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李鴻源專文(3):台灣被自己的民主制度綁架

李鴻源專文(3):台灣被自己的民主制度綁架

李鴻源
現在的台灣如同一個罹患重症的病人, 大家忙著找醫生,拿一堆藥拚命補,卻造成身體的負荷更沉重, 忘了只要人的體質調好,自然就會恢復健康。 今天的台灣,整個社會都在關注食品安全、房價到教改等各式各樣問題,但所有討論都只看到問題表象,沒有看到問題的根源—法令、制度和政府運作方式,其實才是關鍵。

現在的台灣如同一個罹患重症的病人,

大家忙著找醫生,拿一堆藥拚命補,卻造成身體的負荷更沉重,

忘了只要人的體質調好,自然就會恢復健康。

今天的台灣,整個社會都在關注食品安全、房價到教改等各式各樣問題,但所有討論都只看到問題表象,沒有看到問題的根源—法令、制度和政府運作方式,其實才是關鍵。

每次去幫高級文官上課演講,我都會提醒同仁,看到人家進步不要羨慕,而是要學習他們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策?他們的法令和制度規章跟台灣有何不同?其他國家的公務員平均學歷沒有台灣高,為何可以有新觀念?

國家制度是造成無法進步的幫凶

這當中非常重要是政府運作的彈性。台灣的公務體系沒有彈性,公務員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不被鼓勵,甚至不被允許。因為採購法、人事制度等法規全綁死,好人才在僵化制度中無法發揮,好創見在層層框架中被磨得消失殆盡。

過去,外國記者採訪國土規劃相關議題,新聞局都會安排到我的辦公室,當我談完之後,他們都覺得沉重,問說:「李教授,是否可以給最後的評論?」我的最後評論是,「我們的國家被自己的民主制度給綁架了。」

台灣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經過二十七年的民主發展,但走到今天,大家開始產生懷疑,這樣的民主是民主嗎?真正的民主是這樣運作的嗎?台灣到底是民粹、還是民主?台灣社會有足夠公民意識,以及建構公民社會的基礎嗎?

從我過去在政府服務的經驗,我可以想像,不論是立法院或行政院,當我們談「台灣要如何成為一流國家?」他們沒有興趣,因為官員和立委要做的是明天、後天,一年後可以看到成效的事,若三年後還沒有成果的議題就不碰,因為這是下任的事情。

人人都想要立竿見影,不願抬起頭看看未來,以至於愈小的事情,愈用顯微鏡去看,愈大的事情愈沒有人在意。這才是台灣的最大危機。

民粹治國 只見選民服務不見長遠視野

國家制度往往造成國家無法進步。有沒有人想過立委選舉採用小選區制度,對國家造成的傷害?按照現行制度,立委的選區比市議員還小,以新莊來說是三十萬人選一個立委,但看看新北市議員選區,單一個選區就涵蓋新莊、泰山、五股和林口。

小選區造成的結果是,我們的國會議員為了爭取選票,要更專心做選民服務,關注的都是選區內事務,如此一來,誰還願意談國土規劃、談能源政策,或是水 的回收再利用?對立委來說,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談這些沒有選票,也不會有人支持,造成立法院內談的不是攸關國家長遠發展的政策,視野也愈來愈限縮在眼前事 務。

我常說「台灣是民粹治國」,從能源政策更可以看出脈絡。在台灣有三樣東西永遠不能談,油價、電價和水價。記得我曾在好幾次的演講場合,談到合理水價應該是每度二十二元,相較於現在平均水價一度十元,價差超過二倍之多。

隔天,經過媒體報導之後,不僅名嘴修理、立委也修理,說這人贊成調高水價,我們要替百姓看緊荷包。結果是水利署談節約用水談了三十年,民眾的概念仍停留在馬桶內放寶特瓶,工廠廢水回收也沒有變成產業。

眾所周知,台灣資源缺乏,政府必須用高價格對外買能源,卻又採取補貼措施,補貼民眾也補貼大企業,結果造成企業愈來愈沒有競爭力,不願意花錢投資研發新能源,進行清潔生產。

政府一昧補貼電價,讓業界用便宜的電費價格去生產太陽能板,台灣的太陽能板產量占世界前三名,但又因為電價太便宜,民眾和企業都不願意改用替代能源,業者只好賣到歐洲。

當歐洲用台灣生產的太陽能板取代燃煤發電,將碳足跡降下來,再回頭指責台灣製造的產品碳足跡太高,甚至在可見的未來,可能對我們的外銷產品徵碳稅,進行抵制。

小國卻用大國邏輯思維

這是非常諷刺的事,偏偏卻真實發生。台灣明明是小國,但所有思考都是大國邏輯,凡事以「為了照顧人民」為藉口,以致油、水、電價都無法反映合理價格。

如果油價、水價、電價都不能談,無法進行調整,台灣就無法產生循環經濟,不論是小水利發電,太陽能、風力發電,在台灣都做不起來。因為電價低,台電收購電價更低,以小水利發電而言,台電只願意以一半價格買,這樣的不平等條約,根本無法鼓勵業界投入。

當哪天台灣的門被迫打開,世界各國都開始執行《京都議定書》的要求,我們可能才愕然發現大企業在國際沒有競爭力,因為所製造出來產品的碳足跡太高, 歐美各國不會買。但要大企業去投資研發、採用替代能源、做水回收再利用,他們又不願意,因為水、油、電價都便宜,沒有必要花大成本去做。

這等於是全國都在吃迷幻藥。我們就像是蹲在鍋裡,等著被溫水煮的青蛙,等發現情況不對時,可能已經跳不出來。

反觀同樣沒有資源的小國新加坡和以色列,他們雖然是缺水國,卻也是水回收再利用的技術輸出國,將全然的劣勢變成獨特的優勢,人家做得到,我們為何做不到?

回到根本面健全民主制度

台灣該做的是回到根本面,不要停留在問題表面,從法令制度、政府運作方式以及形成決策方式,以民主精神真正落實。

當根本面弄通,其他自然水到渠成。事實上,假如台灣的民主制度健全,立法機構自然會認為以上所談議題,攸關國家長遠的發展和未來,就會落實在立法過程中。只要建立法制,行政單位就會照做,當然就水到渠成。

現在的台灣如同一個罹患重症的病人,大家忙著救命,從各器官著手想努力治好,找一堆醫生,拿一堆藥拚命補,卻讓身體的負荷更沉重,忘了只要人的體質調好,自然就會恢復健康。

這也就是說,只要能把民主制度和價值,反應在法令制度和政府運作的方式上,我以上所提到的新觀念、新潮流就會變成立法精神,變成政府運作的指導原則,以台灣的民間力量之強大,和國民普遍具有高教育水平,應該很快會回到正確軌道上。

政府運作方式的改變,在於中央和地方、政府和民間建立真正的夥伴關係,在執行上強調強而有力的整合和協調,另外是法令制度和人事制度更有彈性,就能讓這部國家機器慢慢一步步往前走。

即使當前千頭萬緒,我們仍是要回到最根本。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