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淺談桃園藻礁及其保育之道

淺談桃園藻礁及其保育之道

潘忠政
去年底,甫獲金馬獎的齊柏林「看見台灣」空拍紀錄片風靡全台,創下台灣紀錄片的超級票房紀錄。而片中讓觀眾驚鴻一瞥的桃園藻礁,也正悄悄的竄入觀眾的心靈,不少人開始關注這個陌生且被政商糟蹋多年的國門驕傲。

去年底,甫獲金馬獎的齊柏林「看見台灣」空拍紀錄片風靡全台,創下台灣紀錄片的超級票房紀錄。而片中讓觀眾驚鴻一瞥的桃園藻礁,也正悄悄的竄入觀眾的心靈,不少人開始關注這個陌生且被政商糟蹋多年的國門驕傲。

藻礁的珍稀、功能與分布

珊瑚礁和藻礁都是生物造礁,最大的差別是在珊瑚礁是【動物】造礁,而藻礁是【植物】造礁。提起珊瑚礁,一般人不陌生;問起小朋友,有的還會興奮的加碼告訴你「小丑魚和海葵」的共生情趣。沒錯,珊瑚礁成長在水質清澈的海域,強烈日照導致旺盛的光合作用下,所形成的多孔隙環境是海中生物很好的棲息地,生態豐富異常,故有【海中熱帶雨林】之稱。但相對於動物造礁的珊瑚礁,以植物造礁的【藻礁】,也屬海岸多孔隙環境,同樣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他們在水質佳,水溫高的地方搶不過動物造礁,卻能在較惡劣的環境裡自成一片和珊瑚礁媲美;而藻類造礁過程緩慢,以桃園海岸造礁主體的【無節珊瑚藻】為例,20年還成長不到1公分,她比之珊瑚礁平均年成長1公分,實在是更為稀有特別。


圖一  多孔隙環境的藻礁礁體(攝於觀新藻礁)


圖二  桃園藻礁的造礁主體—紫紅色的無節珊瑚藻

此外,藻礁具有海浪消波的功能,提供生物緩衝的生存空間,是天然的海岸屏障。桃園海岸的潮差和海浪都大,但有藻礁的地方,浪打到岸上時,就明顯削弱。而多孔隙環境的藻礁,豐富的生態令人流連忘返。觀賞珊瑚礁生態,需要重裝下海,潛水衣、氧氣瓶不能少,但觀察藻礁生態,在退潮後的潮池裡就可一覽無遺。即使在近年不斷衰退萎縮的觀新藻礁區,我們仍可以看到各種魚、蝦、蟹、貝或悠遊或覓食,隨時都能帶給觀察者無限驚喜,這裡無疑是環境教育絕佳的場所。


圖三  藻礁區最強勢的蟹類—兇猛酋婦蟹

唐白鷺是世界二級保育類動物,資料顯示目前在全球的數量約3000隻上下,這些嬌客每年春秋過境台灣約停留10餘天到一個月。根據特生中心研究員劉靜榆博士口述,10幾年前,桃園生態攝影家曾義和老師曾經在觀新藻礁看到三百隻以上的唐白鷺齊聚覓食畫面,可以想見當年此地生態數量之浩繁,藻礁的【海洋生物育嬰房】功能不言可喻。

藻礁因為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長大的魚兒游到近海,就形成絕佳的漁場,所以桃園藻礁造就了地方兩個漁港,分別是桃園北部的竹圍漁港和南方新屋鄉全台唯一的客家漁港—永安漁港,昔日漁民滿載而歸笑呵呵的景象仍鮮明的留存在當地漁民腦海中。

全台海岸含外島澎湖約1520公里,有藻礁的海岸估計不到50公里,已屬珍稀;其中,桃園海岸就佔了27公里,更可謂得天獨厚。其餘如新北市的三芝、石門,台東的杉原、三仙台,屏東墾丁,以至外島澎湖都有零星的藻礁分布,但都不若桃園綿延而完整。


圖四  藻礁全台分布圖

台大地質系陳文山教授表示:由單一藻類(指無節珊瑚藻)造礁的桃園藻礁非常稀有,具有世界遺產的潛力。台大海洋研究所戴昌鳳教授2008年的研究報告則說明桃園藻礁已超過7500年的歷史;該研究報告指出:在鑽探的礁體中發現珊瑚礁與藻礁有交錯成長現象。顯示桃園藻礁其實蘊藏著台灣西部海岸地層、地質、氣候變遷的密碼,有待更多志士去鑽研印證,或可為當今極端氣候找出解厄的天機。

擁有如此珍稀獨特的地質、海岸安全的屏障,又是生猛海鮮的自然冰箱,還是休閒勝地、環境教育的絕佳場域,為什麼出現在【看見台灣】紀錄片裡會成為國人感傷的嘆息呢?

