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治水沒人做…1個颱風 2千億飛了

治水沒人做…1個颱風 2千億飛了

聯合報
台灣一年的GDP約十四、十五兆,GDP成長二趴,規模大約是三千億。今年要成長二趴都很拚;但你知道嗎?一次颱風損失就可吃掉一點六趴的GDP。

全球氣候變遷,各種天然災害造成嚴重損失,且有逐年擴大跡象。世界銀行統計,二○一一年,泰國曼谷水災損失一百三十億美元,使泰國GDP下降百分之三點六;二○一二年珊迪颱風侵襲美國,引發紐約大水災,損失更高達六百八十億美元,使美國GDP下降百分之零點五。亞洲開發銀行更發布驚人數據,過去四十年整個亞洲的災害損失,已超過經濟成長。沒有適當的安全工程,經濟成長等於零。

中國工程師學會理事長陳振川表示,天災無法避免,但人禍往往擴大災害。他說,現有公共工程著重「看得到」的實質利益,像是造橋鋪路、軌道運輸,卻忽略看不到的治水、防災等永久性工程。他說,「應該投資的絕對不能省,若只投資譁眾取寵的工程,隨著天災一次次增強,受苦受害的仍是人民。」

陳振川說,二○○九年莫拉克颱風侵襲南台灣,十一個縣市受災,面積是半個台灣,受災民眾九百一十六萬人、占總人口四成,公共設施直接損失就達一五二六億元,再加上民間損失,總災損近兩千億元,占當年GDP的百分之一點六。

剛卸任工程會主委的他,主持重建南台灣時,採整體性區域防災規畫,一次將疏洪、治水問題解決,重建一二八座橋,「四年來,整治過的地區沒再淹過」。

土木技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施義芳表示,最不被看好、地方首長最不願意做的公共工程就是「下水道」與「治水工程」。他說,這些在地下的工作沒人看得見,也沒人給予掌聲;但這些工程卻維繫生活安全與居住品質。

施義芳說,八年八百億元的治水工程,各地方政府拿了錢就做自己的事,沒有統籌的國土規畫,也沒人做整體流域研究。他質疑,哪裡淹水就補哪裡的洞,挖東牆補西牆,就算再來一次八年八百億,治水工程一樣無成效。

施義芳表示,有些地方根本不須治水,該是與水共生,成為水都,就像台北士林社子島,無論堤防建得有多高,發生五十年大雨時一樣擋不住,但看到這問題的人很少,願意去改善的更少。

陳振川說,治水一樣可以繁榮地方,像新北市汐止在員山子分洪道完工後,就再也沒淹過水,汐止房價回升,這對地方民眾來說,更是可實質享受到的利益。

「台灣不缺多餘的工程,但卻缺乏安全、抗災的基礎。」他說,當別國能蓋出百年建築、百年大橋時,台灣的公共工程卻還沒把使用年限載明於計畫。他指出,公共工程應朝永續經營發展,才能生生不息,真正藏富於民。

 


圖/聯合報提供

 


圖/聯合報提供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