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擺脫窄化有機思維 綠保標章請瓢蟲、蜘蛛來幫忙

擺脫窄化有機思維 綠保標章請瓢蟲、蜘蛛來幫忙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推動的「綠色保育標章」即將邁入第6年。透過全台百位農民的努力,已保育台灣數十種珍貴動物。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推動的「綠色保育標章」即將邁入第6年。透過全台百位農民的努力,已保育台灣數十種珍貴動物。

2015年,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更進一步結合農委會花蓮區農改場的水田生態多樣性研究計劃成果,擴大綠色保育標章保育對象,將「棲地環境營造」列入綠色保育驗證標準,並於4月30日頒發「綠色保育農產品證書」予花蓮富里水稻田7位通過綠色保育標章驗證之農民。

(左二)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左四)林務局棲地經營科科長黃群策(右四)花改場場長黃鵬與綠保農友合影(慈心基金會提供)

突破台灣有機瓶頸 綠色保育更親民

台灣有15萬公頃的水稻田,是目前台灣面積最大的人工濕地以及水域生態環境。除了產出稻米養活許多人,它還孕育了一個生態系。廣泛的研究顯示,不論在動物或植物方面,與慣行農業相比,有機農業往往擁有較高的生物多樣性,生物的多樣性一旦增加,對於蟲害防治與控制、增加授粉服務和土壤的生成上,皆會產生重要影響。

然而,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由於適耕地難覓、有機驗證補助減少、產品農藥抽驗零檢出等嚴格規定與限制條件,讓台灣有機農業不夠親近農民,目前台灣有機農業也因此遇到瓶頸。「我們應該重新思考『有機』的意義,思考我們要的農業是什麼?」蘇慕蓉說。

因此,基金會與林務局合作,企圖結合現代農業技術與有機農業精神,使農田環境與資源能永續利用,突破目前台灣有機驗證高難度困境。2015年更與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合作,首度將「棲地環境營造」納入綠色保育驗證標準,讓物種與環境都成為綠色保育精神所關顧的範疇,不只保護動物,也保護動物和人類共同的家園。

打造有機環境  瓢蟲、蜘蛛來幫忙

日本長腳蛛(花改場提供)

花蓮區農改場范副場長范美玲,自2012年起調查有機水稻田與慣行水稻田之間的生物多樣性差異,並以數量龐大、生活史短且廣泛分佈於稻田中的無脊椎動物群聚作為研究對象,於稻田進行掃網、鑑定和統計分析。

其中,日本長腳蛛、橙瓢蟲的數量,與田中所有補捉到的物種數量有顯著的正相關,同時牠們都是容易觀察且對農藥敏感的物種,一旦有不當操作或噴灑農藥等干擾,數量上便會大幅減少,因此可作為了解田區生態的指標。換句話說,只要觀察日本長腳蛛和橙瓢蟲的數量,就能大概知道這片稻田健不健康。

范美玲表示,以蜘蛛和瓢蟲作為指標物種,稻農容易辨識,也容易實際運用於田間做為棲地評估與監測之用。萬一出現大幅度的減少狀況,農民亦容易察覺,進而檢查自身在農業資材的使用上是否出了問題,或是有其他不當操作之處。

田埂綠籬也有機 增加生物多樣性又美麗

一般人面對田埂上妨礙行走的惱人雜草,仍會忍不住拿起除草劑殺之而後快。但焦黃枯槁的田埂,無法供給稻田動物們棲身之處,對於前述的橙瓢蟲和蜘蛛而言,無疑是一道強大殺傷力。

「要讓農田生態更豐富,不只農田,田間其他空間也要充分利用。」花蓮區農改場研究員林立說道。

花蓮區農改場研究員游之穎表示,草是生態系統的根本,豐富健康的草相才可以供養多樣的昆蟲與動物,維持生物的多樣性與穩定性,減少病蟲害的大發生。另外草具有水土保持功能,減緩雨水的淋洗與土表逕流,防止水土流失崩塌,還能調節農田微氣候。因此,管理田埂,只要定期拔除較高大影響行走的雜草,留下低矮不影響通行的草種;而田埂已水泥化者,則可以在旁重新堆土作新田埂,種植夏枯草、魚腥草、爵床等植物。

以各種綠色植物和花朵在田埂上構築指標物種棲地(花改場提供)

綠籬一般用以阻隔農田外來汙染物,部分具有開花特性的綠籬亦可營造有益天敵的棲地,達到保育指標物種的功能。例如花蓮區農改場研究多年的馬利筋、扶桑花、金露花等,由於花期長、易生長,可做為指標物種的棲身之處。

研究員林立表示,利用這樣的方式營造出害蟲天敵的棲所,不僅明顯降低稻田害蟲,有益的橙瓢蟲和蜘蛛等指標物種也可在水稻收穫完後的空窗期有良好的棲身之處。田埂和綠籬的環境營造,既增加了田埂生物多樣性,也讓稻田變得更美了!

以綠籬植物營造指標物種和有益天敵(橙瓢蟲)的棲地(花改場提供)

自2011年起,綠保標章不斷獲得迴響,包括台北貢寮水梯田復耕、坪林茶園保護水資源、台東農民的生態保育、花蓮富里水稻田耕作等。

林務局保育組棲地經營科科長黃群策表示:「綠色保育標章從單一物種保育、指標性物種到棲地環境守護,一直不停在進步。我們的目標是持續推廣綠色保育標章,將綠色保育標章農田面積增加至200公頃。期許未來各綠色保育標章成果能成為一農業資料庫,進而能影響、成為農業政策,使農民可以依循。」

水稻田生態友善綠色保育示範田與掃網工作人員(陳安蓓攝)

綠色保育標章已逐步帶領農民走出窄化的有機名詞,提倡不以高規格標準要求田區、避免驗證費用的負擔,讓農民容易加入,期許市場重塑有機觀念,不僅生產營銷獲得解決,同時要側重於生態管理、人權、經濟發展、文化保存等精神,使農民在從事農業生產的當下,同時守護了環境與生物多樣性,進而讓產銷結構中的每一份子,共同以自身的行動,為台灣永續農業發展奉獻心力。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