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青農夫婦磨專業 最怕缺工沒未來

青農夫婦磨專業 最怕缺工沒未來

農業風險大,得與天搏鬥,在這樣的客觀條件下,卻能讓一對沒錢、沒地、也沒經驗的「啥攏嘸(三無)」青農夫婦—吳睿娟、楊忠錦—義無反顧地撩落去,農業究竟有什麼魅力?直爽的他們說:「我們相信農業若好好經營是可以賺錢、傳承下去的。」但缺工也讓這對青農夫婦對未來不敢樂觀,楊忠錦說,缺工狀況再嚴重下去,變相限縮農民只能經營小規模餬口,不敢放受增加面積,不只是個人的損失,也將換來產業的萎靡。

馥郁溫室蔬果屋的經營者楊忠錦和吳睿娟。 (2)馥郁溫室蔬果屋的經營者楊忠錦和吳睿娟(攝影/郭琇真)

「務農是要賺錢的」 兩人看農業很務實

吳睿娟和楊忠錦兩人都不是出自農家,但所學和農業相關,吳睿娟先是念嘉義大學園藝學系,後繼續深造在台大園藝所念了兩年,楊忠錦則畢業自東海大學畜產系,隨後跑去賣鞋材、當了4年業務。

吳睿娟在研究所時期便一心想務農,「當時做實驗曾和一位種百合花的農民接觸,發現他的大型農機、冷藏設備都自己買,不靠政府補助,很腳踏實地在經營農業,還賺了不少錢,這個態度因此影響到我。」

吳睿娟和楊忠錦看待農業的角度很務實,「我覺得台灣的農業被過度包裝了,許多人只看成功的故事行銷就下來運作,例如種小番茄一分地可賺一百萬,卻沒看到背後的隱藏成本,像農民自己的工錢、溫網室折舊攤提費等都沒有算入,許多人不懂就貿然投入,容易碰的一鼻子灰。」

四年前,兩人真正投入設施農業前,吳睿娟曾隨著楊忠錦一家賣水果賣了四年。彼時,他們白天在雲林縣的元長市場、黃昏時到馬光市場賣水果,楊忠錦說,宅配逐漸興起,自產自銷的農民越來越多,那些年來他到行口批貨發現,有時有錢也批不到好貨,因此覺得投入農業,以自產自銷為目標或許是可行的。

兩人透過白板討論每季的栽種策略。兩人透過白板討論每季的栽種策略(攝影/郭琇真)

洋桔梗成本高、小番茄缺工 兩人創業遇瓶頸

有了對產業的基礎認知後,這對「啥攏嘸」的青農夫婦,決定蓋溫室種花卉和水果,來降低天氣風險,在幾乎沒有資金的狀態下,楊忠錦的母親賭上了自己的房子,作為申請銀行貸款的擔保品,前後共借了550萬元,用來購買土地、興建溫室。

吳睿娟和楊忠錦的馥郁溫室蔬果屋座落在雲林縣元長鄉的洋桔梗專區,務農頭一年,兩人因此決定種洋桔梗為主、玉女小番茄為輔,3.8分的溫室面積,有3分地是種洋桔梗、0.7分地種小番茄。

種了一年,兩人發現洋桔梗的成本很高,光種苗錢一分地將近10萬元,在栽培過程完全無耗損的前提下,約佔收入的1/4,楊忠錦說,「我們計算過現有3分地的收入只能勉強打平生活,但無法償還貸款,若想賺錢,至少得種到6、7分地才有可能,但我們初期根本沒有資金,蓋這麼多的溫室。」

於此同時,另外一棟0.7分地的小番茄溫室碰上缺工的問題。吳睿娟說,小番茄很費工,無論整枝、採果、分級、包裝等都很需要人力幫忙,但工人難找,尤其採小番茄是需要技術的,以一個無經驗者來說,常常得訓練一個月才能上手,因此如何在缺工時間找到適合的人,非常重要。

楊忠錦解釋,採果困難在於每個人的辨色能力不同,就像每個人對糖度的認知有差異一樣,同樣要求採紅色番茄,上來的顏色會有漸層差異,光這點訓練就得花很多時間。

此外,為了在現有的面積下追求最大收益,兩人溫室小番茄的整枝模式是「打斜」的,和一般小番茄直接「夾直」、摘去頂芽的狀況不同,楊忠錦說,打斜的小番茄,整季下來枝幹可長達7公尺,以他的速度,花費的時間約是夾直的6、7倍,非常耗工。

