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編製薪資中位數可改善的五個方向

編製薪資中位數可改善的五個方向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發布薪資中位數報告,政府之所以編製這項統計,是因為近年低薪人口愈來愈多,而少數人薪水又特別高,兩相平均後的平均薪資已難以代表母體的一般狀況,離國人的感受愈來愈遠。

文/工商時報主筆室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發布薪資中位數報告,政府之所以編製這項統計,是因為近年低薪人口愈來愈多,而少數人薪水又特別高,兩相平均後的平均薪資已難以代表母體的一般狀況,離國人的感受愈來愈遠。

就以六年前冬天發生的一個故事為例,當時經建會發布了一則國人薪資創新高的新聞,這原是讓人振奮的消息,未料次日民眾抗議的電話蜂擁而至,連負責薪資調查的主計總處也遭池魚之殃,這些民眾抱怨:「日子愈來愈難過,哪來薪資創新高?你們是把郭台銘的薪水也平均進來了是不是?」

這雖是民眾的直言直語,有欠準確,但卻也點出平均數的困境,薪資調查的對象是受僱者,自然不會把郭台銘的收入算進來,但年薪百萬、千萬的高薪族群當然會平均進來,這一平均就把全體平均薪資拉高了,政府公布這則平均薪資創新高的喜訊,自然無法貼近多數人的感受,抱怨電話湧入公部門也就不難理解了。

我們回想一下,民國七、八十年代當政府宣布平均薪資創新高,有沒有人會質疑?當然沒有,因為那時加薪幅度往往超過經濟成長率,但自民國九十年以來,隨著收入分配不均逐年擴大,低薪族群日益增多,平均薪資這項統計已離人們的感受愈來愈遠,改以中位數取代平均數,已是時勢所趨,必須要做的工作。

依照這份薪資中位數報告,我國去年每月薪資中位數40,853元,遠低於薪資平均數48,490元,以人口為縱座標,薪資為橫座標所畫出的薪資分布圖呈高峰在左,尾巴在右的「右偏」型態,從所公布的最近七年資料可以發現,「右偏」的情況日益嚴重。我們從中位數占平均數比率也可以看出此一「右偏」的變化,這一比率七年來由85.7%降至84.2%,中位數與平均數的距離愈拉愈遠,這代受薪階級向低薪集中的情況已逐年擴大的趨勢,這是一個嚴重警訊。

我們認為主計總處編製薪資中位數報告,非僅有助於我們了解薪資實況,也有助於政府施政,惟由於此次公布略嫌倉卒,所公布的資料相當有限,對此我們有以下五點建議,希望來日公布時能更為完備:

第一、增編十等分位薪資分布統計:薪資中位數不容易編,因為這份統計要綜合家庭面、廠商面的資料,運用統計方法推估才能得出中位數,然而既已取得中位數,那就代表也可以取得五等分位、十等分位的薪資統計,如此不僅可以觀察薪資集中的偏度,也可掌握高薪資族群與低薪資族群的差距,可以更完整呈現薪資分配的情況。

第二、增編平均薪資以下的人數分布概況:中位數是指一群數列中排序居最中間者,亦即在這一群數列裡他贏一半、輸一半,因此會比較貼近母體的一般狀況,如今平均數之所以與民眾感受脫節,正因為低於平均數以下的人數已超過一半,到底是多少?根據過去的研究,民國98年落在平均薪資以下的人數比率已高達61.6%,七年過去,此一比率已升至什麼水準?有必要公布,以讓外界了解向低薪集中的情況有多嚴重,這項數據遠比中位數占平均數比率更容易為外界理解。

第三、增編各行業、職業的薪資中位數:本次薪資中位數只依性別、工業、服務業、職員、工員略加分類,無法看出企業主管、經理人、專業人員、基層勞工薪資中位數分布情況,也看不出製造業、營造業、金融業、不動產業等各業薪資中位數,然而若能援引《人力運用調查》豐富的資料加以推估,應可取得這些資訊,而透過這些資訊,可以讓我們更完整的理解我國薪資分布的全貌。

第四、薪資中位數時間數列應向前延伸:本次公布的薪資中位數僅向前追溯至民國98年,在此之前的數據則付之闕如,是以不論從資料的完整性或供日後學界研究台灣經濟發展,長期的時間數列有其必要,主計總處應可訂定目標,分期向前延伸以補足過去二、三十年的統計。

第五、由每年發布一次增至每季發布一次:依主計總處規劃,未來將於每年三月發布前一年的薪資中位數報告,也就是一年只發布一次。鑑於薪資這項數據,攸關民生,不僅需觀其長期走勢,也需觀其短期變化,一年發布一次略嫌不足,有必要考慮每季發布一次。

我們肯定主計總處編製並發布這項統計,為求其資料的完整性及實用性,至盼主其事者能朝以上五個方向努力,這樣的統計工作雖未必有掌聲,但卻是台灣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基礎,是極有價值的。最後,我們要嚴正告誡決策當局,此項薪資中位數統計既已發布,日後必定要每年如期發布,即令數據再難看,也不可以用政治力干預要求停編。歷經日前幸福指數遭立院修法刪除後,今天政府統計公信力所剩不多,再也經不起如此的反覆。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