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向西方價值觀說不?

向西方價值觀說不?

黃清龍
正當習近平主席把「四個自信」(制度自信、理論自信、道路自信,還有文化自信)喊得震天價響之際,大陸官方宣傳機構最近突然強化對所謂「西方價值觀」的批判力度,教育部長袁貴仁更公開表示,絕不允許「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大學課堂,並且提出了三個「絕不允許」,引起大陸內部很大的爭議,台灣輿論界也很關注。

官方宣傳機構與教育體系如此的大動作當然不可能是「唱中央的反調」,但人們很難不疑惑:在已然全球化的今天,一個宣稱要對自己的制度、理論、道路與文化有 自信的國家,為何還需要築起高牆力擋所謂的「西方價值觀」?這樣做除了凸顯本身的缺乏自信,也完全不現實。畢竟對現在的中國來說,「西方價值」其實已經無 所不在,從大學體系到憲政法治,從物質到精神,處處都是西方價值觀念的影子。或者就如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沈巋在網上「請教」袁部長的:馬克思主義也是源自 西方的,請問如何區分「西方價值」和「中國價值」呢?已被點名批判的「公知教授」賀衛方說得更麻辣:「西方一流大學裡高級領導人的子女扎堆成片。如何保證 這些孩子不受西方價值觀影響,成為一大困難。教育部可否規定:至少領導人子女只能到社會主義國家如朝鮮留學?」簡單地說,方方面面已在大陸擴散乃至生根的 「西方價值」,有可能砍掉重練嗎? 

或許是意識到了用詞欠考究,袁貴仁隨後於《求是》雜誌發表的署名文章中將「西方價值觀念」修改為「西方錯誤觀點」。《環球時報》解釋道:「官方反對宣揚西 方價值觀,這裡指的主要是西方政治價值觀,不是西方社會的日常哲學。」中國青年網評論員王德華進一步澄清道:西方社會的先進科技和管理制度不在反對之列。

且不說這是否又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窠臼翻版;中國經過近兩百年與西方的碰撞,特別是近30年的改革開放之後,許多所謂西方價值,從日常的食、衣、 住、行、育、樂,到民主憲政、自由人權已深入民心,成為中國人生活與思想追求的一部分,進入了「不可逆」的階段。在「不可逆」處逆向施力,不僅不會是一個 有效的治理策略,甚至可能會激起不必要的反作用力,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不能否認,當下中國社會確實存在一種「逢中必反」、「全盤西化」的思潮,總講西方如何好、中國如何失敗、西方模式是唯一選擇,走西方道路不可避免。這種思 潮在高校中影響更甚,年輕人可能會因此缺乏自信的支撐,而陷入盲目崇拜西方和「照搬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迷思中。因此,政府當局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新 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藉以強化「解決中國問題只能在中國大地上探尋適合自己的道路和辦法」這個共識,不能說完全沒有現實意義。

但證諸《環球時報》2月27日刊出的「十名留美學生愛國自白:對中國體制越發自信」的報導,說明「出國後更加愛國」已成為大陸留學生的共同特點。因此大陸 當局所要思考的,不但不應當是要不要允許已經融進民眾生活與觀念中的西方價值,而是要有自信心截長補短,讓所謂西方價值與中國傳統價值及中國共產黨獨具的 治理價值,融合成為一個可以行諸四海的新價值、新觀念乃至於新的治國理念。 

今日的大陸的內外條件和1991年解體時的蘇聯完全不同。這可以從美國政治經濟學家法蘭西斯‧福山的改變得到印證。1989年,柏林圍牆的倒塌,讓民主世 界歡欣於自由民主的勝利。福山在他的著作《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中,信心滿滿的說出了「歷史已經終結」,他認為自由民主制的誕生代表歷史的終結,沒有比 民主更好的方案。但3年前他出版的《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從工業革命到民主全球化》一書,卻修正了這樣的自信,認為「在錯誤的情況下,民主制度也可能成為 引發不穩定的因素。」基於同樣的反思,英國前首相布萊爾也在去年12月的《紐約時報》發表了〈民主政治是否已壽終正寢?〉他說,人們對民主政府的希望幻 滅,而缺乏強有力的領導做成有效的決策,正是失落的關鍵。

西方民主國家普遍面臨的失能危機,引發這一波民主反思潮,而這些反思,投射出對一個「強政府」的期待,這正是大陸目前擁有的政府特質。許多西方民主國家的 政治領袖與學者,也開始思考如何從效能端學習大陸的政府表現。著名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甚至說「希望美國能變成專制的中國,只要一天就好。」雖是 戲言,卻反映出對政府效能的期待。關於如何建構良好的政治體系運作,福山的核心論點是需要三個構成要素,即強政府、法治和民主問責,三者缺一不可,而且順 序不能顛倒,民主並不是第一位,強政府才是。很顯然,正是美國日漸衰敗的民主政治和中國愈發成功的國家治理,給了福山的新理論最為堅實的兩大經驗事實支 撐。如果,這些所謂的「西方價值觀」正準備敞開心胸,學習大陸治理中的正向元素,大陸方面,為什麼沒有自信去正面看待西方價值觀念裡的正向元素呢?

中國著名學者錢鍾書在其著作「窗」一文中提到:窗子打通了大自然和人的隔膜,把風和太陽都引進來,使屋子裡也關著一部分春天,讓我们安坐了享受,毋需再到 外面去找。」「西方價值」就是中國這間屋子的窗,如果把窗子給關了,蚊蟲、蒼蠅與灰塵固然可以阻隔在外,但空氣也就不流通了。大陸當局應該有、也必須有足 夠的自信,在中國文化與大陸治理方法中,結合西方價值與觀念,創造「進步性的演變,並逐步完善法治與民主問責制度,這才是確保穩定執政的正確路徑。

引用來源:黃清龍,兩岸文創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