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長照法案映照出台灣難逃的困境

長照法案映照出台灣難逃的困境

風傳媒主筆室
長照法終於在立法院通過,接著就是看長照保險法草案何時通過。但不論何者、何時通過,政府、社會,都要共同面對一個最現實的問題:財源。這是台灣現在、也是未來要推動任何事務,都會碰上的最大障礙、最難逃出的困境。

長照法終於在立法院通過,接著就是看長照保險法草案何時通過。但不論何者、何時通過,政府、社會,都要共同面對一個最現實的問題:財源。這是台灣現在、也是未來要推動任何事務,都會碰上的最大障礙、最難逃出的困境。

台灣幾乎是全球老化速度最快的國家,22年前老年人口超過7%,邁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的「高齡化社會」,預估2017年老年人口增加到14%,成為高齡社會,再7年後就達20%,成為一個「超高齡社會」。

人口老化帶來諸多社會與家庭問題─老人生活與健康的照料、失能與障礙化。過去的社會與家庭結構,家庭子女較多、平均壽命較短,相對其問題沒有那麼嚴 重。但現在、未來,台灣社會與家庭幾乎都難逃高齡化的考驗。根據衛福部的統計,現在整體人口的失能比率是3.36%,老人人口失能比率則是16.4%,人 數有75.5萬人,到2031年推估失能人數將超過120萬人,其中95萬人是老人。

但台灣長期對長期照護(包括對老人與失能者)的忽視,未能建立良好的長照體系,長照需要的人力不是民眾「自力救濟」,靠家庭成員硬撐,就是倚重外籍 照護。當台灣人口老化速率加快時,長照問題就更嚴重。因此,不論是執政或在野黨,都支持長照的必要性,民調更顯示支持政府推長照的比率都在8成上下。

這麼一個有高度共識、社會支持度高、不涉及任何政治意識與立場的政策,還是花了多年才通過,而且,未來作得好還是壞,仍在未知之數,原因就是:錢。這似乎印證那句: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

依照長照法規劃,政府必須建立起長照體系,長照保險法草案的規定,則是長照保費分由民眾、雇主、政府三方分擔。這些全部是要錢要人、必須投注資源才 能有所成就的事。民進黨主張編列5年150億元預算,提出加稅提議,要以提高遺贈稅率10個百分點(由現在的10%提到20%),增加0.5個百分點的營 業稅,以此增加的稅收投入長照,國民黨當然拒絕,不願再揹加稅責任。

民進黨稱沒有充份與穩定財源的長照法是空頭支票,有道理。但何以致之?兩黨都有責任,數十年來,兩黨勇於減稅─國民黨固然有大降遺贈稅的污點,民進 黨執政時亦有土增稅減半的「功業」;競發津貼─每次選舉兩黨爭相加碼的戲碼一再重演;怯於加稅─這點國民黨搞不好還比民進黨作得較多;對結構性的改革更是 既無興趣、亦無膽識跨越─年金改革是最明顯的例子。

最後造成的就是台灣的現在的困境:稅收與GDP的比,民國79年的高峰期有20%,之後一路下降,現在只有12.8%,而OECD國家平均值是 26%;法定義務支出逐年攀升,過去都在50%上下,98年升為56%,現在是69%,歲出結構僵化,政府想興辦任何新事務,都面臨無米之炊;中央政府債 務餘額近5.5兆,潛藏債務24兆,每年赤字預算2000億元上下。

這就是台灣現在的狀況─政府負債多、財政陷困境、歲出變僵化、無能再興利。沒有足夠資金、人力、資源投入的長照法,最後效益必定不如預期,最壞情況 就是民進黨說的「空頭支票」;如果長照保險法也實施上路,政府也有法定分擔比率,因此政府預算的法定義務支出又要再增加─越後面執政者,越是發現面對預算 編列時「動彈不得」的困境。

長照法映照出的台灣財政困境,朝野政客可知?可瞭?可有解方?

引用來源:風傳媒主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