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政治》馬凱碩: 西方迷失 21世紀將是亞洲世紀

政治》馬凱碩: 西方迷失 21世紀將是亞洲世紀

編按: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1日來台演說時指出,一直以來主導世界的西方強權正逐漸迷失,原因是過去30年犯下錯誤。他更斷言,21世紀將會是「亞洲世紀」,中國未來將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國。

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1日來台演說時指出,一直以來主導世界的西方強權正逐漸迷失,原因是過去30年犯下了3大錯誤,包括忽視了中國與印度的崛起。他更斷言,21世紀將會是「亞洲世紀」,中國未來將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國。

根據上報報導,馬凱碩除了是新加坡前駐聯合國大使,也曾任聯合國安理會(UNSC)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學院院長,現在則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實務教授以及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春秋學者。

馬凱碩將這次的演說劃分為三個部分:為何我們必須在乎西方是否迷失;西方犯了什麼錯誤導致它正在迷失以及西方可以採取什麼策略來避免失敗。

馬凱碩認為,西方的問題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成就了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文明。 他表示,如果西方世界不曾成功或現代化,創造出今天有秩序的社會,現在人類的世界將會變得十分不同。

雖然18世紀時,西方透過殖民剝削了許多國家的資源,但馬凱碩指出,不能否認西方因此為整個世界帶來了一份禮物,那就是讓世界相信現況得以改善,以及政治治理系統的傳播。

這份禮物讓人類在過去的30年裡,有了比3000年前還要顯著的進步。馬凱碩舉例說明,全世界的「極端貧窮」人口從1950年代的75%,到了1980年只剩下44%,而如今更是低於10%。

然而,西方並沒有因此慶祝,反而陷入了沉重的壓抑之中。馬凱碩將這種悲觀主義歸因於西方在過去30年中所犯下的三個策略上的錯誤。

馬凱碩認為西方所犯下的第一個錯誤是1990年冷戰結束後,蘇聯瓦解,柏林圍牆倒塌,西方因此沈浸在喜悅之中,大家都在慶祝。美國政經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92年出版了《歷史終結與最後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一書,稱這場冷戰是人類意識形態演變的終點,西方民主制成為了政治的最終形式。

馬凱碩說:「這個論點事實上對西方造成了嚴重的腦損傷,因為它催眠了西方國家,讓他們完全沒意識到中國和印度正逐漸甦醒。」

中國和印度在1820年之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在過去2000年間,中印兩國所佔據主導地位就長達1800年,而歐洲和美國只在當中最後的200年內,很短暫地起飛。馬凱碩認為,那200年一直是一個重大的歷史畸形,所以中國和印度的甦醒是完全正常的,但就在這關鍵時刻,西方卻進入了睡眠。

第二個錯誤是在2001年所發生。馬凱碩認為,美國因紐約發生911恐怖攻擊事件,便開始將注意力轉向中東國家,甚至多次向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發起戰爭。與此同時,中國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為全球貿易體系注入了超過8億名勞工,導致許多西方國家的人民因此失業,間接成了日後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的原因之一。

最後一個錯誤發生於2014年。馬凱碩以數據舉例,在1980年時,中國購買力平價指數(PPP)還不到美國的1/10,而30多年後的今天,中國的PPP卻大幅提升,甚至超過了美國。不過,西方卻沒有人注意到,就連《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西方媒體都沒有釋出警示。

馬凱碩說;「那是一個巨大的策略錯誤,卻沒有人注意到,所以我才認為西方有可能正迷失方向。」

就算如此,馬凱碩依然認為只要西方能夠接受現實並做出改變,還是有機會可以移回正軌的。他建議西方可以從「3M」策略著手,分別為「低限主義」(Minimalism)、「多邊」(Multilateral)與「馬基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

首先,馬凱碩認為西方應該減少干預他國事務。作為200年的全球領導者,西方似乎養成了一種習慣,希望通過干預別人的事務來解決世界問題。然而,隨著人類狀況的不斷改善,其他國家原本所支持的干預已不再是西方的利益所在。

馬凱碩以敘利亞和緬甸為例,指西方對敘利亞的干預最終導致衝突惡化,而被東盟所照顧並接納的緬甸如今不僅經濟有了起色,還獲得了和平。他進一步解釋,就因為西方長期的干涉內戰與內政,敘利亞淪為一個支離破碎的國家;而緬甸在沒有西方的介入下反而能夠維持發展態勢。

至於美國該如何利用「多邊主義」策略找回正確道路,馬凱碩批評如今西方國家不斷在破壞它所建立的國際機構,例如聯合國、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而歐洲國家則對此坐視不理,十分不應該。

最後,馬凱碩表示,歐洲必須獨立發展自己的國家,不要盲目追隨美國的政策。他援引非洲人口增長數據表示,如果歐洲不對非洲的發展給予幫助,就只會導致更多從非洲移民到歐洲的人群。

