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論政府兆元擴大內需的危機與因應之道

論政府兆元擴大內需的危機與因應之道

近日行政院廢除已實施四年多的「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而與此同時卻又研擬四年兆元的擴大內需方案,以台灣今日財政困難的情況,廢掉一個撙節國庫支出的預算審查原則,又擬以特別預算大肆舉債建設,這無異置國家財政於危境,不可不慎。

文/工商時報主筆室

近日行政院廢除已實施四年多的「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而與此同時卻又研擬四年兆元的擴大內需方案,以台灣今日財政困難的情況,廢掉一個撙節國庫支出的預算審查原則,又擬以特別預算大肆舉債建設,這無異置國家財政於危境,不可不慎。

總統蔡英文在去年就職演說時曾指出:「我們的財政並不樂觀。」既知財政不樂觀,理應審慎因應才是,但令人不解的是,近期行政院左手廢除一個可以撙節建設支出的方案,右手卻提出一個兆元的擴大內需方案,如此氣派的施政,完全看不出「我們的財政並不樂觀」。

論者或謂,我國政府債務5.3兆元,距公債法上限還有1.17兆的舉債空間,足可舉債以進行公共建設。但殊不知這5.3兆僅是指中央政府一年以上的長債,若加上逾8千億的地方政府債務,逾3千億的短債,再加上非營業基金的7千億債務,合計我國政府債務已超過7兆元,占國內生產毛額(GDP)已達43%,財政之嚴峻,不言可喻。

長期以來,我國財政年年赤字,入不敷出,已到了非釋股、賣地、舉債便無法度日的地步,以致債務快速累積,若不加以節制,歐債危機必將在台灣重演。也正因為如此,即令全球金融海嘯時期,為提振經濟所舉借的債務不過五千億,而在全球景氣正值復甦的此刻,府院居然還要提出兆元的擴大內需方案,完全不顧國家財政的困難,再者這些舉債額度一旦用完,來日如果遇上全球性大蕭條,如何籌得財源振興經濟?難道要再修《公債法》調高舉債上限嗎?

我們相信總統去年就職演說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得瞭解我國財政不樂觀,既是如此,府院的施政就該讓有限的預算做更多的、更有效率的建設,把一塊錢當兩塊錢用才是,果能如此,非僅可以降低中央政府財政負擔,也可以擴大公共建設的能量,同時還可以避免浮濫支出蓋出蚊子館、蚊子馬路。而要達成財政穩定及擴大建設這兩項目標,過去四年所實施的「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便是一個極好的預算審查準則。

所謂「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就是要求各機關提建設計畫向中央政府要錢之前,要先研究計畫可能創造的效益,然後將這些效益轉為建設經費,如此一來建設的自償率提高了,中央政府的財政壓力也得以輕省許多,有限的預算便能夠做更多的建設。

簡而言之,這個「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就是外部效益內部化的概念,讓公共建設產生的效益不再歸少數地主享有,而是轉為建設經費,過去國父講的「漲價歸公」,在這一預算審查原則下,大抵得以實現。公共建設不論是行政特區、博物館、捷運或馬路的建設開發,經常會使得週圍的土地價值、容積率為之提高,然而使其提高的是政府而非民眾,因此將建設創造的效益回饋到建設本身,非僅合理,且符合公平正義。

這項公共建設預算審查制度於2012年7月獲行政院核定實施以來創造不少效益,2014年底經建會表示:「這一新的預算審查制度推動近三年,在外部效益內部化之後,讓淡海輕軌、高雄輕軌、機場捷運延伸至中壢、阿里山林業村、台南及雲林榮家設施環境總體營造等18項公共建設計畫,平均自償率皆升至39%,總計為國庫撙節了1,200億元。」

詎料,近期國發會(昔日經建會)竟以「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已達成階段性目標,而決定終止此一實行四年多的預算審查制度。我們實在無法理解,若「外部效益內部化」是正確的,且執行多年來也已見成效,自然該推而廣之,怎麼會達成階段性目標就喊停?更何況如今政府負債七兆,又要研擬兆元擴大內需方案,要同時達成兆元建設能量,又兼顧財政安定,理應推廣深化「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才對,怎麼反過來終止這項審查制度?莫非府院認為我們蚊子館不夠多,還要多蓋些不成?或者認為我們財政很樂觀,債多不愁?

我們認為,行政院提兆元擴大內需與廢除預算審查制度,兩者並行勢將讓政府支出更為浮濫,投資台灣本欲造福台灣,結果反而帶來災難。試想,隨著低利率時代結束,七兆負債的債息支出必然擴大,若再加上兆元擴大內需也以舉債為之,未來幾年財政壓力實難想像。

蔡總統就職演說時已體認到財政不樂觀的事實,去年稅收雖有超徵,但相較於七兆負債,超徵數實屬杯水車薪,財政不樂觀的局面並未改善,展望未來,非僅沒有改善,更有加劇的隱憂,而沒有安定的財政,經濟社會勢必動亂,歐債危機足為借鏡。

綜上所述,若下世代基礎建設不可少,在兼顧財政安定及避免浮濫支出下,就該速速恢復「跨域加值公共建設財務規劃」這一預算審查制度,如此或可創造雙贏,願蔡總統深思之。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