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長煙依舊蔽空

長煙依舊蔽空

馬凱
除了美國,全球都被兩大烏雲籠罩。一是二○○八年犯下大錯噬臍難追的中國大陸打造;一是同一年為求自救以天下人為芻狗的美國一手炮製。前者方興未艾,三五年不見已時;後者則聯準會一手操控,收放自如,隨時可令其煙消雲散,端在為與不為耳。聯準會研議九月是否升息,才令全球屏息凝神,焦心如焚地等候扮演著上帝角色的葉倫主席口中吐出何種真言。

除了美國,全球都被兩大烏雲籠罩。一是二○○八年犯下大錯噬臍難追的中國大陸打造;一是同一年為求自救以天下人為芻狗的美國一手炮製。前者方興未艾,三五年不見已時;後者則聯準會一手操控,收放自如,隨時可令其煙消雲散,端在為與不為耳。聯準會研議九月是否升息,才令全球屏息凝神,焦心如焚地等候扮演著上帝角色的葉倫主席口中吐出何種真言。

升息、不升息,宛如哈姆雷特聞名的口白「to be or not to be」,讓全人類猶疑躊躇議論盈庭莫衷一是。當初聯準會以搶救美國經濟為名,大膽違逆大宗師訓誨,將基準利率降為零;同時接二連三地採取早為有識者所不屑的狂印鈔票救市,美其名曰「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成為新興國家痛恨的QE1、QE2、QE3。但此二者相加,只令數兆美元瘋狂流竄新興國家套利、套匯,於美國經濟無補;真正有利於美國的,反是其副作用,美元狂貶,歪打正著地裨益美國出口業,用最可鄙的「貨幣戰爭」搶奪弱國市場。

七年來,美國之外,尤其是新興國家,飽受股市泡沫、假性繁榮、通貨膨脹與貨幣升值等美國產物之苦,卻啞巴吃黃蓮,一籌莫展,只盼聯準會早日收回為禍全球的這兩樣法寶。

但施放法寶固禍及全球,獨利美國;一旦收回法寶,過程全盤反轉,又要造成另一次大陣痛,當初湧入新興國家的數兆美元掉頭流回美國;因而除了將全球利率一起向上拉升,新興國家將面臨資金大舉流失、幣值狂貶、股市房市泡沫破滅、經濟成長動能消失等猛烈衝擊;體質較差、實力較弱者頗有可能引發經濟風暴。尤其中國大陸關閉世界工廠,使全球原物料去化停滯,又過度投資累積巨量過剩產能,使全球市場供過於求。二者夾擊,令廿年來高速成長的全球經濟火車頭猛然減速,以同樣巨大但方向相反的力度拖住全球經濟腳步,其苦真不堪言,乃出現一片反升息聲浪。

但反觀美國,一次次放出風聲後,QE正式退場,升息也箭在弦上,海外資金乃一波波回流,挹注消費投資與生產,於是失業大降、房市發燒、股市興旺、投資踴躍,成長率蒸蒸日上,好一片太平風光。到此光景,違逆祖宗教誨的零利率政策也失去任何藉口;這就是葉倫主席宣示今年之內升息的主要理由。

其實,新興國家固知一旦確定升息,資金回流美國之勢將更猛更快,有其難以承受之重;但「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死囚多求一個痛快,最怕舉刀不下,欲斬又止,凌遲折磨,生不如死。尤其熱錢早已橫流、投機客蠢蠢欲動,受害苦主一切應變之策卻留中不發、且戰且走,不確定性乃成籠罩全球最可怖也最有害的烏雲;故新興國家明知升息衝擊,仍要求聯準會儘早升息。

惜事與願違;葉倫主席一片慈心:為免全球經濟受創,且美通膨突然下滑到○.一%,距二%目標值更遠,決定九月不升息;唯既已宣示年內升息,逃過九月恐逃不過十二月。屆時全球經濟大環境有可能好轉?由於關閉世界工廠的後果方才浮現,後勢恐更暗淡;石油與原物料價格被牽引持續下跌,美國通膨率欲升也難。在一切都不會更好的情況下,拖延三個月再伸頭一刀,這一大群苦主又要白白凌遲許久了。

引用來源:馬凱,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