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高齡》衛福部長照喘息服務新制7月上路

高齡》衛福部長照喘息服務新制7月上路

編按:衛福部日前預告「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原則」草案,明訂提供家庭照顧者喘息服務、情緒支持等,新制最快七月公告上路。但長期關注長照政策研究者則認為可能又是一件國王的新衣。

政府主張在家安老,廣大的家庭照顧者是撐起長照2.0的重要支柱,衛福部日前預告「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原則」草案,明訂提供家庭照顧者喘息服務、情緒支持等,新制最快七月公告上路。

根據聯合報報導,勞動部一○四年提供給立法院的推估數據,我國一千一百五十三萬名勞動人口中,約有二百卅一萬人直接或間接受照顧責任影響,需回家輪替照顧;其中有十七點八萬人因此縮減工作時數或放棄升遷,另有十三點三萬人乾脆離職,失去工作。

長期照顧議題多年來聚焦於失能及失智老人,或身心障礙子女的福祉,經常忽略在他們身邊沉默的家庭照顧者,衛福部依長服法規定訂出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原則,照顧者權益終於入法。

 

 

照顧者支持服務原則資料來源/衛福部 製表/鄧桂芬、魏忻忻
不過,長照服務量能不足,專家指出,目前連被照顧者的居家服務都缺乏人力,是否有多餘人手提供喘息服務,實在是問號。

 

 

衛福部長照司籌備辦公室專委周道君說,目前草案中的服務,包括長照知識提供、照顧技巧指導、喘息服務、情緒支持、團體服務等。

其中,最能令照顧者有感的是喘息服務,可讓照服員來到家中照顧長輩六小時或三小時,也可以讓長輩到日照中心、機構住宿住上半天或一天,還有夜間喘息或巷弄長照站臨托喘息等,長輩有人照顧之後,照顧者便能空出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

周道君表示,照顧者若想使用相關支持服務,和失能失智個案申請長照服務相同,要先向地方政府長照管理中心申請,經專業評估後使用。不過,長輩住機構或請移工照顧的家庭,不在服務範圍;若移工逃跑或返鄉,家屬於第卅一天起可使用申請服務。

依長照支付新制規定,失能等級二到六級家庭可獲最多十四天喘息服務,七到八級則最多廿一天。政府補助上,經濟一般戶自付百分之十六,中低收入戶自付百分之五,低收入戶免費。以全天居家喘息服務六小時計,給付費用為二千三百一十元,一般戶自費一成六,約為三百七十元。天主教中華聖母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認為,要提供喘息服務,最重要還是需要人手,居服人力有限,目前以被照顧者為優先。

關於衛福部預告「家庭照顧者支持服務原則」草案,長照政策研究者伊佳奇認為這又是衛福部又給民眾一件國王的新衣。

根據伊佳奇於聯合報的社論指出,前年十月衛福部就曾允諾,前年底將提供認知症家庭的安全看視服務,過了一年半,仍不見服務在哪裡。長照2.0一路走來,避開人力不足問題,持續在「滾動」,滾得民眾霧煞煞,苦的還是有長照需求的家庭與承辦團體。

筆者六年前就曾在民意論壇為文「讓家庭照顧者成長照支柱」,提醒衛福部要建構長照制度,須以家庭照護者的需求來設計,規畫出支持服務以幫助他們成為長照的支柱;但從長照1.0到長照2.0,都忽視家庭照護者的重要性,均以服務提供者角度規畫政策,漠視現存「缺人」的問題。

長照1.0階段,因照服人力嚴重不足,導致居家服務的舖蓋率不到四成,是服務單位共同面臨的困境。衛福部仍以紙上談兵方式來面對,為配合去年底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功德論」,僅試圖將照服員待遇提高到約薪卅二K;地方政府因應之道,台北市是以預算補貼方式提高照服員待遇,台中市則是結合企業資源成立「照顧學校」,從專業技術與形象地位、職涯規畫、國外研修、待遇提升等多元化方式吸引年輕人投入,看不到衛福部完整作為。

長期照護是一條漫長的路,家庭需要的是照護知識、技術、照護資源整合、喘息、心理支持、階段性照護計畫等,在地化安老是以家庭為核心的照護。政府要以社區照護網的架設,提供家庭持續照護的支持,因為不是機構式照護,政府無法取代家庭的角色,目前長照2.0卻讓民眾以為可安心交給「萬能」的政府。

照護人才的培育,政府責無旁貸,必須有長遠計畫,但不見任何具體措施。高齡化世界第一的日本面臨同樣的問題,卻能以跨部會多管齊下,分別以:研擬引進外勞政策,滿五年獲得居留工作資格的計畫;企業提供「介護休業」,讓員工一年有九十三天合法取得三分之二待遇的假期來照護家人;產業界研發照護機器人,以減少照護的負荷與職業傷害;提供無需償還的借款;鼓勵已離職的照服員歸隊,並增進教育體系召募照護人才等。

反觀台灣,照護人力政策分散在勞動部等多個部會間,多頭馬車多年未見改善。人力不足下,衛福部還持續提出需要人力的服務項目,諸如:允諾提供認知症家庭每個月十五小時的安全看視服務,也因人力不足蒸發了。

現在再給民眾一件國王的新衣,且程序再次困擾民眾,草案中規範喘息服務需先經縣市照管中心評估,長照2.0都已轉由A級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或認知症共照中心評估,現在喘息服務又回到照管中心評估,讓民眾霧煞煞,且評估後,是否能得到完整服務,還是未知數。

照護人力甄補與訓練制度是台灣長照體系是否能建立的關鍵,衛福部未能腳踏實地解決問題,僅以不斷開立空頭支票方式讓民眾有錯誤期望,長照家庭的照護悲劇將會持續發生,衛福部長能否負責?

參考來源:聯合報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