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賴士葆:分配正義之聲多麼微弱

賴士葆:分配正義之聲多麼微弱

賴士葆
貧富差距拉大是全球性的普遍現象,但是不代表政府應該視為當然,差距擴大會對政治、經濟和社會產生很大的衝擊,因為相對的剝奪和仇恨會產生。資本主義的思維就是追求高效率及經濟成長,但是同時並存的是環境的破壞以及所得分配的差距拉大,台灣這幾波的抗爭活動已經將台灣帶到一個境界,要重新去省思過去所追求的價值和目標,以及如何透過所得重分配來達到分配正義來縮短貧富差距。

兩年前有鑑於有企業盈餘24元只有分配給股東0.5元,社會對於財富集中在少數人身上有諸多抨擊,為著降低貧富差距,筆者提案要求企業將未分配盈餘提高,受到工商團體大老開記者會點名罵的震撼教育,發動反對黨的立委在電視上批鬥,活生生的擋下那次的法案。

這次筆者再次提案修公司法,希望企業提撥一定比例盈餘用之於社會責任,讓更多的弱勢可以受惠。目前其實許多上市櫃公司已經編製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記載公司對社會公益參與及履行社會責任的情形,筆者提案只是將其法制化,讓社會大眾暨投資人參考而已,至於金額的多少都是可以討論刪減的。

筆者何德何能,一個多月前勞煩工商團體正式行文到經濟部、金管會、立法院財政和經濟委員會、各黨團,指名反對筆者提案,甚至前司法院長賴英照先生也撰文批評指教,政治人物的提案本是可受公評,筆者虛心受教。本人不仇富、不反商,過去長期教授企業管理,也輔導過數百家中小企業,作相關企業經營的研究,對於企業經營的困頓與辛酸知之甚詳,筆者甚感抱歉,沒有與六大工商團體站在同一陣線,不是製造對立,自認本著良知在做一件對的事。筆者書生從政,勢單力薄,相較於六大工商團體所交織牽連的豐沛政商人脈網路,自承九牛一毛的實力,起心動念很單純,只是保有一點讀書人的理想,想讓這個國家社會更好,更多弱勢因為修法得以受惠。

從政多年,接觸升斗小民數以千計,在筆者服務處出沒的民眾常遇見的困境如下:低收入戶或是就養金被取消生活陷入絕境、沒錢繳健保費被鎖卡卻罹患重病需就醫、長期積欠健保費希望分期攤還、積欠卡債要被扣薪或者房子要被拍賣、官司輸了繳不起訴訟費、孩子經濟拮据無力奉養的老父母…等等這些底層社會的縮影。

民意代表比他人更多機會接觸這些滄桑悲慘的故事,對貧富差距懸殊的體會比別人更加強烈,因為不只耳聞,乃是經常眼見,每每目送他們離去的身影,常常捫心自問,能為他們做什麼?如果面對這些衣衫襤褸、貧病交迫的人,再不思考能具體的為他們做事,尸位素餐,毫無作為,自我良知都要受到鞭笞譴責的。筆者不是要沽名釣譽,也沒有特別偉大或是自命清高,替這些人發聲不會有任何的好處。再度面臨法案要被封殺只能感嘆,屈指之力難以撼動既得利益的大山。

本人要再三提及去年上市櫃公司獲利1兆8000億台幣,比前年成長47%,但是為員工加薪不到50%,幅度3%左右,企業若能從利己到利他回饋社會,從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概念一起共襄盛舉,相信有助於改善社會現今的貧富差距,特別是年輕人世代剝奪的焦慮,還有廣大弱勢族群的的需要得以紓解。

5月1日筆者在立院主持財委會通過史上最大的加稅案通過一讀,增加了金融營業稅還有淨所得千萬的富豪增加稅收等,總算讓台灣可望擺脫全球稅負最低的國家,也讓租稅公平踏進一小步。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財政部表示為了符合國際慣例並與國際接軌,即日起不再公布以綜所稅申報戶計算的10等分位20分位的分配所得統計,由於最頂級的1%或是0.1%的報稅資料敏感,財政部表示資料只能做為參考,不能視為所得分配的結果或是貧富差距,但是封鎖資訊並無助於改變事實的真相,所以這樣的心態是可議的。

貧富差距拉大是全球性的普遍現象,但是不代表政府應該視為當然,差距擴大會對政治、經濟和社會產生很大的衝擊,因為相對的剝奪和仇恨會產生。資本主義的思維就是追求高效率及經濟成長,但是同時並存的是環境的破壞以及所得分配的差距拉大,台灣這幾波的抗爭活動已經將台灣帶到一個境界,要重新去省思過去所追求的價值和目標,以及如何透過所得重分配來達到分配正義來縮短貧富差距。

引用來源: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