面對這些窘境,楊忠錦和吳睿娟掙扎了兩年,透過不斷進修,去年開始試種省工但需有高栽培技術的阿露斯網紋洋香瓜,本就有栽培理論基礎的吳睿娟,不斷向改良場請益,第二季就把洋香瓜的育成率從3成拉至8成,隨著技術提升,今年兩人大幅縮減洋桔梗面積,溫室轉型以玉女小番茄為主、阿露斯洋香瓜為輔。

素有瓜中之王稱號的阿露斯網紋洋香瓜。(照片提供/吳睿娟)阿露斯網紋洋香瓜(照片提供/吳睿娟)

找嘸工 農民墊高薪水互搶工

熬了三年,兩人本該為終於尋找到最適栽培模式感到開心,但日前農委會公布缺工解決方案,試圖用農事服務團、外役監、假日農夫等解決缺工問題,遭來不少農民痛批,而兩人更在《上下游》撰文抨擊,獲得不少迴響。

吳睿娟表示,這幾年農村越來越難找工人,好的勞工,雇主大多不願放人,因此前來應徵者有不少是再輕鬆的工作都嫌累,很難要求工作品質,為了找尋合適人選,許多農民就得墊高薪水、甚至提供住宿來「搶其他農場的工人」。

目前馥郁溫室蔬果屋共雇請兩個全職採果工、兩個兼職人員,全職薪水一個月有3萬,兼職因經驗差異,時薪在126至150元不等,再加上租房子供工人住宿等開銷,楊忠錦坦言,壓力很大,如果未來農工越來越難找,他們就很難再擴大面積,做一個有經濟規模的農民。

吳睿娟表示,農村缺工如此嚴重,很難想像為何政府還不願開放外勞,為農業的發展解套,「現在的狀況很像在打大魔王,我們已經陸續打倒種花難賺錢、轉作瓜果的技術提升等問題,卻在缺工這塊被卡住,而那個魔王就是國家。」

「其實如果只為了餬口,現有的面積和模式足夠讓我們生存。」楊忠錦說,但農業不該僅是如此,農業是個可經營的產業,專業的農民可透過年年賺取的利潤,投資更多的設備與人力,讓自己的事業能走下、甚至可以傳承給後代,「我們認為這是對一個行業的尊重,」但現況卻不是,台灣的農業政策長期仰賴補貼支撐,是被弱化的。

花費一季、約半年的技術提升,吳睿娟今年已把阿露絲網紋洋香瓜的育成率拉高到8成。 (2)花費一季、約半年的技術提升,吳睿娟今年已把阿露絲網紋洋香瓜的育成率拉高到8成(攝影/郭琇真)

青農:缺工不解決 農業會萎靡

吳睿娟說,在這過程中,許多農民有能力透過技術和品質提升利潤,卻遲遲無法擴大面積,就是因為卡在缺工;楊忠錦說,缺工狀況再嚴重下去,變相限縮農民只能經營小規模,再加上這些年政府不斷鼓勵青年返鄉務農,卻沒有努力擴展外銷市場,如此一來,除非返鄉者有能力自產自銷,否則當生產端量過多,又只能賣到批發市場時,小番茄就會開始像高麗菜、火龍果等品項一樣,出現崩盤的狀況,價格賣不好,或任由供需或天災決定時,「未來要以全職務農來生活就會很困難。」

吳睿娟表示,許多人認為開放農業外勞,農民會不斷擴大經營面積,導致生產過剩價格崩盤,但農業是商業行為,有人因賺錢投入、因虧本離開很正常。

她提醒,政府應多信任具有專業知識的新農民以及改良場等一線從業人員,台灣有許多具備外銷潛力農產品,像鳳梨釋迦等,卻因缺工導致農民不敢放手增加面積、貿易商不願輕易投入,政府能做的是幫農產品以國與國的對話打開通路,尤其是檢疫方面的溝通,而不是一直限制產業自然發展,限制到最後,只會換來產業的萎靡。

引用來源:上下游新聞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