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寫在青年返鄉務農契機產生前

寫在青年返鄉務農契機產生前

編按:農業也是發展產業轉型的重要一環,因自然環境與人力限制,農業規模變小,有些學者建言台灣目前的農業正轉往資本密集與技術密集的創新型農業發展。而近期,號召青年返鄉務農的聲音多有,除了解決青年就業、務農人口老化不足的問題,更期許可為農業帶來新的氣象。而台灣農業如何在這些力量當中找到轉型的動力?而政府又該如何配套?這些會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徐重仁(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

台灣的青年們,有沒有契機回到各自出生地的鄉鎮從事農業呢?

提這個問題,或許很多人不清楚這跟國家未來的發展性有什麼關係,但如果從日本的一項數據研讀,「日本預估到二○五○年會有九百多個鄉鎮消失」,而台灣也逐漸步入後塵,鄉鎮消失這問題是正在進行式。尤其,缺乏青年人口的鄉鎮老化速度更快、甚至消逝。

如果,現在什麼事都不做,無法開發出利基誘因,供青年返鄉從事能安心立命的農業新模式,那是不可能產生任何契機的。而且,如果只憑少數有為青年,想要回鄉扎根闖出一片新農作市場,規模是有限的。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把青年回鄉務農,跟農業創新、通路輔助、企業執行、政府奠定好的農作外銷環境等各個環節能串連起來。台灣早期為農產大國,鳳梨、香蕉、紅豆外銷日本均居最大宗,至今幾乎僅剩少量可以銷日,多數訂單被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迎頭趕上。

這十分可惜,台灣世代累積下來的農作技術、經驗、生活文化,農業底蘊絕對都還在,只是青年們離鄉到城市工作,迫使很多農地因為沒有青年補上,最後荒蕪。以目前台灣農業供需自足率觀察,一路下滑到只剩卅二、卅三,多數須仰賴進口,恐怕未來糧食供給堪憂。

台灣正經歷的農業萎縮問題,日本早我們七、八年走過,日本政府十分重視這問題,積極從各方面創新,推廣日本農產品,透過掌握農作物的供需端,提供青年回鄉務農的利基點,試圖讓農業脫胎換骨。

在 宮崎縣推廣農產品外銷十分努力的高峰由美女士,頻頻來台推廣台日農產品交流,像她在協助柑橘園第三代小農田中伸佳回鄉接手柑橘園時,便打破過去只種柑橘的 單一模式,進一步把柑橘介紹給蛋糕師傅,做成點心、果醬等附加價值高的新產品。這便是日本六次方產業的做法,把傳統的一項農作品,串聯其他領域後,大幅擴 增農作效益。

日本可以一步步改善務農環境,提供青年們返鄉耕作誘因,相信台灣也可以找到農業創新模式。例如,是否由官方帶頭組公司專攻農業,引發熱議,各種意見紛陳,這是好事;但如果僅有想法,不做,台灣農業還是停滯。

農業創新作法,各國都有先例。日本在各地組成「道之驛」,以「地產地銷」模式,組市集銷售當地農產品,規模遠大過一間超市,目前在日本已擴展到一千多個據點。台灣也有縣市開始仿效,不過規模仍太小,較難產生效益。

我也開始在超市辦「親農學堂」,務農不只有耕種,還要灌輸農民行銷觀念,也就是新一代年輕農夫對怎麼種、怎麼賣都須兼顧。台灣有些年輕人跑得快、有想法,透過電商平台銷售自家農產品,不過這僅是單一規模,實力仍稍稍單薄,無法避免農作物供需失衡問題。

最 好是能有強大規模的企業願意投入,採契作、甚至與農民合組公司,計畫性生產,對農民較有保障及利潤,對企業則因為有穩定的農作來源,可以爭取更大量的農產 訂單。日本有很多企業這樣做,便利店LAWSON、AEON等,投入自營契作農場,由企業出資、農民出力,打造出農民、企業、消費者三方共贏的農業模式。

紐西蘭由奇異果團結組成公司,計畫性生產、外銷奇異果到世界,扭轉奇異果農營收外,也打響紐西蘭奇異果世界知名度。台灣聞名世界的水果也不少,像是香蕉、芒果都能成為外銷武器。

若有決心要把水果當外銷武器,需要有大規模的企業來統籌,整理出最受歡迎的農作規格。例如用香蕉當外銷日本武器的話,不需要再分屏東蕉、台中蕉等,全數統一規格、成熟度、甜度等,只打「台灣蕉」品牌,計畫性接單、生產,並衍生出香蕉醬等高價值產品,讓農業有生意、有生機。

台灣的農業絕對有希望,只需要轉個身換個姿態,農民、企業、政府要團結合作,同時政府須在法規上保有更大彈性,對應實際農地取得與農作銷售潮流。把鄉鎮荒地再一次活化成具有利基保障的農地,青年們願意回鄉,那些可愛鄉鎮才能持續保持活力。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