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誰踐踏農地 偷走農村幸福?

誰踐踏農地 偷走農村幸福?

「工廠管理輔導法」(工輔法)最近修正,大幅放寬違規工廠就地合法的相關規定,使違規工廠遠離優良農地遙遙無期,輿論譁然!資本家進入農村專挑價格低廉的農牧用地建廠,公然違反土地使用管制,卻聲稱這樣才能為農村創造就業機會,提高村民所得,增進農村的幸福繁榮,真是如此嗎?

農村的繁榮到底是什麼?二○一三年起,歐盟的農村農業歐洲研究區網進行了一項跨越十四國的比較研究—RETHINK,旨在重新檢視歐洲農村地區與農業之間的新關係,以及因應永續性的挑戰,並於二○一八年正式發表研究成果。

該研究指出,農村繁榮不該只是追求國民生產毛額的增加,還要將人類、社會和環境福祉相結合。一般農民認為幸福感是來自於農耕和生活方式,而所謂的生活品質,尤其是保持健康、建立在價值觀之上的個人滿足感、維繫人們所信奉的道德規範,更為重要。換言之,要創造繁榮有致的農村,不該跟當地農業割裂,而農場和農村企業更應建立在誠信、尊重、團結和信任等社會價值觀的基礎上,才有利於在該地區工作的人們的福祉。

看德國小鎮Weyarn雖也引進高科技產業,是經過營建計畫研擬並申請核准,才得以興建明亮又與周邊地景相容的綠建築,並無衝突感,又為該地創造七十餘個就業機會,與周邊村民和諧相處,更不會有占用、汙染優良農地之危害,這樣才是創造農村繁榮的新鄉村典範的實踐!

轉身看台灣,中小型企業領導人宣稱利用祖產蓋工廠,規模不大,不會製造多少汙染;殊不知這種環境公共財就是共用資源,欠缺管控的汙染物質有如脫繮之馬,四處奔竄,使得潔淨的空氣、水質、土壤,因人為破壞,最終以資源劣質、退化收場。

今年四月初,帶領政大地政系碩博班學生校外教學實地查勘,赫然發現彰化頂番婆地區不少零星工廠旁的農地,被劃為汙染場址。老農夫婦無奈說,「好好的田地,也不知道汙染從哪裡來?同樣是隔壁的田地,怎會一塊有汙染,一塊無汙染,這教我們怎樣種作?」結果經判定為汙染的土地任其荒蕪,毗鄰耕地卻依然種植,這些產品的食安有無問題?

另外一邊,有座生產冠軍車燈的工廠,灌溉溝渠從廠房中間穿越,聽說部分廠房已經申請就地合法化,旁邊幾塊農田卻是三坵種植,一坵荒廢。看到如此光景,令人扼腕嘆息,強烈感受到農村的小農場、農村企業間的社會聯繫根本是斷裂的,創造的只是工廠自我的貨幣價值,而地方政府違規取締、整治汙染不力,也難辭其咎!

工輔法修正之際,我們強烈要求立委諸公不可將這些違規工廠視為農村經濟繁榮的救贖,必須正視農村繁榮的真義,刪除危害農業與農村縝密結合的條款,並確實提供有效資源利用的策略、創新的土地使用和良善的管理實踐,同時,還需提升環境公共財的供應、強化並維繫良好的城市和農村關係,務能擁有完善的基礎設施和社會服務,才能使我們的農村地區充滿健康活力!

引用來源: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