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台灣參與TPP的經濟戰略意涵

台灣參與TPP的經濟戰略意涵

蕭萬長
最近聽聞許多質疑聲,認為美國不再重視台灣這個夥伴。這些並非空穴來風,尤其美國與台灣貿易夥伴關係的密切不如以往,由過去第一大貿易夥伴降至第三位,落在中國大陸與日本之後。

 

最近聽聞許多質疑聲,認為美國不再重視台灣這個夥伴。這些並非空穴來風,尤其美國與台灣貿易夥伴關係的密切不如以往,由過去第一大貿易夥伴降至第三位,落在中國大陸與日本之後。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提出美國重返亞洲政策時,曾指出台灣數十年來是「美國忠實、民主的盟邦」,並是美國在亞太「重要的經濟與安全夥伴」。如華盛頓真心認為如此,應將台灣納入「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議」(TPP)。我指出兩項理由:

首先,台灣經濟正面臨轉型,TPP會員提供的外在刺激,能使台灣進行結構改革,重建台灣人民對經濟前景的信心。市場自由化與經濟信心能帶來投資,有助台灣長期經濟競爭力。

第二、若將台灣納入TPP,美國不僅是對忠實好友提供協助,更能讓美國企業善用與台灣的夥伴關係,擴大在東亞的市場與發展。

參與TPP,是台灣經濟發展與前景的重要議題,也是人民的基本經濟權利。讓台灣加入TPP,可重新活化提升美台間經貿連結,並使台灣維持多選項的對外關係,這對華盛頓有同樣的戰略意涵。

對TPP而言,包含台灣也能產生更多的經貿可能性,不僅讓台灣向美商開放國內市場,也能讓美國公司擴大接觸到其他區域顧客,讓跨國公司能有更多樣的機會。因此,台灣參與對TPP而言是正面資產,台灣可以成為讓亞太經貿關係建構更為綿密網絡的樞紐。

美國有部分聲音對台灣參與TPP抱持質疑態度,理由包括:一、台灣只是在說,不是真的在做該做的事,並懷疑我們按承諾執行的能力;二、台灣不再是美國重要市場;三、中國大陸反對;四、其他TPP成員反對。說實在的,這些理由純屬無稽之談。

首先,台灣有足夠的政治意願和能力,進行經濟自由化,並達到TPP的高標準。目前立法院拖延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尚未同意,使外界誤以為台灣缺乏對經濟自由化的國內共識。但實際上,目前情況是複雜的自由貿易、認同政治與兩岸政治信任的政治現實問題,不要被表面的立法院僵局所蒙蔽。

第二、將台灣納入TPP可讓台灣進一步移除貿易障礙,台灣的市場將更為開放與重要。台灣與美國在制度面的接近性以及與中國大陸在文化面的關連性,都使台灣成為美國企業發展中國大陸市場的最好跳板,尤其是中、小企業。因此,TPP可以開放台灣市場,同時使台灣成為全球企業進出亞洲甚至更遠市場的最佳門戶。這表示美國在台的利益,不僅重要也是有關鍵意義的。

第三,有鑑於兩岸關係的改善和制度化發展,加上中國大陸也對TPP呈現和緩態度,這將使北京反對台灣參與TPP的理由減弱。我們的目標是希望美國幫助台灣加入TPP談判,也期望美國能邀請中國大陸加入。

第四、如果美國決定邀台灣參與TPP談判,其他成員將會跟進。目前TPP成員都是台灣重要貿易夥伴,都會得利於台灣進一步開放市場與自由化,沒有理由反對。

當然,除美國協助外,台灣也須努力。有兩項優先工作必須達成,即凝聚兩岸經貿關係的國內共識,並為台灣參與TPP設立良好路徑圖。

像TPP這樣全面性且高標準的貿易協議,台灣政府不應該認為一旦被邀請參與談判,則所有事情都會準備妥當。我們應該將每一年都當成是突破參與TPP的重要年份。

 

(本文為十一月廿日於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的演講稿摘要)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