僅存的藻礁區生態面臨急速消失的危機

如今桃園海岸北起竹圍漁港的南崁溪,南至觀音鄉大堀溪口近20公里的藻礁海岸,30年來的生態可說幾近滅絕,元凶正是大園、觀音兩大工業區和各小溪沿線工廠。這些工廠早年肆無忌憚,連大白天也把違規的廢水排進溪流,溪流匯聚之後就荼毒了河口、海洋。近年國人環保意識高漲,各地居民自力救濟組河川巡守隊,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業者改為利用暗管在夜間偷排,政府公權力也不彰,致使這些不肖廠商持續逍遙法外,桃園的海岸生態也始終沒有修復生息的機會。


圖五  桃園藻礁多處被工業汙染,造成礁體被侵蝕、生態死寂的慘狀


圖六  環保署20121016公布查緝到的業者偷排示意圖

2001年,東鼎公司以填海造陸方式打造觀塘工業區及其港口,不久大潭火力發電廠開始運轉又建築了入水、出水兩座導流堤,四大突堤和突堤效應造成的淤積,再把約3公里的藻礁區活埋,如今僅存於觀音新屋交界約4公里的【觀新藻礁】區尚有無節珊瑚藻在造礁成長。這塊藻礁區無疑也是桃園海岸的最後淨土,它的存亡已經成為桃園海岸未來發展的指標。如果影響觀新藻礁區生長的因素能被有效排除,則北桃園海岸的死寂也將因此起死回生;若是無力守護,則正式宣告桃園海岸全面淪亡,桃園縣刻正積極提倡的濱海休憩產業必然是場幻夢;當桃園海岸的資源枯竭,桃園縣府極力打造的客家地區唯一漁港-「永安漁港」觀光休憩區前景也將黯淡無光!


圖七  桃園藻礁成長狀況示意圖

不幸的是,觀新藻礁區目前也因工業污染和突堤效應造成的漂砂覆蓋,導致生態急速萎縮中。根據特生中心劉靜榆博士六年來的觀察,觀新藻礁區的生態正以等比級數的速度消失中。保育類動物唐白鷺幾乎完全失去蹤影,原先遍佈生長的牡蠣也只剩下被藻礁膠結過的殘骸;兇猛酋婦蟹、達氏短槳蟹這兩種藻礁區最常見也較耐汙的大型蟹類雖然還可以看到,數量則明顯減少中。

狀況顯示搶救桃園藻礁已是刻不容緩,但保育之道官方與民間卻出現不同的聲音。民間要求以文資法來畫設【自然保留區】,官方在近期卻提出畫設【野生動物保護區】之議,孰佳?

以文資法畫設【自然保留區】是最佳保育方案

本來大自然有其自行療育復元的能力,只要工業汙染和突堤引發的漂砂問題能解決,劃甚麼區保育藻礁都可以,甚至不必劃設保留保護區也沒關係。但眾所周知這個選項已經不可能挽救藻礁,因為公部門在長期的公害文化下已經沒有自己督促的能力,所以我們要找有效的法規來要求公部門照章辦事保護桃園藻礁。

然而選擇有效保育的法規就會踩到到公部門的痛處,因為要有效,就會破壞政商的默契、阻斷政客的金脈。所以最高規格的【自然保留區】總是被他們假【太嚴苛】之名推三阻四,說是會影響沿海捕魚業者的權益,說是會造成社區產業發展的阻力。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說開刀對癌症病患是一種太嚴苛的做法?現今環團希望劃設的自然保留區,對出海捕魚的業者其實沒有太大影響,因為保留區可以劃在漁區之外。極少部分在岸邊放定置網的漁民,其實政府更應該顧及的是食物的安全。

由於桃園海岸受工業汙染影響,許多河口的藻礁區生態完全被剿滅;其餘海岸也隨著海潮營力受到程度不等的汙染。從我們在桃園海岸南北各處挖掘的牡蠣幾乎都是綠牡蠣來研判,整個桃園海岸的重金屬汙染已經非比尋常,拿這種環境所存活的底棲動物來當食物絕對有中毒的危機。目前仍有不少民眾前往觀新藻礁撿珠螺、挖海瓜子、抓兇猛酋婦蟹為食,主管機關沒有在海岸邊豎立告示牌警告民眾,顯有不仁不義、怠忽職守之嫌。


