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中國水污染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中國水污染嚴重到了什麼程度

孫凱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裡面的黑惡勢力費盡心機,想用高科技的病毒污染水源,以便靠出賣潔淨水謀取暴利。 在當下中國,絕對不需要費這麼大勁兒。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在放棄自來水,食用自購的礦泉水、純淨水。甚至有專欄文章稱:一些城市的自來水僅剩沖馬桶的功能。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裡面的黑惡勢力費盡心機,想用高科技的病毒污染水源,以便靠出賣潔淨水謀取暴利。

在當下中國,絕對不需要費這麼大勁兒。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在放棄自來水,食用自購的礦泉水、純淨水。甚至有專欄文章稱:一些城市的自來水僅剩沖馬桶的功能。

近日蘭州暴發的水污染事故震動全國,其大致原因和地方政府應對方式,與此前一些城市的類似事故大同小異。報導稱,蘭州一箱水漲至上百元。

這樣的事件不會是最後一次,也絕對不會是最嚴重的。我早就預言,中國的水污染問題比大氣污染更嚴重。一定還會有極端的水污染事故出現。

一、大江大河,無一不汙

1993年以來,我曾經三次沿長江的重慶至武漢段、一次從黃河源頭全程至入海口、一次沿淮河安徽至河南段採訪水污染問題,也採訪過滇池、太湖治汙。對中國水污染問題的實情有些瞭解。以下僅舉一些區域來說明:

首先是淮河。1995年,中國政府以國務院令的形式,頒佈了《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暫行條例》,其中明確要求2000年淮河流域各主要河段、湖泊、水庫的水質達到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的要求,實現淮河水體變清。今天,淮河水變清了嗎?誰要問我這個問題,我只能說:呵呵!

在2000年承諾期到來的時候,我曾經去採訪淮河治汙問題,瞭解到的一項指標完成情況是:原定到2000年沿線要建成52座城市汙水處理廠,儘管當時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國家環保局、水利部、建設部、農業部、中國輕工總會、化工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和淮河流域山東、安徽、河南、江蘇四省政府領導一起,共同參加了第三次淮河流域環保執法檢查現場會,並對決戰階段各自所採取的措施作了承諾。但到2000年底,這52座生活汙水處理廠絕大多數尚在圖紙之上。在2000年底能按生產規模投入運行的不足5座。

而且,按照國人多年一貫的做法,建汙水處理廠,首先要建辦公樓,這幾乎是全國各地建汙水處理廠的慣例。沿淮某市一位環保局長剛剛從英國考察歸來,他說:在英國,和我國同等規模的汙水處理廠一般有6位元工作人員,哪裡還需要什麼辦公樓?而我國一般最少得60人。一些必要的化驗等設備,國外是儘量提高社會化程度,儘量和大學或研究機構通用。我們卻是各家統統要自建一套,成本高、使用率低就是必然的。

中國在所有大江大河大湖中下了最大決心、最大功夫,向全世界有過莊嚴承諾的淮河治汙是這樣,其他水體可想而知。

再說說上海。上海是中國最現代化、管理水準最高的城市,可是,2003至2013年,我在上海的黃金地段住了十年,對上海散發著強烈異味的自來水恐懼不已。由上海再到繁華美麗的長三角走走,從田間的溝渠,到周莊、紹興這些旅遊地,看看那些散發臭氣的黑水,還需要用什麼檢測資料來說明污染的普遍和嚴重程度嗎?

說說長江。坐船順長江而行,再在重慶、宜昌、武漢等城市繞行一周,目光所及,觸目驚心。無數的排污口像一條條孽龍,整日嘩嘩不停地向長江噴吐著毒液。無數垃圾堆沿江邊堆放,堆多了,會自然滑進長江,江水漲高了,也會自然將垃圾帶入江中。有特大企業的治汙經驗是:把排污口延伸到長江江心,他們說:這叫充分利用江水的自我淨化能力。對於沿江生活的人們來說,不幸之處在於:長江既是沿江各城鎮主要的納污水體,又是人們主要的生活飲用水源。

