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台灣「閒人」破百萬中的世代不正義

台灣「閒人」破百萬中的世代不正義

呂紹煒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調查,台灣「賦閒人口」破百萬人,有人賦閒是中高齡失業、境況悲慘;有人賦閒是「周休7日,月領7萬」,快樂無比。兩者天壤之別的差距中,藏著的就是台灣嚴重的世代不正義。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調查,台灣「賦閒人口」破百萬人,有人賦閒是中高齡失業、境況悲慘;有人賦閒是「周休7日,月領7萬」,快樂無比。兩者天壤之別的差距中,藏著的就是台灣嚴重的世代不正義。

根據主計總處的調查,台灣前3季廣義的賦閒人口數已達101萬人,這個數字在民國91年時還只有51.7萬,13年間倍增。增加的原因,主要是提前退休或離開職場者快速增加。但同樣是退休或離開職場,公私部門的原因與待遇卻明顯不同。

那些離開民間部門成為「閒人」者,大部份是因為這13年來,國內經濟碰上的幾次不景氣,民間企業必須緊縮人事、資遣員工以因應,結果中高齡員工往往成為「勸退」資遣目標,各大企業不斷實施「優退、優離」,中高齡員工拿了一筆錢被迫離開職場。

而台灣的職場對中高齡者確實不友善,大部份企業徵才都有年齡限制,35歲算是一個門檻;即使基於法令不能明文說出,但選擇時中高齡者幾乎毫無機會。結果這些中高齡者被迫當「閒人」,不再有任何收入,只能窩在家中吃老本。

但軍公教體系則是完全另外一種景況,被迫離職者幾希,大部份是主管求其留任而不得,只要資格一到,義無反顧的就退休,離開職場,因為,他們有民間企業一般勞工永遠難以想望的優渥退休待遇─月退俸。

因此,我們看到的是公務員平均退休年齡,從民國86年的60.8歲降到55.4歲,教師由58歲降到54歲;這幾年,每年都看到教師「搶退」,而且 申請退休年齡已降到近50歲了,校長或主管求其延退而不得。原因無它,待遇太優渥了,不退是對不起自己。公教退休後的月退俸,所得替代率超過9成5,政府 調薪也能跟著調升。外界說教師退休是「周休7日,月領7萬」實非虛言。

軍公教能享有優渥的退休待遇,享受者當然非常高興、滿足、感恩,但其它人就悲慘了。《遠見雜誌》7月公布一份對50歲以上、已經退休的民眾調查發現,軍公教滿意度高達75%最高,傳產製造業只有36%最低。不同族群的滿意度相差超過一倍,因為,軍公教享有納稅人豐厚的供養─這是一個建立在同時代分配的不正義上、更建立在世代不正義上的制度。

全台軍公教人數80多萬,政府每年編列給軍公教的退休養老金接近3000億;但900多萬的勞工,每年的退休金、年金等大概花不到1500億元。教 師退休者月領6、7萬元,其來源當然是民眾繳交的稅金,所以是那些辛苦終年、月入只有3、5萬元的勞工,繳稅供養那些周休7日者,讓他們月領7萬。公平 嗎?正義嗎?

這個不公平與不正義,不僅存在於現在,而且要「跨世代」。現在退休者領取如此優渥退休俸,這些既得利益者反對任何改革,說基於「信賴原則」云云等; 以平均年齡看,50歲退休到死亡,大概可領25-30年,所以現在的年輕人努力工作一輩子,都要供養這些退休者。到自己退休時,大概沒有這麼多資源、財力 供養自己了。

幾年前,靜宜大學教授黃瑞明曾在一篇文章中說,回鄉下碰到以校長退休的小學老師問其收入,他說「月入10萬元左右」;此老回以「才10萬?我一個月的退休金就這麼多了!」他說以他這種薪資的納稅人,大概要10個以上才能供養這樣一名退休者。

這是極度殘酷的世代所得移轉,年輕人的所得被「偷偷」的移轉到上一代─而且軍公教這個族群竊走大部份的資源,這是存在於退休制中的世代不正義。

軍公教人員退休,作為雇主的政府當然該給退休金,但看看各國退休者的所得替代率大概都在5-6成,能破9成的只有那個倒在主權債務危機的希臘。台灣軍公教的退休制是離譜了。

更遺憾的是沒有任何人敢大刀闊斧的改革,國民黨當然不必寄望了,連民進黨也不敢對此制動刀,太陽花學運喊出「世代正義」,還有學運團體喊出「找回世 代正義」,但其著眼卻只是「支持青年參政」,卻毫不了解或不敢著墨在退休制上。類似「七五制改為八五制」這種小改革,而且要「緩衝10年」,讓老一代既得 利益者領完後才能落幕,完全無法扭轉這些不正義的制度。

國民黨一直認為軍公教是他們的「鐵票」,因此不敢動刀、以免流失選票;民進黨則很奇怪,即使執政過8年,還有幾次大選塵戰,也屈服於既得利益的壓力,不敢提出改革性大的退休制改革計劃─是選票考量?還是民進黨不少人其實已經是這個不公、不義退休制的受益人了?

引用來源:風傳媒,呂紹煒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