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國際金融動盪與台灣政權交替

國際金融動盪與台灣政權交替

工商時報
距離總統大選投票只剩不到兩個禮拜,三位總統候選人都在進行最後的衝刺,爭取520進入總統府。在1月16日投票完成之後、520新舊總統交接之前,國民黨可能面臨黨主席重新改選、黨內權力結構徹底重組的挑戰,而聲勢領先的民進黨如果勝選,則將進入人數超過兩千名黨政高層的人事布局;台灣在「政權交替」的時期,內部權力重新分配,將會耗盡黨政領導人的心力。

但是,2016年一開年,全球金融市場的動盪再起。去年12月國際股市的暴漲暴跌已經發出強烈警訊,台灣受困於進出口嚴重衰退、紅潮進逼與罕見的GDP零成長,危機早已浮上檯面。金磚四國當中,中國大陸勉力維持穩定,印度的經濟改革遭遇瓶頸,巴西、俄羅斯更雙雙走到經濟崩潰的懸崖邊緣;東南亞國家除了越南在TPP的加持下還能活絡,從泰國、馬來西亞、印尼乃至新加坡,都陷入匯率巨幅貶值、經濟快速下沉的泥淖。

去年最後一個交易日,美國股市重挫收盤,俄羅斯的匯率創下歷史新低,巴西、南非股匯雙跌;今年第一個交易日,亞洲股市全面重挫,上海、深圳出現7%的暴跌走勢。種種跡象顯示,國際金融市場動盪並沒有因為進入2016年的新年度而稍歇,如果情勢繼續惡化,金融海嘯之後再一次的嚴苛考驗將極有可能出現。

金融市場威脅的震央來自石油,重災區則在中東各國與俄羅斯。普丁政權看似大權在握,但是俄羅斯在他掌權十六年之後,對於石油財政的倚賴度達到史無前例的高點。從2014年3月兼併克里米亞至今,將近兩年的時間,普丁幾乎把過去十五年累積的石油儲蓄都消耗殆盡了,俄羅斯的外資餘額,從2014年第二季的7,320億美元,狂降至去年第三季的5,216億美元,外資銀行在兩年之內抽走超過兩千億美元的資金。普丁十五年來累積的石油儲備,今年即將花光,外匯存底比外債還少兩千億美元,政府預算赤字超過新台幣一兆三千億元,金融與財政明顯都已經捉襟見肘。

俄羅斯承受一年半的金融制裁,通貨膨脹高達13%,國民支出劇減10%,零售銷售額年減13%,GDP衰退3.5%。這些都是政府的官方統計,實際上,俄羅斯新年傳統家庭聚餐桌上,必須要有一道「新年沙拉」(Salad Olivier),這道有多樣珍貴食材與民生必需品的綜合沙拉盤,在俄羅斯常被當作物價漲跌與經濟榮枯的庶民指標,今年「新年沙拉」售價飆漲35%,但是人民收入不增反減,還有超過兩百萬人跌入貧窮線下。

俄羅斯因為油價重挫而導致金融崩潰。油價重挫造成美元流動的強烈緊縮,過往出售一桶石油可收入一百美元,如今剩下四十美元,國際美元的緊縮壓力,遠遠超過FED的升息,如此緊縮已經持續一年半。普丁為了維持政府龐大的支出,不斷超產石油,正是OPEC無法減產的原因之一;中東各產油國也面臨財政壓力,即使在油價重挫六成之後,仍然必須飲鴆止渴,超產求現金。俄羅斯、中東產油國,以及已經崩盤的巴西、匯率劇貶四成的阿根廷,還有諸多財政困窘的新興市場國家,2016年都將面臨到最終的審判日,如果國際油價無法回升,全球金融市場非常可能會出現難以想像的震盪。

但是,政權交替的台灣政黨與政治領袖,卻都忙於內部權力安排;新政府尚未就任、沒有實質掌政權力,舊政府即將下課,進入看守狀態。我們當然期盼國際情勢能夠繼續維穩,然而台灣只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小船,國際經濟一旦發生波動,對台灣將帶來劇烈的震盪,我們的政黨領袖們,要如何因應?

蔡英文、朱立倫、宋楚瑜三位候選人,都在元月三日的電視辯論中強調「團結」,民調最高的蔡英文還提出當選後立刻啟動朝野協商機制。我們認為,馬英九總統與毛治國院長在大選之後,應該主動組成包含新舊政府成員的「金融穩定小組」,如果市場風平浪靜,則萬民稱幸,小組可以不必運作;萬一真有劇烈的變動,危機因應小組應整合政府資源,針對台灣的金融與經濟穩定,推出預防性的措施。

開年第一個交易日,台北股市就受到國際金融衝擊而大跌,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卻因為選舉而請假兩周。曾主委對於金融安定的工作,當然並不會因為請假而空窗,但是新舊政府交接過程,必然存在太多的空窗漏洞。面對動盪越來越劇烈的國際金融情勢,任何負責任的主政者都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做好最壞的準備,籌組一個跨黨派、跨新舊政府,包含中央銀行、經濟部、金管會以及金融業者的預防性「金融穩定小組」,在政權交替期間,極力維持台灣的安定。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