畢竟還叫中華民國,此國號對於台灣的安全與繁榮至關重要。以政治力解構中國史至此,嚴重傷害中華民國,也嚴重傷害自由民主的原則,而將成為擴大內外政治衝突的重要原因。

引用來源:聯合報、吳展良
國內新聞直播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