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赤腳的不怕穿鞋的

赤腳的不怕穿鞋的

周行一
最近到日本開學術會議,很多日本學者對安倍經濟學是否能振衰起敝一臉茫然,除了擔心各種利益團體會阻礙改革之外,最憂慮的是日本年輕人太安於現狀,缺乏堅毅與冒險的精神。我最近參加了政大EMBA校友會所舉辦的一場紀錄片「拔一條河」的慈善播映,觀賞中數度熱淚盈眶,對照日本青年的自我滿足與高雄甲仙學童的奮鬥不懈,上天真是公平的,讓困境中的人力爭上游,富裕中的人日益懈怠。

 

最近到日本開學術會議,很多日本學者對安倍經濟學是否能振衰起敝一臉茫然,除了擔心各種利益團體會阻礙改革之外,最憂慮的是日本年輕人太安於現狀,缺乏堅毅與冒險的精神。我最近參加了政大EMBA校友會所舉辦的一場紀錄片「拔一條河」的慈善播映,觀賞中數度熱淚盈眶,對照日本青年的自我滿足與高雄甲仙學童的奮鬥不懈,上天真是公平的,讓困境中的人力爭上游,富裕中的人日益懈怠。
日本青年大學畢業後的就業目標是擔任公務員,或者到保障好的大型企業中工作,希望有個穩定安全的未來。政府千方百計鼓勵青年創業,但是成果乏善可陳,包括賦稅、低率借款等誘因都無法打動年輕人的心。一項跨卅七國的研究顯示,日本的創業投資金額占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比居倒數第三名,比越南還低。當然,法規與政治是創業環境差的重要原因,例如日本政府會盡量幫助競爭力弱的企業,讓他們免於倒閉,造成新企業不易進入市場;不允許在農業與醫療產業內設立營利機構;外國人及機構不易進入日本;日本金融機構不喜投資或融資給風險高的新創事業。
但是日本創業不足的主因還是在於年輕人的冒險動機不足。青年的大學,甚至研究所的教育費用完全由父母埋單;畢業後仍舊隨父母吃住,或者由父母幫自己買房子是常見的現象。日本年輕人出國的愈來愈少,國際觀不足,不清楚國外的競爭環境激烈,就算到國外看過,發覺自己的物質生活不比先進國家差,比開發中國家又好得太多,因此心滿意足,所以我的日本同行說,日本年輕人「太舒服」是安於現狀的原因。
高雄甲仙的小學生幾乎一無所有,有錢的家庭於九十八年八八風災後都已經搬走了,留下來的當中有許多外籍新娘,能給小孩的最多僅是溫飽而已,破碎的土地是他們最後的憑藉。在每天的掙扎中,甲仙的居民、國小的老師、學童們在拔河中看到了希望,拔河給他們鬥志,彷彿在拔河中他們與外面是平等的,學識、財富、身分,甚至沒有拔河專用的球鞋、練習專用的拔河道,並阻擋不了他們抓住繩索,身體後壓,雙腳奮力後蹬,皮破血流拉垮對手的鬥志。
甲仙國小最後得到了冠軍,用的是向被淘汰隊伍借來的拔河鞋。媒體注意到了,學校也終於有了自己的拔河鞋、拔河道,這些其實都是錦上添花,是奮鬥成功後得到的,只是現在輪到了別的城鎮的學校到甲仙國小觀摩,借拔河鞋。相較於日本青年,甲仙人的奮鬥精神一定比較旺盛,俗語說:「赤腳的不怕穿鞋的」,愈貧乏的人愈有向上的動機,愈想改善現狀,這是為何「富不過三代」,國家都是在安逸中傾頹的。
在日本開會時,我曾半開玩笑的建議,只要讓日本年輕人比較不舒服,他們的鬥志就會高昂起來,其實這是肺腑之言,不僅台灣父母應瞭解,年輕人被照顧得太好,競爭力就會不足,各級學校更應在教育中加入磨練學生的元素。大學教育可能最為重要,是年輕人就業前的最後防線。我們必須加強嚴格磨練學生,讓學生經過足夠的學業掙扎才能畢業,同時在通識及生活教育中強調堅毅不撓的人格培養。冒險、犯難、關懷、誠懇、正直、國際觀是現代年輕人必備的特質,父母們必須與學校一起努力,把媽寶、爸寶蛻變成國家的棟梁,最後大家都能向甲仙的居民一樣,成為「在這塊土地上,緊緊抓住繩索,不肯放棄的人」。
(作者為政大財務管理系教授)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