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林萬億談勞保改革

林萬億談勞保改革

編按: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至目前召開七次,各方代表利益爭端未止。其中一個引起不平爭議為勞保提撥偏低。而勞保在民國98年政式年金化,不過因當時立法院審議時漫天喊價,通過1.55%超優惠年資給付率,造成勞保基金潛藏財務缺口明顯擴大,而在8月4日的年金改革委員會上,工會代表建議政府分年撥補勞保財務缺口,針對這樣的問題,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提出他對勞保制度的看法。以下為相關報導整理。

林萬億:政府負責勞保缺口 制度須健全

中央社

來源:聯合新聞網(http://udn.com/news/story/1/1873904)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今晚表示,制度健全的前提下,勞工保險收支失衡的債務應由政府負最終責任,但現制有改善之處,若體質不健全,變成「誰比較衰去當總統」,不合公平正義。

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今天討論勞保與勞退制度,在會後記者會上,媒體提問如何處理勞保財務缺口?林萬億指出,勞工保險收支失衡產生的債務,是應該由政府負最終責任,過去在立法院好像有共識往此方向走,但前提是制度要設計健全,現行制度顯有值得改善之處。

林萬億說,根本問題若未解決,僅期待政府負最終責任,人民是不會接受的。體質不健全最後變成依賴「誰比較衰去當總統」,不合乎公平正義,應該調整到讓大家覺得合理,且符合世代正義。

他進一步表示,台灣勞工平均退休年齡約61歲,若以勞退舊制民國104年平均請領退休金192萬元,折算後退休勞工每月勞保加勞退收入僅2萬4000元至2萬6000元,適用新制勞工更少,每月收入僅2萬3000元,勞工退休金相較軍公教族群比較低的關鍵,在於投保薪資上限與勞工薪資偏低。

但林萬億強調,勞保制度必須針對投保薪資訂定天花板,無上限的投保薪資對雇主是不對的,雇主要付很多高薪的人保費會形成所得逆分配,沒有一個國家沒有上限,只是上限要訂在哪裡的問題。

勞保投保薪資天花板打開?一定要有上限

聯合報 記者林敬殷

來源:聯合報(http://udn.com/news/story/1/1874220)

身兼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副召集人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說,勞保平均投保薪資年資採計,的確是越長越公平,對財務穩健也有利,但投保薪資等其他參數也要跟著改,雖然所得替代率下降,但領取額度也會提高,只要投保薪資上限「某種程度被打開」。

不過,林萬億也針對投保薪資上限(即所謂的天花板)是否打開表示,「一定要有上限」,這樣才會公平,沒有天花板的話,所得重分配會被質疑;過去除了公保,其他制度是沒有的,對所得分配是不公平的。至於薪資上限訂在哪裡,需要大家討論。

林萬億昨天在年金改革委員會的會後記者會,針對平均投保薪資年資採計和投保薪資上限的兩大核心問題,提出他的看法。

他表示,勞工保險收支失衡產生的債務,是應由政府負最終責任,但「前提是制度要設計健全」,若根本問題沒解決,僅期待政府負最終責任,人民是不會接受的,體質不健全最後變成依賴「誰比較衰去當總統」,不合乎公平正義。

對於年資採計從六十個月拉到與多數已開發國家多採取終身,一同參與記者會的勞動部勞動保險司司長石發基說,從上次改革經驗,不可能一步到位,如果能夠比現在再多延伸,延伸多少,由年金改革會議來討論,林萬億也坦言「就政治現實來說,是非常辛苦的」。

林萬億更以之前勞保年資給付率的例子表示,當年一開始的年資給付率是一點三,是精算過的,後來送到立法院,被改掉一個參數,其他沒有同步改,很快就發生收支失衡。因此,不管決定了什麼,精算就要照那些參數,只改這個,其他不動,這是不行的。

記者追問,如果是這樣,那勞工領的月退會更少?林萬億說,不會,拉長投保薪資年限計算之後,投保薪資就會跟著改,哪怕所得替代率下降,領取額度也會提高,只要投保薪資上限某種程度被打開。

但他也強調,投保薪資上限「一定要有共識」,沒有上限,無上限的投保薪資,對雇主負擔保費也會很高,也是不對的,這叫做「所得逆分配」,沒有一個國家會讓投保薪資沒有上限,所有制度一定要有天花板。

勞保投保薪資 「天花板」有望打開

聯合報 記者林敬殷、陳智華、江睿智

來源:聯合報(http://udn.com/news/story/9485/1874689)

新政府勞保改革方向漸現雛形。身兼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副召集人的行政院政委林萬億昨說,目前勞保年金給付是採計加保期間最高六十個月的投保薪資,未來須拉長;目前四五八○○元的最高投保級距「天花板」也會打開,但仍會訂上限。

林萬億指出,勞保平均投保薪資採計「越長越公平」,但投保薪資採計期限拉長,其他參數也要跟著改,如果投保薪資上限「某種程度被打開」,雖然所得替代率可能下降,但領取額度仍然會提高。

勞保勞退關鍵數字 圖/聯合報提供

林萬億還說,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對勞保平均月投保薪資計算,是以全部加保期間計算,亦即終身,但拉長平均月投保薪資無法一步拉到終身,會分階段調整,並坦言「就政治現實來說,是非常辛苦的。」勞動部勞動保險司長石發基說,要拉長多少應由年金改革會議討論。

據了解,勞動部規畫拉長到最高一四四個月;而「公保條例」則採計一二○個月。但哪個版本勝出,要視協商和精算結果而定。

林萬億也說,投保薪資上限(即所謂天花板)打開還是「要有上限」才公平,沒有天花板,所得重分配的效果就會被質疑。他強調,無上限的投保薪資,對雇主負擔保費也會很高,形成「所得逆分配」,沒有一個國家會讓投保薪資沒有上限,所有制度一定要有天花板;至於薪資上限訂在哪裡,需要大家討論。

林萬億表示,勞保收支失衡產生的債務,應由政府負最終責任,但「前提是制度要設計健全」,若根本問題沒解決,僅期待政府負最終責任,最後變成「誰比較衰去當總統」,不合乎公平正義。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