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入籃後人民幣趨貶 投資風險上升

入籃後人民幣趨貶 投資風險上升

高長
國際貨幣基金(IMF)已正式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今年10月1日生效。人民幣被正式認可為國際儲備貨幣,與美元、歐元、英鎊、日圓等併列為五大國際貨幣,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一方面凸顯大陸在國際政經舞台上的大國角色得到肯定,另一方面也顯示大陸未來將採取更高的國際標準,進一步推動金融改革和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全面融入全球金融市場。

一般認為人民幣晉升為五大國際儲備貨幣之一,未來對私營部門持有和使用的意願會有激勵作用。信評機構穆迪評論指出,人民幣入籃,將鼓勵跨境交易、資產組合投資和債券發行等活動更廣泛使用人民幣,同時也有促進大陸放開資本帳戶等市場化改革的效應,對大陸的主權評級具正面意義,國際多邊機構的政策驅動力量,或將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人民幣缺乏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技術障礙既已解除,各國官方機構有可能在其儲備資產組合中增加人民幣資產的比重。目前全球已有超過40個國家央行已經或正在準備把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據招商證券估計,中期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份額將從目前的1%左右,增加到2%~4%。各國選擇離岸市場、QFII、RQFII,以及中國大陸銀行間債券市場等管道配置人民幣資產,將會推動市場機構和投資者持有更多人民幣,從而擴大人民幣在金融交易中使用。

有專家指出,從收益率與主權評級水準來看,目前人民幣資產是一個不錯的投資選擇。不過,未來國際投資者願不願意增加持有人民幣資產,除了決定於報酬率,還要看人民幣交易的成本(指交易的便捷性)、交易價格(指市場化程度、匯率穩定性),更重要的是投資人對大陸經濟發展前景的信心。換言之,國際投資人在資產配置的投資決策上,人民幣入籃與否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關鍵的是大陸經濟基本面表現、人民幣前景,以及金融改革的進程。

受到全球經濟疲弱、外貿萎縮的影響,去年全年外貿呈現負成長已成定局。12月份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下降5.9%,已連續46個月為負值,反映了國內產能過剩和與全球商品價格有關的輸入性通縮壓力。通縮壓力有增無減,是目前大陸經濟面臨的最大難題。官方最新公布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只達49.7,在景氣榮枯現以下,其中新訂單和出口訂單兩項指數都呈現負成長,顯示大陸經濟前景不容樂觀,國際預測機構紛紛調降大陸經濟成長的預期。

近期大陸經濟基本面乏善可陳,再加上資金持續外流,2015年外匯儲備減少5,126.56億美元,減幅逾13%,導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貶。在經濟基本面欠佳,以及貶值預期心理作祟下,短期內幾乎沒有升值空間,尤其,市場預期美國即將加息,一旦付諸行動,有可能帶動美元指數上揚,加上歐洲經濟復甦前景不明,弱勢歐元或將進一步推高美元匯率,讓人民幣承受更大貶值壓力,人民幣匯價後市很難看多。

盱衡目前國內外經濟情勢,推測未來人民幣兌美元走將呈現雙向波動趨貶,貶值的幅度則決定於宏觀經濟基本面表現。有鑑於近期大陸經濟形勢變化對其他經濟體,特別是對周邊國家的衝擊愈來愈明顯,未來人民幣更廣泛使用,匯率波動造成的衝擊程度可能更大,增持人民幣資產存在巨大的風險,必須預謀控管對策。

引用來源:高長,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