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稅改》財長回應立院稅改審查 務實理解稅改三難

稅改》財長回應立院稅改審查 務實理解稅改三難

編按:立法院財政委員會2日審查稅改法案,財政部長許虞哲不贊成拉高外資股利所得扣繳率到22%,對於各項免扣額的提案則建議這次稅改不討論,而以減輕「薪資所得者與中低所得者稅負」為主軸。對於工總近日與財政部長的會談,許虞哲以三難回應,為避免形成光占便宜不付代價的民粹氛圍,應務實深究三難的成因。以下收集相關報導持續追蹤。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2日審查稅改法案,財政部長許虞哲認為有二不。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2)日審查稅改法案,立委主張讓中小企業維持現行17%的營所稅率,財政部長許虞哲認為,有違租稅公平;許虞哲也不贊成拉高外資股利所得扣繳率到22%,擔心影響其投資台股意願。

而對各項免扣額的提案,許虞哲表示,明年6月總檢討,建議這次稅改不討論,先以減輕「薪資所得者與中低所得者稅負」為主軸。

由於各方版本實在太多,含行政院版計47案,光宣讀就花了三小時,還沒讀完,預計下次會議仍須半天時間宣讀,才可進行逐條審查協商,預計11月中旬再審。

昨天也進行詢答,立委曾銘宗提到,中小企業營所稅稅率應維持17%,因為一例一休拉高了企業經營成本,中小企獲利也沒像大企業那麼好。

許虞哲表示,營所稅課徵是依所得額計稅,非以規模大小為依據。依中小企業發展條例認定標準,來看中小企繳稅金額前20大,2013年有15家應納稅額逾億元,其中最高3億多元,2014年最高繳2.9億元。

許虞哲指出,由於依照經濟部中小企業認定標準,製造業、營造業等實收資本額在8,000萬元以下,或經常僱用員工數未滿200人者;其他行業則是前一年營業額在1億元以下,或經常僱用員工數未滿100人者。

也有立委建議再提高外資股利所得扣繳率1個百分點至22%。但許虞哲說,依金管會統計,今年截至9月底,外資交易金額占整體台股大盤41.6%,影響相當大。之前財政部與美國商會、歐洲商會討論,最後他們勉強接受,若再提高,恐影響投資意願。

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日前在與財政部合辦的「工業團體負責人與政府首長座談會」中,當面向財政部長許虞哲提出重新檢討「財政收支劃分法」,部長許虞哲以三個困難回應,雖回應引起工商業不滿,但可以回歸實務面探討難為何在,而不應形成不肯付代價的民粹氛圍。

根據工商時報社論,首先,針對許理事長所建議的有關提高營業稅但維持營業稅稅率,許部長直白的指出,只要是與稅改有關的法案,到了立法院一定會變樣,也就是立法院的各個黨籍立委,往往會提出各種減免稅率的提案版本。因此站在財政部的立場,就只能守住行政院版本的底線。而最後會修成什麼樣子,則只能由立院朝野協商來敲定。

進一步檢視許部長的這一番訴苦之言,倒還真不是空口說白話。就以2日開始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展開審查的「所得稅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為例,根據統計,由朝野立委所提,包括股利所得課稅方式和免稅額及扣除額相關的修正提案,就多達47案。而更值得正視的是,立委所提的這些減稅方案如果全數通過,估計造成的稅損將從行政院版的2億元,暴增至1,500億元,從而對政府財政造成嚴重衝擊。

觀察近年來,不論是立法委員所提,基於減輕一般大眾稅務負擔的林林總總降低稅率方案,或工商團體所建議應減免相關稅率以吸引、提高國內外投資意願的稅改方案;乃至於其他部會為擴大招商引資的績效,所祭出的租稅大放送規劃案,可以說不約而同的都是以減稅、降稅做為優先選項。其結果就如同一隻牛要被剝了好幾層皮,也就難怪財政部只好努力的扮演把關者的角色。但面對來自工商企業界,來自其他不同部會,尤其是來自立法委員的期求壓力,也就難怪許部長要面有難色的把醜話先說出。

