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龜兔賽跑4.0

龜兔賽跑4.0

陳冲
傳統龜兔賽跑的寓言,家喻戶曉:驕傲的兔子自認為領先太多,故在路邊睡覺,竟被持續不懈的烏龜超越。寓言背後的moral是強者勿驕、弱者勿餒。
傳統龜兔賽跑的寓言,家喻戶曉:驕傲的兔子自認為領先太多,故在路邊睡覺,竟被持續不懈的烏龜超越。寓言背後的moral是強者勿驕、弱者勿餒。其後用功的管理學者又發展出新版本:兔子提出再度挑戰,烏龜則要求指定路線,比賽開始,兔子不敢大意一路領先至河邊,才發現終點在河彼岸,因無法過河,只好眼看烏龜再度得勝,這次的moral是縱然技不如人,但可選擇有優勢的戰場。之後管理學者又有更新的版本,則是龜兔選擇合作,在水路、陸路交換背負對方,從而無往不利,比賽常勝。
最近大家都在主張打亞洲盃,這其中也有龜兔角力的觀察點,謂之4.0版。
金融活動頻繁的地點,稱為金融中心,全世界研究金融中心的指標不少,而被引述較多者,應為City of London所發行的GFCI(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以及新華道瓊的IFCD(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s Development Index)。不論依何種排名,近數年來都是倫敦、紐約占據前兩名,至於第三、四名,GFCI是香港、新加坡,IFCD則是東京、香港,至於台北除二○一一年GFCI排名廿七外,其餘均排在卅五名以外。所以與其他亞洲城市比較,尤其是香港,台北在這場競賽中,目前只能算是龜,依照寓言,務必要努力不懈,思考戰略、尋找利基。另一方面也要祈望兔子會懈怠、犯錯。
去年底遇到某投資銀行亞洲區總裁S君自香港來訪,渠表示二○一三年一月時香港特首鑒於香港金融中心地位not entirely secured,故組成一FSDC(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金融服務發展委員會),不由監理單位主導,另廣邀產學官人士參與,這位老外亦在受邀之列。目標是使香港成為位於亞洲的傑出國際金融中心(注意:香港現在就是preeminent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 based in Asia )。目前FSDC已完成數份報告,列出願景、商機(Market Opportunities)、手段(enablers)等。S君基於長期對台灣的好感,惟恐台灣邊緣化,乃致函馬總統建議台灣仿效,三個月後接到主辦單位回函,內容並不符合S君之期待。鑒於S君盛情可感,並提供部分報告供參,隔周又適值總統府資政會議,乃於書面建言外,口頭又補充外籍友人的好意,因臨時提出自然沒有立即的回應。不過事過月餘,接到總統府書面答覆,可能因紀錄與我發言內容不盡一致,依據紀錄的回答自然也不符合我的期待。
不過問題不在公文往返,而在一場新龜兔賽跑刻正進行。以香港為例,這隻目前暫居領先的兔子(全球排第三、亞洲可說居首)毫未懈怠,看到新加坡、東京的潛在威脅(不知有無看到台北,報告中未提),故已在監理單位外設立直接對特首負責的FSDC,目的在提出與政府傳統思維可能不同的建言(S君看法),顯然不想給其他兔子或烏龜超前的機會。
綜觀這份香港的初步報告,在商機項下主要著眼與中國大陸有關的利基,並強化原有的核心競爭力:包括保持人民幣最重要境外中心地位、強化市場深度與產品線、管理進出大陸的投資、協助大陸公司籌資或向全球擴張併購、鬆綁法令邁向亞洲最佳資產管理中心(已是最大)、亞洲外匯中心、深化固定收益市場…不一而足。在手段部分,也有諸多有企圖心的建議,尤其著眼吸收人才、培養本土管理階層、加強產學合作…等。瀏覽S君提供的部分規畫,就已一身冷汗;國內還在憂慮人才外流、羨慕香港法規寬鬆、倡議加重金融營業稅,香港卻仍認為其原有條件不足,要擴大人才的吸納培養、進一步鬆綁法規、檢討稅賦。等於領先的兔子仍在研究衝刺加速,落後的烏龜卻還在縛手綁腳,這場亞洲盃要如何繼續?
S君的建言,其實只是希望台灣,不論是龜是兔,應該廣納建言趕緊研發本身的戰略,加快速度、增強戰力,而這些努力應該基於out-of-box的思維,才能不落窠臼。由香港的願景觀之,香港也無意世界盃,只想競逐亞洲,環顧這場亞洲盃的參賽者,領先的兔子還在力圖擴大差距,其他的兔子或烏龜,就不能再隨興出招,應要先有大戰略,再按戰略配置武器。日前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金融方案是一起步,但仍只是點,不是面;只是戰技,不是戰略。爭霸亞洲,不是來場公公併就可完成,因為那只是一件武器,而就算公公併也有許多配套,不能只圖規模與方便(見本人二月初「談公公併‧兩權分立」一文)。
心中仍期望龜兔賽跑尚未鳴槍,但實際上兔子已先跑了不止一年。
(作者為總統府資政、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