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曲終人不散

曲終人不散

馬凱
三一八學運第二十天,立法院王院長親赴學生占據的立法院議場,以罕見的魄力承諾服貿協議「先立法後協商」,成全了學運領袖的第四項訴求,配合一貫的柔軟身段與圓融言詞婉勸學生們回家,將僵持不下的緊繃壓力幾乎全然化解。再加上馬政府的態度轉趨強硬,而學運的成員之間分歧愈烈,一場轟轟烈烈的學運眼看已近黃昏。

 

三一八學運第二十天,立法院王院長親赴學生占據的立法院議場,以罕見的魄力承諾服貿協議「先立法後協商」,成全了學運領袖的第四項訴求,配合一貫的柔軟身段與圓融言詞婉勸學生們回家,將僵持不下的緊繃壓力幾乎全然化解。再加上馬政府的態度轉趨強硬,而學運的成員之間分歧愈烈,一場轟轟烈烈的學運眼看已近黃昏。
儘管學運領袖已宣布四月十日退出立院議場,學運掀起的波濤仍留下幾個未解的結。最受關注的,當然是被王院長壓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之後方才協商的服貿協議,會有什麼下場?執政黨立委之所以堅拒「先立法,後審查」,根本的顧慮即在於:目前這十個監督條例的版本,不要說透過理性的辯論,整合成一個各方皆稱善的版本,連能否順利在程序委員會中不遭受無理、無止境的杯葛正式付委,都在未定之天;依在野黨九個月來毫不假借的全面杯葛,恐怕服貿永無審查之日。
王院長既藉其主持朝野協商的既有地位,斬釘截鐵地宣布先立法,則化解此糾結的責任即完全落在民進黨肩頭。學運領袖與民進黨若無法促成監督條例順利付委、理性審議,早日完成立法,不僅坐實執政黨立委的指控,更陷玉成此事的王院長於不義。
第二個結是,服貿爭議相持不下、障礙重重,緊隨在後已完成八成協商的貨貿協議,要如何方不致受到阻礙?儘管官員口口聲聲服貿不過,貨貿也將停擺;事實上,這兩者本為同步並行的協商,彼此並無因果關係;而且海協會會長從去年即幾次三番強調,貨貿不受服貿牽絆。真正有礙其進展的,其實是社會大眾對自由開放的至深恐懼,這也正是服貿受阻的原因之一。學運即使退場,恐懼依然存在。
第三個結最具體地反映於三三○號稱五十萬人的示威遊行。以年輕人為主體的龐大行列,充分了解服貿為何物者少之又少,認同民進黨立場者絕不在多;真正鼓動他們走上街頭的,乃是年輕一代對低薪低成就的不滿,以及仰望前程的茫然。其關鍵則在於台灣經濟陷入困境,無以自拔;教育制度更剝奪了下一代與他國平等競爭的機會。多年來主政者對此漠視不問或束手無策,才為學運蓄積偌大能量。
三一八學運掀開了壓力鍋,熾烈的怒氣噴湧而出;儘管其不當的手段造成騷亂與對立,問題的癥結卻戲劇化地暴露出來。如今學運即將退場,暴露的死結橫陳難解,不僅學運空忙一場,在歷史上留不下任何成就,台灣更要繼續在重重問題中坐困愁城,一籌莫展。
在這個時刻,我反而不希望學生們太快離場,因為環目四顧,似乎已找不出打破困局的其他力量。如果學運人士退出立院議場去除為人詬病的瑕疵,在更適當的場所將已然蓄積他人不敢輕侮的巨大能量聚焦於這三大死結上,透過逐漸成形的草根論壇,爬梳民意,找出徹底化解的具體辦法,不僅能獲得應有的歷史定位,更可能為台灣的年輕人打開一條出路;當然,那也會是台灣的出路。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