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日月潭水難題

日月潭水難題

今年的枯水期,遭逢10年大旱、加上春耕大量用水,讓日月潭水位降低,湖區內的9隻蛙,罕見的全都露了出來,許多問題也跟著浮出檯面

搭著小船,欣賞日月潭的湖光山色,好不悠閒。但是,當兩側風景轉變為比人高的淤泥時,恐怕很難繼續悠閒,這麼大片的淤泥從哪來?這跟日月潭的任務有關。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日月潭水庫除了是觀光景點,也肩負台灣水力發電的重要任務。日治時期日本人在濁水溪上游興建武界壩,引濁水溪水到日月潭,再設置引水隧道到大觀電廠發電,發電後的尾水再放流到鉅工電廠繼續發電。國民政府接管後增建明潭電廠,把日月潭水庫跟明潭水庫當成上下池,互相抽蓄發電,日月潭有著一組靈活運用的水力發電系統,運作至今。

日月潭水庫具觀光及發電的重責大任

每天,濁水溪水都以波濤洶湧之姿來到日月潭,然而,大水灌注也帶來龐大泥流,經年累月潛伏在日月潭底,形成淤泥。當地居民提出為何不清淤的質疑,大觀電廠副廠長蘇漢敦表示,曾經在民國95和96年試辦過小型清淤計畫,但成本高,加上清淤過程影響周邊交通、水面環境,而遭到反對,加上台電評估目前淤積量為2872萬立方公尺,淤積率為16.7%,還不算太嚴重,因此沒有繼續。

不過,不同於其他水庫,想要在日月潭區清淤,最大的挑戰來自觀光。自古以來,日月潭的湖光山色,讓人流連忘返。開放中國觀光客後,遊客人數更是大幅上升,每年有超過700萬的觀光人潮,觀光又帶給日月潭什麼衝擊?

伊達邵碼頭可見廢水直接排放

這次的水位下降,讓原本被湖水淹沒的橋墩裸露,在伊達邵碼頭的橋墩下,可以看到許多不知名的管線攀附其中,漂浮著白色泡沫的廢水直接排到日月潭裡,我們尋著廢水而上,發現源頭來自一處排放口,這裡的廢水排放難道沒有管制?

水位下降讓橋墩裸露

今年3月初,環保團體拍到一張張不明廢管排放的照片,在網路上流傳,引起議論,有人擔心水質受到污染,影響年度盛事-萬人泳渡日月潭。況且日月潭水庫還提供周遭居民的民生用水。

日月潭風景管理處副處長洪維新說明,日管處所規劃興建的日月跟水社2個污水處理廠,民國98年啟用至今,接管率已達9成,有500戶納管,並且與南投縣府達成默契,規定不管是興建住宅或餐廳、民宿,都一定要取得納管證明,縣府才會發予使用執照。那既然如此嚴格,怎麼還會有業者偷排?我們搭船來到文武廟的下方,白色廢水也是直接排到日月潭裡,靠近一點,臭味就撲鼻而來,水面上浮著一層油色。當地居民說這些只是冰山一角,趁著雨天或夜晚偷排的,大有人在。

不明廢管排放汙水

雖然日管處和環保局都表示水質符合法規,但很多居民跟Hudun一樣,只敢用山泉水。世居在日月潭區的邵族人Hudun,看到家鄉不只水質改變,生態也跟著起了變化,他感嘆的說,這裡已經不再是兒時寧靜的日月潭了。

每天絡繹不絕的遊客等著搭船遊湖,快艇為了多載一趟,馬不停蹄穿梭湖面。這些疾駛而過的遊艇,留下的餘波盪漾,船浪就順勢沖刷到四周湖岸,力道之強,讓保護堤岸的蛇籠都被沖毀,更別說岸旁的大樹被沖的樹根裸露,影響水土保持。

快艇疾駛而過的船浪沖刷湖岸

日管處編列預算整理邊坡、用草生浮島來減緩船浪,但追根究底還是要降低船速,於是每年編列2000多萬預算,用來推動電動船汰換。在日月潭區139艘船舶,有7艘是電動船,每艘電動船補助600萬左右,希望有天能全面汰換柴油船。然而,受到觀光浪潮侵襲的還不止於此,日月潭的湖區邊緣,一處處角落有著讓人傷心的景況,大型廢棄的浮動碼頭或成堆的垃圾山,都看得讓人好傷心。

垃圾、廢水、淤積,政府看來都有解決之道,卻又無法一次到位,讓日月潭水庫的未來備受考驗,對照一個個以觀光為導向的建設,在日月潭闢建起來,邵族人不禁要問,是否有做好總量管制?日月潭水是否還能承受?日管處副處長洪維新也坦言,目前日月潭的遊客數已是最大的負荷量,未來希望把遊客分散到周邊景點,減低遊憩壓力。

日月潭的每一滴水都顯得無比珍貴

看著這方湖水,日月潭,從邵族人的世外桃源,到日治時期的水力發電,以及現在的國際知名景點,大家對日月潭有著不同的需求與想像。當缺水時代來臨,日月潭水庫裡的每一滴水,都顯得無比珍貴,該要如何解決日月潭的水難題,或許該回到初衷,才能讓日月潭在觀光與水庫利用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點。

※本文轉載自我們的島【日月潭水難題】
04/13(一) 22:00首播
04/1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我們的島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