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朱雲漢:中美貿易戰 川普「黔驢技窮」又「騎虎難下」

朱雲漢:中美貿易戰 川普「黔驢技窮」又「騎虎難下」

編按: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剖析中美貿易戰,認為川普已經黔驢技窮,但又騎虎難下。朱院士指出,中美關係當前面臨四重矛盾,第一層矛盾是美國社會內部分配的兩極化問題;第二層矛盾是中國的快速崛起;第三層矛盾是美國要維護在國際產業分工裡的龍頭位置。第四層矛盾是美國引以為傲的體制優越性受到威脅。儘管有這四重矛盾,但是中、美兩個社會已經被各種盤根錯節的文化、經濟、金融等方面的關係捆綁在一起,甚至不是兩國決策者的主觀意識可以扭轉和改變的。最終,中、美應尋求和平共處與議題合作。

據天下雜誌108年9月9日報導,台大政治系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撰文指出,中美貿易戰短期內定然僵持不下,川普不敢無限升高戰火,因為無法承受美國經濟衰退的後果,可是已經投入巨大政治賭注也騎虎難下,如果虎頭蛇尾必然招致政治對手的嚴重抨擊。

更何況,川普的鷹派智囊已成功鼓動美國政壇的仇中情緒。不管是共和黨或民主黨,都認定中國嚴重侵犯美國智財,並威脅美國的高科技龍頭地位,可說是朝野同仇敵愾。除非全球經濟嚴重衰退,或是2020年底白宮易主,否則現階段缺乏中美達成全面和解的政治條件。

據聯合報108年10月18日報導,朱雲漢教授日前接受專訪,剖析中美貿易戰和中美關係。朱教授指出,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衝突好似進入一個僵局,川普可以說是「黔驢技窮」、「騎虎難下」,貿易戰的負面作用在美國已經全部體現,中美之間正在經歷一個「不打不相識的過程」,客觀現實還是會引導這兩個國家尋求相互適應,探索如何和平共處。

中美新一輪經貿高級別磋商取得實質進展,一直緊張的貿易戰出現了緩和趨勢。在朱教授看來,這種情況可以用兩句話成語來描述「川普已經黔驢技窮,但他又騎虎難下」,因為他已經投下那麼多政治資本,甚至是撕破臉,現在要做出大的退讓,他不會甘心,但要繼續升溫加碼,他也不敢,這對美國的經濟損傷可能超出他的承受範圍。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衝突好像進入一個僵局。

朱教授說,「中美之間會經歷一個不打不相識的過程」,即要先碰撞,甚至衝突還會上升,在達到一個程度的時候,雙方都意識到再繼續下去,情況會不可控制。

朱教授表示,現在美國的輿論已經開始轉型,川普過去以為連續幾次極限施壓,中國經濟就會垮了,或者會馬上臣服,這樣的看法在美國媒體和國會也得到很多掌聲,但現在看來完全不現實。中國是一個龐大的經濟體,而且美國和中國的貿易關係在中國整個經濟構成中的比重中是逐漸下降的,所以過去對付其他貿易夥伴的手段沒有效果。

朱教授指出,中美關係當前面臨四重矛盾,第一層矛盾是美國國內社會的變化,簡單來說就是美國社會內部分配的兩極化問題;第二層矛盾是中國的快速崛起;第三層矛盾是美國要維護在國際產業分工里的龍頭位置。至於最後一層矛盾非常深刻,也很根本,就是美國過去引以為傲的體制的優越性受到了威脅。美國包括整個西方國家,過去對自己的政治體制和價值體系是高度自信的,認為這是普世標準,他們掌握所有的所謂國際話語,不管是政治模式、經濟發展模式、社會治理模式,它是樣本,是範例,它才能界定什麼是先進,什麼是落後。

但這幾年出現了很鮮明的變化—中國對自己的體制、文化、發展道路和自信不斷上升,而且很多落後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越來越重視中國提供的發展機遇;相反,西方的體制出現了各式各樣從來沒有遭遇到的問題,政治體制運作失靈,主流的政黨體系面對民粹的政治衝擊顯得非常脆弱,甚至有些國家政治處於癱瘓的邊緣。所以,它突然對自己的體制自信出現動搖,出現了另外一種焦慮,類似於亨廷頓的文明衝突,它認為中國的生活方式、體制、經濟發展模式,都構成一種威脅,尤其威脅過去引以為傲的體制的優越性。

但儘管有這四重矛盾,必須看到一個客觀事實,就是中美兩個社會已經被各種盤根錯節的文化、經濟、金融等方面的關係捆綁在一起,甚至不是兩國決策者的主觀意識可以扭轉和改變的。

據中評社108年10月18日報導,朱雲漢教授指出,中美關係的背後有更大的背景,大背景所產生的約束力量不能忽視。比如中美兩國是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如果他們不在全球暖化問題上真正合作,將對全人類造成威脅,兩個國家都會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問題,極端氣候和巨大的天然災害頻繁出現,所以即使它們之間有很強的敵意和戰略上的猜疑、摩擦,短期內會被情緒所阻擋,被民粹主義的潮流所誤導,但最終來看,客觀的現實還是會引導這兩個國家尋求相互適應,探索如何和平共處,然後一些議題上進行合作。

 

資料來源:聯合報、中評社、天下雜誌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