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投資公建 為下波經濟發展鋪路

投資公建 為下波經濟發展鋪路

胡勝正
為挽救跌跌不休的股市、衰退出口及疲軟的經濟成長率,行政院會端出多項短期措施,包括寬鬆貨幣與財政擴張措施、配合立院修法解決證所稅爭議、增加政府投資及提高陸客來台自由行人數等,方向可認同,但不要預期有立竿見影效果。

為挽救跌跌不休的股市、衰退出口及疲軟的經濟成長率,行政院會端出多項短期措施,包括寬鬆貨幣與財政擴張措施、配合立院修法解決證所稅爭議、增加政府投資及提高陸客來台自由行人數等,方向可認同,但不要預期有立竿見影效果。

今年經濟情勢可謂開高走低,第3季經濟情勢恐比原先預期來得差,欲振乏力的經濟情勢要改善,最重要的是取決於全球景氣復甦力道,最快要等到第4季或第1季才會止跌回穩。主計總處以「外冷內溫」來形容當前經濟情勢,若出口持續不好,股市持續下跌,最後也會逐漸影響內需與消費,必須審慎應對。

政府端出救經濟措施,大致定調為寬鬆貨幣政策加上擴張財政,以及擴大市場,方向大致正確,但每一項措施都需要時間才能發酵,要立即改善經濟情勢是不可能,此時此刻,著眼於提升長期競爭力的措施,恐更為重要。

近來政府投資減少,不利於國內生產毛額提升,行政院這次想要擴大政府投資來挽救經濟,而台灣經濟需要轉型,產業要升級,下一階段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公共建設,更要利用此時趕快建設起來。

舉例來說,台灣要發展觀光,除爭取陸客來台中轉外,桃園機場需要興建第三跑道,經費需要700多億元,按照正常預算編列要好幾年。要藉此時加緊投資公共建設,為下一階段經濟發展預作準備。

又例如,智慧城市、智慧製造、綠能產業、IOT物聯網、電動汽車等崛起,被視為新經濟模式,所需要的基礎建設要趁此時加緊投資,建造優良的發展環境。

至於寬鬆貨幣政策都將造成利率和匯率雙率下跌。以當前國際經濟情勢,匯率走向不是中央銀行決定就可以,必然受到鄰近國家影響。

例如,人民幣大幅貶值,新台幣勢必跟貶,不管央行願意或不願意。

很多企業界大老主張,新台幣須大幅貶值才能維持我出口競爭力,事實上未必如此。

以日本為例,日圓貶值那麼多,日本出口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再看德國,從不以貶值做為出口競爭力來源,而是以產品品質來確保競爭力。

對於未來新台幣匯率走勢,建議央行由市場決定。

貶值有助於出口競爭力,但也提高進口原物料成本,尤其台灣勞工薪水長年不漲,升值可以確保勞工購買力,可謂有一好沒兩好。

國內目前利率水準處在低檔,問題不在於借不到錢,而是不敢借錢,在此情況下,利率再降,要刺激投資和消費的效果也會有限。

在股市方面,當投資人信心直直落,政府投入一些措施救市,在某一程度會有效果,但要救股市,要用政府的錢,而不應動用勞動基金,因為這是勞工退休本,不能動用勞動基金去幫阿土伯(股市散戶代表)賺錢。

證所稅對股票市場造成很大不確定性,要穩定股市,首先證所稅修法方向要確定,大戶條款何時拿掉,政府要趕快定案。

投資人在意的不是證所稅本身,而是害怕財政部藉此查稅,財政部也要有明確立場,不會濫用職權查稅。

經濟發展最後是信心問題,消費者有信心,才會敢買股票、敢消費,企業有信心,才會投資,政府當務之急是要把對經濟發展不確性加以排除;並且,在最壞的時機,能為下階段經濟發展預做準備與鋪路。

(本文由中研院院士胡勝正口述)

引用來源:胡 勝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