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政治》執政黨大選檢討 需從施政著手

政治》執政黨大選檢討 需從施政著手

編按:九合一大選過後,執政黨民進黨敗陣,民進黨大老林濁水表示,很遺憾過去沒聽到中生代對引起排山倒海的民怨的施政提出破什麼立什麼的看法。而日前接任民進黨代理主席的林右昌則表示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要大家勿再提民進黨過去的貢獻。經濟評論者馬凱便以沉睡的美人形容台灣選前處境。期許大選後的王子能喚醒這沉睡的美人。

九合一大選過後,執政黨民進黨敗陣,在蔡英文總統辭去黨主席後,黨內除了有中生代接班的聲浪之外,民進黨前立委,同時也是民進黨大老林濁水表示,很遺憾過去沒聽到中生代對引起排山倒海的民怨的施政提出破什麼立什麼的看法。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林濁水在臉書發文指出,民進黨當前危機重重,要大破大立。很遺憾過去並沒聽到中生代對引起排山倒海的民怨的施政提出破什麼立什麼的看法,如今仍然「不破不立」,只希望總統關愛的眼神從那一邊轉到這一邊,這樣,全盤接班上去後,新人行舊政,民進黨會有前途?他說無論如何該急的,中短期的危機處理方案,中長期的體制改造、戰略,政策總要優先於位置的盤算才好。

而日前接任民進黨代理主席的林右昌則表示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要大家勿再提民進黨過去的貢獻。

根據聯合報報導,蔡英文總統辭去黨主席後,積極探訪基層,展開傾聽之旅。蔡總統4日再度與民進黨立委茶敘,據轉述,蔡總統在會中表示,「民進黨過去在全面執政前,有很多夥伴、盟友,現在也是時候,把這些盟友找回來。」

不過,當民進黨試圖找回盟友時,一些傳統的堅持和主張,目前在黨內正接受各種挑戰。

代理民進黨主席的基隆市長林右昌昨天指出,民進黨兩度成為執政黨,人民已不欠民進黨,「從今以後,我們自己不要再提民進黨過去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了!」唯有反躬自省,才能有進步的空間。

林右昌的談話,和準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選舉時的用詞雷同。不僅是林右昌,台南市長當選人黃偉哲昨天也表示,南嘉高要合作,要摒除藍綠紛爭,希望「政治○分,經濟一百分」,也和韓國瑜競選時用詞相仿。黃偉哲也表示,不管藍綠,施政都要以民意為主,就如民進黨主張非核家園,百姓提出「以核養綠」公投過關,中央政策就要依民意作出適當調整。

民進黨對於九合一選舉的檢討持續進行,蔡總統昨天邀請黨籍立委「下午茶」,進行兩個多小時的閉門會議;據轉述,多位立委都提到,空汙、一例一休和同婚等問題,都是造成敗選的主要原因。

與會立委表示,年金改革嚴重衝擊這次選情,軍公教人數仍占多數,政策實施後,中央對相對的配套、安撫都做得較少,帶來的傷害,遠比改革還要嚴重許多。許多改革改得太快,可能因此獲利者可以得到三分,卻忽略了可能會造成七、八分的傷害。

據轉述,蔡總統多半是聆聽與會者的建議和看法,並未直接表示太多意見,雖然立委著重的重點不一樣,但都呼籲行政院推出各項政策和法案時,該仔細審視執行後所發生的問題,並盤點清楚,挑出錯誤,立刻修正。

蔡總統在會中也說,「民進黨過去在全面執政前,有很多夥伴、盟友,現在也是時候,把這些盟友找回來。」至於要找回哪些盟友,與會人士表示,蔡總統並未進一步說明。

林右昌指出,民進黨在這次地方選舉不只是大敗,而是慘敗,唯有反躬自省才有進步的空間。他主張,「從今以後,我們自己不要再提民進黨過去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了!」台灣已經歷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也兩度成為執政黨,台灣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民進黨要靠對未來台灣的貢獻,來爭取台灣人民的支持與認同。

大選過後的台灣雖使執政黨面臨反省,但台灣總體政策問題依舊是政府不得不正視的問題。經濟評論者馬凱便以沉睡的美人形容台灣選前處境。期許大選後的王子能喚醒這沉睡的美人。