馬凱碩說,歐洲可以選擇的最佳合作夥伴是中國,因為中國一直在非洲大力投資。理論上,歐洲應支持中國投資非洲,讓非洲人可以留在家鄉發展,但歐洲並不會這麼做,僅僅是因為美國反對它。

演講結束後的座談會中,馬凱碩進一步提到,19世紀世界由英國掌控,20世紀由美國掌控,卻不代表21世紀就會成為中國的世紀,反而會是亞洲世紀。他表示,民主不會因中國的崛起而結束,因為中國並非只想著推廣共產主義,事實上是要復興中華。

面對中國的崛起,馬凱碩表示美國現在應該要和中國互相尊重,而不是和多國發動貿易戰,激怒對方,因為中國與印度成為全球霸主後,會採取什麼樣的做法,完全仰賴今天各國如何對待他們。

馬凱碩說:「美國今天對中國做的事,明天就輪到中國加倍奉還。」

馬凱碩來台灣參加國際研討會,不斷向與會國內外學者強調東方崛起,但西方如果走回正軌也不會沒落的觀念。馬凱碩此行接受媒體專訪也再次強調他的觀點。

根據中國時報的專訪:

台海局勢 維持現狀最好

問:你對台海局勢怎麼看?

答:我想先提一個斯里蘭卡的名言:當兩隻大象打架,小草倒霉。但當他們做愛,小草更會受苦。台灣相對中美來說是很小的,因此必須特別注意。中美會不會互毆或者關係如膠似漆,台灣必定會受到影響。因此台灣要十分敏捷,不要去蹚渾水。不要讓兩方有機會以台灣為物件彼此對抗,必須在地緣政治上非常聰明,因為如果不夠聰敏,你們就會有問題。

但台灣的危險在於,領導人是選出來的。他們花很多時間了解多數人的感受(sentiments),希望能在選舉中立刻獲得政治利益。應該要為人民福祉負責,不要只想到眼前的選舉利益。應該思考長期的責任!對台灣來說,最大的利益就是維持現狀,越久越好。台灣享受和平環境,經濟成長,人民可以到世界各地旅行做生意,同時也和大陸有深度連接,維持現狀對你們有好處。不要想要以突如其來的動作去破壞現狀。英文有一句古諺語,就讓沉睡的狗躺著吧,不要吵醒它。如果改變現狀可能會讓局勢更壞而不會更好。

未來10年 陸美關係巨變

我的下一本書會討論中國大陸和美國的關係。中美關係將在未來10年發生畫時代、最深刻的改變。現在兩方可能都在找方法愚弄對方。如果台灣不小心,就會變成物件。就會變成足球被踢來踢去。千萬不要成為政治足球被其他人踢來踢去。台灣在未來10年必須要十分小心。

問:你最近還提到了台灣在特殊的地緣政治條件下,面臨著世界其他地方都沒有的挑戰,理應凝聚共識走中庸之道,但現實卻背道而馳。請再談一下這個問題。

答:台灣因和大陸距離很近,中國在可見的未來就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台灣因此面臨世界其他地方都不會有的巨大挑戰。按理來說應該凝聚內部共識並且堅守中道而行,但事與願違。要知道民主政治是在現實中最難操作的政治制度。希臘的民主先驅柏拉圖就曾經對暴民政治提出警告。而好的民主政治如北歐的民主,政黨在國家認同、大政方針下都具有高度共識,有些稍微左一點,有些右一點,不會走極端。這是他們能維持好的民主政治的主要原因。

大陸脫貧 共產黨有一套

就連美國面對中國大陸,國內兩黨都必須具有共識才行。但不幸的是我們看到美國總統從歐巴馬換成川普。這實際上是美國社會天平的兩個極端,鐘擺幅度太大,極端的一方獲勝,但持續的政黨內鬥,更讓美國對外政策無法理性。

問:你對目前中國大陸執政黨的看法和歐美主流學者的觀點不同,你怎麼看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崛起過程中扮演的角色?

答:中國共產黨英文簡稱CCP。這個英文簡稱剛好也是中華文明黨(Chinese Civilization Party) 的縮寫。我更傾向以中華文明黨的角度看待目前中國共產黨。他們回歸了中國的政治傳統,強調賢能治國。

我上次去中共中央黨校演講,和省部級官員有面對面的交流,我發現他們都年富力強,不但能幹且有全球視野,更以復興中國為職志。我手邊有一個數字,2000年時美國的GDP是中國的8倍,但到了2014年,則只有中國的1.6倍。如果將他們在過去不到40年讓8億以上的中國人脫離貧困的成績算進去,中國共產黨應該得到掌聲。這是我說他們反而像是中華文明黨的理由。

參考來源:上報、中國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