許部長回應許理事長的第二個困難,也就是建議透過提高營業稅來彌補取消未分配盈餘課稅所帶來的稅損,則更直白的例舉,前行政院長林全曾擬議以提高營業稅0.5個百分點作為開辦長照的財源,但結果卻完全不被社會所接受。

檢視許部長此一記憶猶新的體驗,化約來看就是在當前的民粹氛圍下,各方在意的是如何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想方設法來分食政府預算、稅收這塊大餅。而另方面,當政府財政陷入窘境,明明巧婦已經難為無米之炊的狀況下,主政者想要謙卑的調高那怕只是0.5個百分點的營業稅率,換來的則是社會上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彈聲浪。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反應方式是符合人性的,但卻不免憂心長此以往,誠不知將何以為繼!

許部長所回應的第三個困難,針對的是許理事長所建議的有關「財劃法」的修正。依許部長所言,修財劃法甚至比稅改還要困難。何以故?原來財政部在上個會期就已提出「財政收支劃分法」的修正草案,但不只是立委有意見,各縣市政府也都有不同意見。難怪比起修改稅法,修改財劃法想要同時滿足立法委員以及各地方縣市政府首長的不同期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對於財政部這番訴苦,許部長的長官們自然也感同身受。既當過立法委員,又做過直轄市長的賴清德,在接過閣揆這個燙手山芋後,便親自督導處理五缺課題,高調啟動法規鬆綁,檢討改進提高政府公共建設的執行率與落實國營事業投資計劃。其中特別提醒相關部會,針對地方、民間或法令執行所面臨的困境,要建立預警機制,及早予以化解。而蔡英文總統更意有所指的提醒,行政團隊不論在推動與加工創新產業,或執行前贍基礎建設方案,乃至於處理五缺課題,規劃時不能太樂觀。

誠如蔡總統所言,眼前的內外處境不容我們樂觀,建立預警機制恐怕都已嫌遲,但當然也不能只是如許部長般只能以「困難」做回應。面對只想佔便宜卻不願付代價的民粹氛圍,當國者如果無能化解,最後難道真的要成為全體國人的「共業」?

針對立委質疑稅改方案有濟富之嫌,財政部也以有配套方案回應。

根據台灣醒報報導,國民黨立委賴士葆2日批評,「股利分離課稅只對富人有利。」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則不以為然表示,「營所稅調高有助於平衡減少課徵股利所得稅的優惠。」財政部賦稅署署長李慶華受訪時解釋說,股利所得稅率從36.5%降低26%,但是營所稅卻從17%調高至20%,讓營所稅能夠吸收降低股利所得稅的衝擊,不會造成「濟富」問題。

賴士葆在質詢時強烈批評,「外界對於這次稅改的批評很多,股利分離課稅只對少數的富人有利,此次稅改值得採納實施嗎?」顧立雄不以為然,「我們要看稅改的配套措施!」雖然股利所得稅降低,但營所稅調高有助於平衡減少課徵股利所得稅的優惠,並沒有「濟富」之虞。

財政部調整3項扣除額(標準扣除額、薪資所得及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估有542萬一般申報戶受益,但外界認為股利所得稅降至26%,是為高股利所得者減稅,有「濟富」之嫌。李慶華受訪時否認說,「公司投資人不但需要承擔股利所得稅,還需要承擔營所稅。」

李慶華舉例,美國、香港、新加坡都是提供股利所得稅優惠,以鼓勵外商投資台灣,而我國20%的營所稅也高於其他國家。「稅改方案是一個的配套,雖然鼓勵所得稅調低了,但是營所稅的調高卻合理的對富人課稅。」李慶華強調,股利所得稅率從36.5%降低26%,但是營所稅卻從17%調高至20%,讓降低股利所得稅收能夠藉由營所稅調整支應,以免造成「濟富」的問題。李慶華也希望,財政部所擬定調整3項扣除額,能夠盡速通過,以照顧一般民眾的利益。

參考來源:經濟日報、台灣醒報、工商時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