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黑熊保育協會黃美秀 縱橫山林的保育推手(上)

黑熊保育協會黃美秀 縱橫山林的保育推手(上)

賴祉維
從小徜徉在大自然懷抱的黃美秀,是國內第一位針對臺灣黑熊進行長期野外研究的女性,外表看似平凡的鄰家女孩,卻擁有不凡的見識與勇氣。

縱橫山林致力生態保育工作的黑熊媽媽


從小徜徉在大自然懷抱的黃美秀,是國內第一位針對臺灣黑熊進行長期野外研究的女性,外表看似平凡的鄰家女孩,卻擁有不凡的見識與勇氣。81年於師大生物系畢業後,接著進入臺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而真正讓她開啟「尋熊記」歷程,是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生物保育研究所,攻讀博士的論文研究之故。

黃美秀實地深入山林,來到人跡罕至的玉山國家公園深處,她捕捉繫放及無線追蹤黑熊,逐熊而居,背負著30-40公斤的裝備,翻山越嶺,面對天氣及體能的挑戰,卻甘之如飴。她努力為瀕危的黑熊發聲,原住民習慣稱她為「Ali-Duma」(黑熊媽媽)。

 

黃美秀同時也擔任臺灣黑熊保育協會之創始理事長、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服務中心主任,現仍持續加強臺灣黑熊的保育和研究工作,並期待能感染更多人及單位共同參與。

 

追隨你的心 尋找適合自己的定位


黃美秀會走入黑熊保育這個專業領域,都是「興趣」的安排。「個人興趣,會把我們帶到應該去的地方!」黃美秀熱愛山林生活,嚮往與山為鄰,因此開始思考著,什麼樣的工作可以待在山間呢?挑夫需要過人的體力,而生態攝影家又需要高度的藝術涵養,這些都不是她擅長的,若是當學者,就可以申請及承接計畫,長期縱橫山林。

 

除了興趣之外,令黃美秀投注保育的重要契機還有一個,她從小在自然純樸的嘉南平原長大,童年生活好似個「聚寶盆」。雖然家境貧窮,但卻有現代小孩體會不到的繽紛田野生活。

「小時候我抓魚、釣青蛙、灌蟋蟀、捉知了,也曾去撿地瓜、蝸牛、芒果等。鄉村的溪流乾淨清澈,媽媽在溪邊洗衣服時,小朋友們就在一旁抓魚打水戰,但這些景象已不復存在。小時候我享受的生活,後代看不到了。」

與土地的親密接觸,是一個人生命意義與自然連結的重要機會,因親身經歷這些環境的變遷,她更加體悟到維護自然環境的重要性,保育工作不只是針對黑熊,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喚起社會對土地的重視。

「我從事保育向來秉持一個態度:一個人也可以改變世界!原本研究黑熊是我個人的工作,但透過札記的發表、媒體報導等等,漸漸感動更多人,我逐漸瞭解一個人可以感染兩個人,兩個人可以感染四個人…,而保育工作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