圖八  桃園海岸所挖掘的牡蠣幾乎都是綠牡蠣

至於觀音鄉保生社區希望以藻礁生態導覽作為地方產業發展的期待,若無意要求政府及早改善汙染及漂沙影響,過幾年生態闕如又如何吸引遊客?為長遠計,劃設保留區休養生息幾年,取得永續發展才是正途不是嗎?(況且自然保留區也不是完全沒有彈性,端看主關機關的決心毅力罷了。)

水質汙染是整個桃園藻礁生態的致命傷害,造成水質汙染的元兇不是工業發展,而是無良廠商的【違法】排放,事實是經濟開發和環境保育其實可以並存,端看公權力是否有效發揮。目前公部門選擇性祭出的罰則太輕,顯然不足以嚇阻業者違法排放。而縣府延攬的學術單位推出所謂雙贏的【野生動物保護區】,條文明示以保護動物為主,無能對違法業者祭重罰,說穿了只是為縣府解套的權宜,談不上對具【世界自然遺產】價值的珍貴地景有實質幫助,我們對這樣先射箭再畫靶的學術掮客論點深深不以為然。

六年半前,中油對觀新藻礁開腸剖肚引發環團關切藻礁地景及其生態,要求劃設自然保留區。當時因為破壞情況嚴重,引發的撻伐如排山倒海,所以一年半後由農委會會同桃園縣政府現勘後的審議通過函即是以【文資法】的【自然保留區】列冊追蹤。蓋藻礁乃天成的自然地景,所選的保育法規本來就是恰如其分、剛好而已。如今環團重啟劃設自然保留區之議,因藻礁生態萎縮下降非如開膛剖肚之慘烈,但其如溫水煮青蛙之效應讓官民難以深刻感受;官方雖迫於此重要地景已被炒熱,不得不附和回應,卻無心認真保育,所以形成今日藻礁保育遲滯而更趨危急狀態。我們要不客氣的指出:公部門七年來的被動、推諉、冷漠其實才是桃園藻礁生態萎縮、死寂的殺手。

故爾,回歸保育的初衷,既然要保育的是7500年珍貴的地景及其生態,當年審議委員所提的保育法規就是【自然保留區】,如今雖時事更迭,但藻礁更見頹敗,能真正保育藻礁和復原桃園海岸環境的法規,當然還是非【自然保留區】莫屬。


圖九  2008年林務局審議通過劃設自然保留區列冊追蹤的公函

寄望於公民力量的覺醒

在公部門怠惰推諉的狀況下,民間的自力救濟就顯得阻礙重重但也更具迫切性。很慶幸的是,特生中心劉靜榆博士六年來不斷地為桃園藻礁做第一線的調查研究與撰文、講演、製播影片疾聲呼籲,讓桃園藻礁的能見度得以持續擴散。前年初由在地團體發起的第二波搶救桃園藻礁行動,更獲得三大黨六立委支持召開劃設自然保留區公聽會,民間力量大集結,讓保育藻礁的能見度大增,逐漸成為環保生態界的顯學,也迫使行政機關不得不提出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敷衍因應。

最令人感動的則是今年六月以迄,來自200公里外的台南大學附設小學送來的溫情。該校在【彩虹斑馬】班導師張景傑和家長也是該校老師陳怡均帶領下,六月舉辦【一人一信請總統救藻礁】活動,獲得總統府【馬上辦】回應,雖然遺憾的是:也只是用嘴巴救!但在各主流媒體大力放送下,桃園藻礁再度獲得更多國人的關注,也成功遏阻桃園縣府及學術團隊想以【野生動物保護區】暗渡陳倉的陽謀。俟後再兩度帶領學生親臨桃園藻礁,持續讓桃園藻礁的議題保持媒體曝光。


圖十  南大附小一人一信請總統救藻礁的新聞報導

 

圖十一    南大附小彩虹斑馬河巡隊二度到藻礁探視,為藻礁的存亡疾呼劃設【自然保留區】

而齊柏林【看見台灣】紀錄片的超級旋風正在人們的心靈深處擾動,桃園縣政府吳志揚無感主政下的各級教育機關也終於全面解放的看到家鄉藻礁的美麗與哀愁,讓我們深感鼓舞。

公民力量持續成長集結,藻礁的生存尊嚴必將迫使有權者正視,我們會永不氣餒的走在搶救藻礁、搶救台灣環境的道路上。歡迎歡迎有心的朋友們結伴共行喔!

引用來源:珍愛藻礁桃園在地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