說說黃河。黃河泥沙含量大帶來的一大好處是淨化能力極強。在青海被嚴重污染的黃河在流進中自我淨化,尤其在到達劉家峽水電站庫區後,經過沉澱,以一類水質流出劉家峽。但僅僅經過上百公里之後,在進入蘭州市時就成了三類水。流出蘭州市時成為四類水,流經白銀市後又下降為五類水。大量工業和生活廢水源源不斷地被排入黃河。

水利部曾經對全國700餘條河流,約10萬公里河長的水資源品質進行了評價,結果是:46.5%的河長受到污染,水質只達到四、五類;10.6%的河長嚴重污染,水質為超五類,水體已喪失使用價值;90%以上的城市水域污染嚴重。水污染正從東部向西部發展,從支流向幹流延伸,從城市向農村蔓延,從地表向地下滲透,從區域向流域擴散。

原國家環保局曾經發佈新聞:在全中國七大流域中,面臨的嚴重問題是水體污染和水資源短缺,主要河流有機污染普遍,主要湖泊富營養化嚴重。七大水系污染程度由重到輕順序為:遼河、海河、淮河、黃河、松花江、珠江、長江。其中遼河、淮河、黃河、海河等流域都有70%以上的河段受到污染。

中國環保界的元老、原全國人大環資委主任委員曲格平曾對我說:「中國水污染問題的趨勢是越來越壞,而不是越來越好。前景很不樂觀。」

他說:「滇池治理,越治越壞。外國專家全都搖頭,說:從沒見過這樣的湖泊。可我國的許多湖泊,現在還都在按滇池的路子走下去。」

他說:「水污染問題在普遍加劇,僅有的水源逐漸不能使用。這種局面特別緊迫。如不能採取有效措施,中國將因此而出現很嚴重的問題。」

二、水污染嚴重原因多多

說起水污染嚴重的原因,曲格平說:「主要受三個因素影響,一是工業污染,這是很嚴重的。將來即使所有工業合理佈局,污水全部達標排放,處理過的這個污水也是超五類的。二是城市生活污水,我國完全達到處理後排放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三是面源污染,即農田施用化肥、農藥及水土流失造成的氮、磷等污染,這個問題比較麻煩,我國是世界上使用化肥強度最高的國家。多種因素造成的複合污染,將使得中國水污染惡化的狀況會越來越嚴重。」

我認為的另一個層面的原因有這麼幾點:一是整體的經濟社會發展水準低下,社會管理水準低下。二是一些所謂的企業家道德水準低下。

為什麼這麼說?在發達國家,工業用水的重複利用率達到80%以上。而且污水一定要處理後達標排放。而中國水的重複利用率遠遠低於此。多數企業做不到污水完全處理後達標排放。

發達國家平均每1萬人就有一個汙水處理廠,用以處理人們每日所產生的生活污水。而在中國,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全中國的生活汙水處理廠不到5家。武漢、重慶等絕大多數大城市生活汙水處理率為零。都是直接排放。

直到今天,中國還沒有一座城市做到污水100%全部處理的。

企業家道德水準低下的結論,是基於我的記者生涯裡無數次去暗訪、蹲坑、偷襲,抓那些排汙企業偷排污水的罪證的經歷。

中國的治汙技術本就落後,但如果完全嚴格執行,也還能管點用。可是這麼多年,見的偷排污水的企業多了,我對有多少企業嚴格執行環保法規,真的沒有信心。因為一開動治汙設施就要產生成本,所以,黑心企業家往往偷排。由此說到有企業往深井裡排汙的問題,雖然沒有證據,但我堅信肯定有這麼幹的。

