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能源問題核心在產業結構調整

能源問題核心在產業結構調整

中國時報
因應供電限制的最有效對策,是加速調整產業結構,改善能源使用效率,大幅降低電力需求。這更需要政府下定決心,從能源政策及產業政策雙管其下,一舉解決台灣不能迴避的能源及減碳兩大難題。

政府日前作成核四廠停工封存決定,事實上已等同核四停建;在國內反核電強大壓力下,核一、核二及核三廠自民國107年至114年如期除役的可能性極高,未來台灣勢須面臨如何尋找替代能源彌補供電缺口?如何因應電價波動?如何達成長期減碳目標?對於這些棘手問題,各方迄今意見紛紜,政府雖規畫在今年8月召開全國能源會議,但國內對能源政策基本方向若不能先建立共識,開會又將徒具形式,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日昨在立法院表示,台灣要解決能源短缺問題,應從發展再生能源、有效節能減碳及提高能源效率等三大方向努力,他特別強調,台灣能源多依賴進口,亟需發展自主性的再生能源;台灣技術世界有名,要發展再生能源並不困難,但問題就在於政府沒有決心,投資比率全球最低,設定目標也遜於各國。

翁啟惠這一番話,暴露出政府過去只押注在核四興建,在尋找其他替代能源上努力明顯不足,現在核四被迫停工,自難免陷入供電可能夠不足的困境。

台灣高度依賴能源進口,又須面對國際要求減碳的壓力,因而電力多元化及發展潔淨能源乃勢所必然。但是,台灣高度依賴出口,電價過高亦可能傷及出口競爭力,因而亦不能不考慮發電成本。政府過去重視核電發展,主要就是考量減碳及發電成本。根據經濟部資料,目前運轉中的核能發電成本每度0.72元,核四若商轉每度約2元。相較之下,若使用其他潔淨能源發電,天然氣每度約3.8元,比核電貴4成;再生能源發電中風力每度2.6元,雖較便宜,但發展空間有限;較有潛力發展的太陽光電每度高達6到9元,可能是政府望而卻步的主要原因。

在發展核電受阻已成定局下,政府供電政策勢須改弦易轍,因為台灣人均碳排放量達全球平均數的2倍,擴大燃煤發電空間極為有限,是以,發展及使用成本較高的潔淨能源,勢在必行,所幸,因為能源技術的不斷改善及突破,價格過高問題的解決已見曙光。

首先,近年美國開採頁岩氣(油)大幅突破,已改變全球能源供需情勢,估計到2020年美國能源即可自給自足,而且美國將開放天然氣出口,全球能源供應價格長期趨於穩定。此一新趨勢有利台灣降低進口能源成本,也有利於台灣使用更多燃氣發電。

其次,如翁啟惠指出,近年再生能源尤其太陽能技術改善極大,價格也大幅下降,如德國太陽能發電去年每度新台幣10多元,今年已降為5元,3年後還會降到3元。台灣97%能源依賴進口,理應大力發展自主性的再生能源,政府也已訂定「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鼓勵再生能源及相關產業發展,但台灣再生能源裝置容量迄僅占總容量2%,占發電量的4%,遠低於德、英、美、日、大陸等逾10%的水準,顯見未作足夠的努力,尤其,台灣是太陽光電設備輸出大國之一,在發展太陽能上卻故步自封,實在令人諷刺!

亡羊補牢,時猶未晚,台灣有能力發展再生能源,就看政府有沒有決心。

另一方面,因應電力供給限制,也應從需求面著手,政府應大力推動節能措施,如推廣LED節能照明、普及節能家電使用、發展智慧電網等。在產業節能方面,可以努力的空間更大,根據去年5月9日國科會向立法院所作報告,如果採用現有最佳可行技術或現有成本上可行技術,國內耗能產業總計可以減少使用663億度電,超過目前運轉中的3座核電廠400億度的發電量。雖然這是學術性的評估報告,但已足以證明推動產業節能是因應供電缺口的另一有效途徑。

能源政策最核心的問題是,國內產業結構過於偏重高耗能產業,台灣工業用電占整體用電逾5成,其中電子、石化及鋼鐵三大用電行業即占工業用電逾6成,占全國總用電逾3成;另水泥、人纖、造紙等耗能產業用電量業亦甚可觀。這些產業的用電量和創造的附加價值不成比例,又是台灣二氧化碳總排放量高居全球第23名、人均排放量高居全球第21名的元凶,可說是極為沉重的負擔。

所以,因應供電限制的最有效對策,是加速調整產業結構,改善能源使用效率,大幅降低電力需求。這更需要政府下定決心,從能源政策及產業政策雙管其下,一舉解決台灣不能迴避的能源及減碳兩大難題。

核四不能如期供電,已是既成事實,反核壓力更會只增不減。爭論各方必須盡速走出對抗情緒,期建立能源政策新共識,既能滿足民生及產業需求,又有利國計民生。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