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德國年金改革 重在消弭貧富不公

德國年金改革 重在消弭貧富不公

記者徐碧華
德國先前年金改革喊出世代公平的口號,現在,德國人更關心社會貧富不公平。「世代公平問題還算小,社會不公平才大。」德國長青研究中心研究員貝亞納(Frank Berner)指出,在德國,工作好、收入高的人,法定年金也高,也有企業年金,更有餘錢買私人保險;但有一群愈來愈不好的人,教育低、就業機會少、薪水低、投保少、年金也少,社會不公平更嚴重。
德國先前年金改革喊出世代公平的口號,現在,德國人更關心社會貧富不公平。「世代公平問題還算小,社會不公平才大。」德國長青研究中心研究員貝亞納(Frank Berner)指出,在德國,工作好、收入高的人,法定年金也高,也有企業年金,更有餘錢買私人保險;但有一群愈來愈不好的人,教育低、就業機會少、薪水低、投保少、年金也少,社會不公平更嚴重。

年金議題的複雜,牽涉到世代、就業、所得、以及貧富問題,儘管德國努力建構三柱式保障,政府補助人民買李斯特年金,但仍解決不了貧富、所得重分配的問題。

「目前年金制度,對低所得的人最不利,」社民黨柏林黨部青年黨團(Juso)團長屈納(Kevin Kühnert)說,沒有就業機會,沒有錢去買李斯特年金,更享受不到政府補貼,「對窮人來說,這是一個死巷」。

德國聯邦年金保險局研究員賽勒(Markus Sailer)觀察,年金改革沒有世代公平問題,因為年輕一代領得久,且還得到補助;若真有不公平,只有那一群將要退休的人,一方面給付被大砍,負擔加重,稱之為「三明治世代」。

對於台灣年金改革關切世代公平,貝亞納則提醒,對於退休的人和工作的人,都要同等對待、共同負責;在PAYG制度下,這一代退休人領的給付,是由這一代工作的人負擔,為維護世代公平或正義,在提高保費,增加這代工作人負擔的同時,退休的人領的給付必須同步調降。

現年廿四歲的屈納認為,年金不是世代對立的問題,「現在領年金的,是我的叔叔、爸爸」,屈納更在意的是,「卅年後制度還能不能運作,我領不領得到」。

「問題不在世代,而是貧富差距、所得問題,必須餅夠大,分配夠平均。」德國工會總會(DGB)年金議題發言人諾伊曼(Dirk Neumann)表示,社會保險制度本來就是相互支持、彼此支助的制度,有能力的人多負擔一些,窮人多拿一些,這絕不是老年人和年輕人的對立。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