三、極端嚴厲的環保標準才能救中國

從媒體看到最新的一些資料是:「環保部公佈《2012中國環境狀況公報》:超過30%的河流和超過50%的地下水不達標。還有遼寧瀋陽市老虎沖垃圾處理有限責任公司、瀋陽市大辛生活垃圾處理場廠區記憶體有幾十萬噸未處理滲濾液,上海市青浦區第二汙水處理廠現場露天堆放5000噸左右污泥,浙江省嘉興市西部水務(嘉興)有限公司、桐鄉市濮院恒盛水處理有限公司、桐鄉市申和水務有限公司等太湖流域的城鎮汙水處理廠不按要求標準排放,蘇州黃橋汙水處理廠尾水排放鎳、化學需氧量濃度長期超標;湖南省株洲市霞灣港工業汙水處理廠剩餘污泥未按危險廢物管理相關規定貯存和處置等。」我得說:這些資料,跟我因瞭解一些實際所產生的印象比,實在是太樂觀了。

老話重提:我再次強調我的觀點,中國的污染問題遠未到開始好轉的拐點,情況還會越來越嚴重。水污染非常嚴重,嚴重程度肯定超過大氣污染。一座座城市的飲用水因為水源污染和自來水輸水鍍鋅管網二次污染等原因而達不到飲用標準。

要想儘早好轉,必須實行全世界最嚴厲的污水排放、淨水飲用標準,使中國成為全世界環保標準最嚴格、執行最嚴厲的國家。

與極端環保主義者不同,我不反對上一些大的重化工專案,我認為:所有的工業專案都可以上馬,但必須執行最嚴格的環保標準。

群眾如果不信任政府對執行嚴格環保標準的承諾怎麼辦?市委市政府領導帶頭把家搬到可能造成污染的大專案旁邊去住,每一個城市最可能造成嚴重污染的最大項目旁,都住上這個城市的主要管理者。如此,監督有力,百姓信任。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群眾這樣要求、官員這樣做,不算過分。

重要的是:最嚴厲的環保標準,必然逼出優秀的企業和先進的環保技術及管理手段,這是中國人徹底擺脫污染、又使經濟更好發展的唯一可行之路。

同樣道理,一個城市的自來水到底合格不合格,官員不要光空喊合格,每個城市的市委書記市長、起碼市環保局長、水務局長,必須和市民喝同樣的水,用同樣的水。媒體對此進行長期監督。這個要求高嗎?顯然不能說高。

四、蘭州污染事故的必然與偶然

蘭州到今天才出這樣的污染事故,已經是個奇跡。

從規劃上來說,西固區是蘭州這個長條帶狀城市的上水區,黃河由這裡入城,流過整個蘭州。但這裡卻被規劃成為重化工區,蘭化、蘭煉、蘭鋁等諸多高污染大企業集中在這裡。上世紀80年代以來,圍繞它們,又衍生出一串高污染的小企業……這樣的現實和體現出的草菅人命的管理思路,決定了蘭州爆發大的污染事故是必然,何時爆發是偶然。

因為近日的事故,東方早報記者鮑志2011年的一篇報導被廣泛轉發。

報導稱:一條深埋地下半個多世紀的排汙幹管正在成為引爆蘭州水災的「定時炸彈」。這條中石油蘭州石化公司油污總幹管,自黃河蘭州段上游的西固區陳官營起延伸至下游的城關區東崗村,全長27公里,貫穿整個蘭州市中心城區和甘肅省政治活動中心——東方紅廣場,早在2004年即被認為超過了使用極限。報導引用曾任民盟甘肅省委研究室主任的王式剛的話說,有專家估計,如果該管線在城關區發生爆裂,兩個小時內蘭州市城關區平均積水就會超過2米深。近10年來,這條幹管已發生多次塌陷事故,被甘肅省、蘭州市兩級環保部門列為蘭州市的「重大環境安全隱患」。

然而,對於這條管線何時報廢以及報廢後中石油蘭化公司工業污水的出路問題,甘肅省、蘭州市兩級政府與中石油蘭化公司方面,圍繞「誰管理誰負責」「誰使用誰買單」的博弈持續了近7年之久。甘肅省政府辦公廳2004年10月18日批轉下發的要求蘭州市政府牽頭「確定油污幹管退役報廢的最後期限」的紅頭文件也成為「一紙空文」。

這,可為我的結論佐證。

*作者為《瞭望東方週刊》常務副總編輯(原文刊載於騰訊大家網http://dajia.qq.com/blog/334155104412584,責任編輯:賈嘉。)

引用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