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出口連12黑 需要經貿新戰略

出口連12黑 需要經貿新戰略

工商時報
依財政部統計處公佈進出口統計,1月份我國出口222億美元,較上年同月減少13%,已連12個月負成長,且持續8個月雙位數衰退,創下金融海嘯以來最長衰退紀錄,也證明主計總處原本預估今年第1季出口減幅可望縮小至4.1%,顯然過於樂觀。對此現象,我們應該認清國際經濟發展格局的轉變與大陸「供給側改革」政策帶來的衝擊,也必須關注台灣產業競爭力衰落的結構性問題,進而思考提振台灣出口競爭力應有的經貿戰略。

過去一年我國出口持續大幅負成長,根據財政部統計處的說法,乃是受到國際需求疲弱、石油鋼鐵等農工原料價格下探,及廠商備貨意願仍趨觀望等因素的影響。但值得擔心的是,這波全球經濟減緩,可能不是短期現象。

尤其今年以來,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對實體經濟活動的衝擊越來越顯著。最近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在國會聽證詞中表示:「邇來美國金融形勢對經濟增長的支持力度減弱,這些發展如果為時持久,可能給經濟活動和勞動力市場前景造成壓力。」背後反映的正是對美國及全球經濟前景暗淡的憂慮。

分析國際經濟情勢所以不樂觀,主要是因為全球人口紅利逐漸消失、大量生產造成供給過剩、缺乏重大創新導致技術進步停滯,以及傳統的經濟成長模式面臨瓶頸,致使全球經濟成長缺乏動能。同時,2009年以來美、歐、日貨幣量化寬鬆(QE)的邊際效果下降,而中國大陸自2009年推動4兆人民幣刺激政策,雖然發揮短期效益,但持續寬鬆的貨幣政策不但助長了股市和房市資產價格泡沫化,也留下大量過剩產能和不良的金融債權;至於其他新興市場,在聯準會加息之後,也面臨著應對資本外流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的兩難選擇。這些情勢都顯示傳統的經濟成長模式已經遭遇瓶頸,而目前全球經濟所面對的深度結構調整過程,恐怕將持續一段期間。

處在上述國際環境下,台灣未來的出口難免會延續負成長的態勢,實難樂觀。而且台灣對大陸出口比重高達四成,大陸經濟成長減緩與「供給側改革」政策的推動,更是影響台灣出口的重要變數。

日前大陸海關總署公佈1月外貿數據,出口金額年減11.2%,進口年減18.8%,都遠比預期更差。除了顯示國際需求疲弱導致大陸經濟低迷局面雪上加霜外,由於房地產高庫存增加了經濟的系統性風險,加上鋼鐵、水泥、有色金屬、採煤、煤化工、平板玻璃、造船、重卡、輪胎、紡織、服裝、鞋帽等傳統行業,及多晶矽、太陽能電池、風電設備等新興行業,都存在嚴重的產能過剩,更讓大陸經濟面臨下行壓力與風險。

正因如此,中共中央2016年經濟工作會議定調「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同時全力執行「積極穩妥化解產能過剩」等措施。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都強調「要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重點是促進產能過剩有效化解」、「要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化解過剩產能」等,其中特別針對鋼鐵和煤炭兩個重點行業,除了阻滯工業發展外,也會連帶影響經濟成長。據估計,假設該二產業產量下降10%,將使大陸工業增加值減少0.51至0.76%,而GDP成長率也會減少0.27至0.41%。由此評估看來,大陸「去產能」工作至少要三年才能看到成效,因此未來台灣的出口與經濟成長,恐怕難以立刻好轉。

再就產業競爭力觀察,2015年台灣出口衰退10.6%,其中對大陸及香港出口減少12.3%,對東協六國出口衰退14.6%,而今年1月份對大陸與香港更進一步減少19.3%,對東協六國出口也衰退8.7%。這些數據除了顯示大陸和東協國家經濟成長減緩及自主供應鏈崛起,以及台商當地投資增加對台灣出口的替代效應之外,台灣貿易結構調整投入不足,難以培育新的競爭優勢產品,無疑是更值得檢討的課題。

面對全球與大陸經濟深度調整所形成出口衰退壓力,不論是仍在執政的馬政府,或是即將接任的新政府,都應該深入檢討現有貿易結構的弱點與各產業的國際競爭力問題,進而提出強化台灣外貿競爭新優勢應有的產業創新政策。特別是對新政府而言,提出以全球市場為導向的國際經貿戰略(不應侷限於新南向政策),積極與全球各區域之新興市場建立「多元、多面向夥伴關係」,乃是拓展台灣產業全球商機的必要作為。

在推動策略上,應該改變現行以密集組團赴海外進行拓銷活動為主的作法,重新調整駐外經貿機構的布局和任務,透過與各國簽署產業合作協議或建立服務性合作架構,或是促成與各國主要廠商的結盟及相互投資,俾利於打入其產業供應鏈,才能形成新的市場進入商業模式,重新提振台灣出口的競爭力。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