根據馬凱在聯合報的社論指出,當騎白馬而來的王子情不自禁地親吻了沉睡的公主,滿城枯枝忽然重燃生機,綠意滿枝頭、蓓蕾綻放出豔麗的花朵,久已荒廢的城堡,又見喜笑顏開的人們熙來攘往,重現過往的繁華。

有如這美麗的童話,當禿頭的賣菜郎騎著機車遠來繁華落盡的南邊一隅,奮臂高呼「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高雄人忽然自廿年大夢中醒覺,滿城又見笑逐顏開的高雄市民熙來攘往,令寒冬洋溢著春意。這一聲高呼,傳遍全國每一片土地,沉睡廿年、停步廿年、浪擲光陰廿年的睡獅,終於悠悠醒轉,張開雙臂,要迎來燦爛的春天。

的確,台灣已沉睡太久了。在睡夢中,昔日不敢望我項背的對岸,廿年間已從一窮二白躍為第二大經濟強權,大膽挑戰獨霸全球的美國。昔為亞洲四小龍之首,如今早被其他三小龍遠遠超越、不屑一顧。

這一頁傷心史,誰也不知將拖到何年何月?放眼滿朝文武、在野俊秀,也找不出一個有力翻轉的英雄壯士。卻不料在一個不起眼的禿頭賣菜郎手中,徹底改變。台灣何以沉睡不醒?韓國瑜又何以能一手改變台灣的命運?

韓國瑜的橫空出世、一戰成功,同時解開了兩個謎底。讓台灣沉睡的原因眾說紛紜,大體歸納,不外以下數端:首先是統獨意識殊死對抗,將國人一分為二,不是朋友,就是敵人;雙方死拚亂打、不共戴天,所有的力量都在每天搞政治、人人搞政治的對抗中抵消、摧毀。

其次,在統獨殊死戰之下,獨方的主政者盡舉國之力封鎖兩岸;而對岸也在此敵對形勢下全力圍堵台灣、孤立台灣;因而我們以貿易立國,卻在國際市場中步履維艱。與此同時,鎖住國門,但鎖不住偷跑的腳步;鎖住主流企業不能去對岸攻城掠地,卻反而保護大陸的幼稚產業成長壯大反噬台灣。

再次,歷任領導者不是蠻悍無能、貪汙腐敗,就是弄權耍詐、用人唯親;而且,幾無例外,搞政治、鬥爭,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對與民興利、壯大經濟、增強國力,卻是興趣缺缺,或力有不逮,治絲益棼。

最後,廿年來領導者不分藍綠,儘管口口聲聲「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但其內心被私欲占滿,卻又自以為超凡入聖,朕即國家,一己之心即可度盡萬民之心;因而師心自用、一意孤行,用人則唯親是用、唯色是用、唯揣摩上意、逢迎拍馬者是用。於是圈子愈圍愈小、智慧愈來愈低,終於與人民走上完全相反的道路,讓國家深陷重重荊棘之中,沉睡至今。

韓國瑜那一聲簡單響亮的口號,一舉掀開了國王們的新衣,讓國人猛然發覺廿年來在政治鬥爭、權力爭逐、統獨意識的催眠之下,國家早已放棄了他們,領導者也早已放棄了國家,讓一切希望化為泡沫,光明的前途被重重的闇影遮蔽。

拚經濟,其他免談!實事求是,捲起袖子來跟人民一起打拚!上山下海竭盡全力讓人民過好日子!這樣的主張與行動,將廿年的催眠完全破解,讓萬千國人大夢乍醒,就這麼簡單地改變了台灣。

不過,革命尚未成功。歷朝元首師心自用,不識人更不能知人善任的偏失,在韓國瑜自身及眾多跟隨的首長們身上能否徹底根除,目前尚不得而知。同時,廿年之病要快速得瘳,非尋常手段可辦;尤其台灣身處困境,更要求非常之功;這些新掌權者是否有此能耐,也尚在未定之天。身繫天下殷望者,還要繼續努力!

參考來源:中國時報、聯合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