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為台灣留才、用才 再進一言

為台灣留才、用才 再進一言

單驥
當前台灣人力問題的三大挑戰:生育、人才與法規,本文將針對人才部份,就教於各界。根據英國Oxford Economics機構發表Global Talent 2021的報告指出,在其所評估的46個國家之中,台灣是所有國家在2021年時人才(talent)流失最嚴重的國家,在亞洲各國中,中國大陸居中,是人才平衡者,其他亞洲國家如泰國排名32,新加坡排名33,韓國排名40,日本為45,最後則是台灣排名第46位,不但敬陪末座,而且人才流失問題之嚴重,為各國之最。

這個警訊大家早看到了,國內的報導及評析也不少,然而,我們的行政機關是否不動如山?或又作了什麼改變呢?個人受聘擔任院長主持的「行政院人才會報」的委員已有二年,在這兩年中,我看到最不進步的部會就是勞動部,勞動部常常是在當時行政院毛副院長、及現任毛院長一再地敦促下,才被動地、不情也不願地作些小改變,我一直無法感覺到勞動部對國家處境的危機感與使命感。

勞動部的高級文官裡,長期以來一直錯誤地、保守地認為:開放就是對勞工不利、封閉就是保障勞工。在這樣錯誤觀念的誤導下,形成了一個派別、一個思想、一股很強的反進步力量。我的觀察不是空穴來風的,讓我舉二個實例說明。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期間,工會及民間團體一直反映一個問題,那就是外國專才想來台工作時,可否把他們照顧子女的保姆也一起帶進來,如此一來,小孩毋須換保姆,就能解決他們家庭上的一大問題。然而此一問題一直未能得到勞工主管機關(勞委會及勞動部)的同意。勞工主管機關認為,若這些拿高薪的外國人來台找本國人接替保姆的工作,就能為本國人爭取工作機會,因此,不允許他們把保姆從國外帶進台灣來。

而事實與結果是,這些海外專才就紛紛打退堂鼓,不來台灣,因為,他們的選擇很多,其他國家在這問題上也不為難他們,他們當然不會選擇台灣。我們勞工主管機關一直沒有理解到,為了爭取一名(會說外語的)本國勞工為這些專才擔任保姆的工作(有可能嗎?),實質上已讓我們失去許多外籍專才在台灣,可能為台灣的白領及藍領勞工創造更多工作機會的可能。

其他的例子,如為了不讓在台受完教育的僑外生在台實習,而設定很高的薪資門檻及其他行政上的干擾,讓這些僑外生們「穿小鞋」,知難而退,也技巧性地打臉當時行政院江院長開放的政策指示。此事,在毛院長任內,不斷地再親自與勞動部「溝通」後,才算有所突破,由此可見此事開放過程中的「不易」。

勞動部可自外於國際情勢嗎?可自外於國家競爭力的提升嗎?當然是不可以的,但勞動部為何長期以來就能如此保守而能自外於國家競爭力提升中的一環?此無它,我們的政府、政黨、長官都迷信:保護勞工就一定會對勞工好、就一定能有選票,其實,不當的保守與錯誤的政策下所造成的22K,是絕對沒有選票的。

為此,在人才外流的對應政策上,我主張應有下述的積極思維:在「人才走進來」,與「人才走出去」的取捨間,為了不讓本地的人才流失,我們不但應該接受,並且也應歡迎國外的人才能多多地走進來,讓他們樂於來台,與我們本國人才一齊在台工作。若人才進來的少,我們自己人被人挖走的就會多,相對的,若人才進來的多,我們自己人才被挖走的就會少。這是個猶如蹺蹺板般地微妙關係,我們不可不察。為此,我們政策的重點就應在外國人才在台友善工作環境的塑造。

同樣地在不久前的「王作榮教授紀念研討會」中,我提出下列三點建議:

(一)以每年25萬人次的白領專才來台工作為國家的目標,調整相關政策,務求達標。

(二)積極延攬優秀來台就學的華裔及留學生在台工作。再者對國外專才的家人、子女工作及就學環境的改善也應就法令及相關制度作修正。

(三)強化彈性薪資並建立二軌的退休金給付制,以利外籍專才在台工作。

其實在這件重要的工作上,除勞動部以外,它仍須各部會如教育部、內政部、銓敘部等各單位通力合作才能克竟其功,在此,同樣地借用近日歐洲商會的一句話,政府中須要一個「沙皇」才能推動的了。

引用來源:單驥,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