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通貨膨脹率上揚迫在眉睫

通貨膨脹率上揚迫在眉睫

工商時報
在過去幾個月期間內,金融市場似乎已經陷入了通縮的心態當中。通縮是指通貨膨脹率(通膨率)下滑 ─ 且依據目前的通膨率水準,通縮情況很快的就會變成全面性的,亦即通膨率小於零。幸運的是,對全球經濟發展來說,這樣的情況不太可能會發生。我們並非處於通縮的世界,而是通膨率相對較低的世界,兩者非常不同。

經濟學家為什麼完全不擔心發生通縮的風險?經濟學家不擔心的原因,在於目前甚低的通膨率水準,完全肇因於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期間的油價暴跌。而自2015年1月迄今,油價仍維持在非常低的水準,這代表了在發佈2015年9月的通膨率數據時,將需以非常低的油價與2014年9月油價暴跌前的油價相比 ─ 因此油價變動當然會呈現顯著負成長的情況。

然而,從2015年10月起,我們所比較的前後期油價,將會是同樣處於油價暴跌後期間的兩個價格。這代表了目前重重拖累消費者物價通膨率的油價,將不再會是通膨率的負面影響因素。油價不太可能成為推升通膨率的強勁正面力道,不過單單移除其負面影響便已足夠。

那麼這樣的情況,對通貨膨脹來說到底代表什麼意義?這並不代表此後通膨率將會開始飆升,我們仍然處於低通膨率的世界。不過,簡單來說,這代表了全球整體消費者價格通膨率將會趨向等於消費者通膨率;這同時也代表了全球大部分主要經濟體的整體消費者價格通膨率,都將會上揚將近0.8%或0.9%。

另外還有兩點值得思考。首先,核心通膨率也將會受到油價影響。雖然理論上核心通膨率在計算時會排除食品與能源價格,實際上則並未完全排除此二價格的影響因素。核心通膨率包括(舉例來說)機票價格。不過機票價格中約有40% 是燃料成本,因此油價變動將會影響機票價格,並因此影響核心通膨率。因此,油價上揚也會使核心通膨率略微上揚,整體通膨率也是如此。

第二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核心通膨率已普遍略微上揚。同樣的,這點不需要太過嚴肅看待。我們並非處於威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式的極度通貨膨脹的邊緣。不過只要勞動成本上揚一些些,核心通膨率也傾向會以同樣步調回應。這代表了如果我們不考慮低油價對通膨的影響,那麼我們所處的世界將會是通膨率略高的世界。

所以這一切代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這代表了整體通膨率可能較過去12個月的水準來得正常一些,而我認為這因此也代表了投資人的風險評估值將開始趨於均衡。在此同時,投資人似乎瀰漫著較為憂鬱的悲觀看法,持續在相關資料發佈或政策制訂者做出任何聲明時,尋找可能存在的負面風險。我不認為這樣的情況會突然轉變成對價格上行潛能的恐慌,不過我認為這可能會出現一個趨勢,亦即認為通膨風險將在未來更為均衡。

這樣的變動並不會立即發生,整體通膨率的上揚態勢需要幾個月時間才會完全顯現。不過我確實認為,在我們的未來展望中,我們應該開始抱持反通縮的態度,而非支持通貨膨脹。

當然,全球目前也需要面對聖嬰氣候現象可能會極端嚴重的情況,隱含可能發生暴風雨、乾旱以及糧食價格問題,而且我們也需持續面對影響經濟穩定的外部威脅。

不過即使不需試著預測天候狀況,經濟學家在預測美國聯準會(Fed)政策方面也已經吃夠了苦頭。讓我們暫時從確定的油價影響面觀察通貨膨脹趨勢,至於聖嬰現象的影響,就等以後再討論了。

引用來源:唐納文,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