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必也正名乎──從「自經」到「經示」

必也正名乎──從「自經」到「經示」

馬凱
正名最普遍的例子莫過於取名時的用心,不論人名或公司行號皆然。主因當在於中文每個字都有其意義,一旦取名,乃終身伴隨;若其中含有祈福、惕勵等特別意義,每次人呼其名,即祈福一次或提撕一次,其價值何可計量?

 

我們的文化有許多異於西方文明之處,差別常在渾然不覺的小地方。國人對正名的高度重視,即其一例。
正名最普遍的例子莫過於取名時的用心,不論人名或公司行號皆然。主因當在於中文每個字都有其意義,一旦取名,乃終身伴隨;若其中含有祈福、惕勵等特別意義,每次人呼其名,即祈福一次或提撕一次,其價值何可計量?
將此道理闡釋最透徹者,莫過於論語子路篇。子路問為政以何為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笑其迂,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由此衍生出的「名正言順」此一成語,早已成為言行的準則。
相信天下沒有父母會為子女取隱含詛咒意味的名字,公司行號更不遺餘力找到吉祥的名號,主政者推動重大政策,也莫不求其名正言順、吉利祥瑞。今年國慶文告所揭示的最重大政策,厥為「自由經濟示範區」以及進一步走向「自由經濟島」,區區數字言簡意賅地傳達出其中重要意涵。
可惜三年前經濟部施部長靈光一閃取了「自由經濟示範區」這個名字,卻犯下一個彌天大錯。媒體習於採取縮寫以精簡語辭、節省篇幅;於是「自由經濟示範區」即簡稱「自經區」,「自由經濟島」則稱「自經島」。
「自經」二字望文生義、琅琅上口,殆無疑義。但論語憲問篇,為管仲辯解時,子曰:「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袵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自經」二字正是自縊之意。孔子雖去今已兩千年,但論語做為四書之首,至今黃口孺子仍琅琅上口。當人人稱今日拯救台灣的首要手段自由經濟區為「自經區」,台灣將成為「自經島」,日日見諸各大媒體、人人琅琅上口,何以無人制止?為人父母會為其愛子愛女取名「某自經」?公司行號會眉其門面「自經公司」嗎?何以飽學的總統、院長,見人人「自經」,卻不以為忤?
其實,今天台灣層出不窮的問題,也多與不正名有關。等而下者,人人聞之色變的假油、假辣椒油、假醋、假醬油、假認證、假切結書等等,每一樁都是名不正,藉此訛詐黑心錢,最後品牌成為垃圾,經營者陷身囹圄的悲慘案例。上焉者,國家體制既非總統制,又不是內閣制;閣揆名義上是最高行政長官,實質上只是總統呼來喝去的幕僚長;所謂內閣,其成員又多是不負行政責任的總統所屬意;而自稱退居二線的總統,又不時在第一線出沒。其名之不正,已達極致,則如何而可言順?其事當然不成!
所以這是一個從上假到下的國家,正好切證了孔老夫子的斷語:「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俗云,半部論語可治天下;今日政局混亂、民惶惶然若不可終日,連首要政策都每日詛咒其為自縊區、自縊島,豈不是最佳反證!
由於名實混亂久矣,大家習以為常,因而再重的刑罰,恐怕也制止不了假食品、假用品橫行。統治者上台前矢言澄清吏治、端正政體,上台後一概拋諸腦後,此事一時之間也難以為計。不過,將「自由經濟島」誣為「自經島」,若由於知識淺薄、斯文掃地,則一旦有人提撕,自當立即改正,絲毫不難。「自由經濟示範區」求其簡練,除「自經區」外,選擇甚多。若取其為台灣經濟未來走向建立新典範的初衷,稱之為「經示區」,即甚允當;除了強調經濟示範之意,亦有「經世濟民」的意味。以此為起點,未來凡事先求正名,或許禮樂漸興、民知所措手足,豈不美哉!(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