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18.5%」台灣年金緊箍咒 痛到下一代

「18.5%」台灣年金緊箍咒 痛到下一代

記者許俊偉、蘇秀慧、徐碧華
「百分之十八點五是天價!」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激動地在辦公室解說這個數字的意義。政府要把勞保最高費率拉到百分之十八點五,加計強制雇主提撥的勞退新制百分之六,合計費率達百分之廿四點五。「如果這是你自己的錢,你會花四分之一的薪水去買保險?」

周末夜裏,阿辰扛著還在分期付款的廿萬元攝影器材,穿梭在婚宴場子內外,忙著幫新人捕捉人生重要畫面。腦海裏不時閃出「18.5」,一個關係他一生荷包的數字。

「百分之十八點五是天價!」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激動地在辦公室解說這個數字的意義。政府要把勞保最高費率拉到百分之十八點五,加計強制雇主提撥的勞退新制百分之六,合計費率達百分之廿四點五。「如果這是你自己的錢,你會花四分之一的薪水去買保險?」

 

圖/聯合報提供

你的孫你的兒 幹嘛去虧他

全世界社會福利最好的國家瑞典,相當於勞保和勞退個人帳戶制的費率加起來才18.5%,「下一代是你的兒子、你的孫子,你幹嘛去虧他。」「即便要虧他,不要讓下一代太痛!」

「18.5」是跟在「116」這個數後出現的,去年媒體揭露勞保基金在民國一百一十六年瀕臨破產,政府提出補救措施,勞保費率將由今年的百分之八,漲到一百廿三年的百分之十八點五。

阿辰前一天和朋友討論到18.5,意識到自己這一個世代要多繳保費,讓上一代能領到年金。不過,眼前,他沒有時間去抗議,他得多賺點錢。

今年廿五歲,阿辰在汽車美容業擔任網路行銷專員,月薪只有27K,為了幫自己多掙些餬口費,經常犧牲休假,兼差攝影賺外快。大學觀光相關科系畢業,阿辰擁有華語導遊執業證,兩年前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是本業,在旅行社做業務領隊。做了八個月就閃人,因為收入高低全看業務,淡季曾淡到業績掛零,僅月領近一萬八千元的基本工資,阿辰苦笑:「連自己都快養不活。」

自己都養不活 注定青貧族

換工作後的阿辰還是難逃「青貧族」命運。這次他到飯店做網路行銷,起薪只有23K,做滿三個月後,薪水調高到二萬五千元,但兩個月後還是離職了。短短兩年,阿辰換了三個工作,目前在親戚開設的公司上班,月領27K,待了快一年,這是他出社會後,做最久的工作,阿辰感嘆,在台北生活,這樣的薪水只能勉強糊口,「過得去,卻也存不到什麼錢。」

「18.5」一直停留在阿辰的腦海裏,因為他和小臻一樣,擔心現在低薪、辛苦的日子沒個盡頭,擔心18.5會和「凍薪」劃上等號。

你少領我少繳 未來有出路

商總理事長張平沼說,企業有賺錢才能加薪,如果企業只賺一點錢,政府要加保費,把賺的那一點錢拿去了,怎麼加薪?保費要加到百分之十八點五,對企業來說那是天文數字,超過企業的負荷。將來企業為了維持營運,也許會多用派遣工,日本的派遣工越來越多,這種現象未來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這是年輕世代的功課,他們要面對人口老化的世界。」經建會副主委陳小紅說,如果不是小孩生得少,老人又越來越多,根本不會需要高保費。如果和過去一樣,繳費的人多,領錢的人少,那繳費的人只要繳一些些就夠了。

人口老化是不可逆的,年輕世代的負擔一定會越來越重,但重擔全扔給下一代?林萬億說,回過頭來,應該問問已經在領年金、即將領年金的人,「我們能不能不讓年輕人這麼痛?」「可以少領一點嗎?」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