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台灣為什麼需要兩岸服貿協議

台灣為什麼需要兩岸服貿協議

蕭萬長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台灣正面臨國際間激烈的競爭。如今朝野的共識是:台灣必須走出去;因為大家都深切體認到,唯有透過與不同地區的雙邊或多邊經濟合作協議,才能為台灣開創更大的市場,也為台灣經濟帶來更多的動能。然而最近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卻引發社會相當程度的爭論;這促使我們仔細思考,究竟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兩岸之間的經貿合作。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台灣正面臨國際間激烈的競爭。如今朝野的共識是:台灣必須走出去;因為大家都深切體認到,唯有透過與不同地區的雙邊或多邊經濟合作協議,才能為台灣開創更大的市場,也為台灣經濟帶來更多的動能。然而最近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卻引發社會相當程度的爭論;這促使我們仔細思考,究竟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兩岸之間的經貿合作。
即使「走出去」已是台灣朝野的共識,但這個工作推動起來卻困難重重。其中的關鍵就是,各國都非常在意中國大陸的反應;所以兩岸關係是否和緩?以及和緩的程度如何?都會影響這些國家與台灣洽商經濟合作協議的意願。因此,兩岸簽署ECFA,也等於對其他國家傳遞了正面的訊息,鼓舞他們和台灣洽簽經濟合作協定。我們最近能夠和紐西蘭順利簽署經濟合作協定,就是過去積極改善兩岸關係的成果之一。
然而兩岸簽署ECFA、投資保障協議以及服務貿易協議,並不只是為了幫助我們走向國際市場,更重要的是這些對我們拓展大陸商機都極為有利。無可諱言,大陸對台灣的經貿還是會有其政治考量。但我從一九七○年代開始為台灣開拓經貿外交時就深刻體會到,沒有一場經貿談判背後沒有政治因素。北京與我們的任何談判,一定也有政治考量,可是我們不能因為他們有一些政治考量,就對兩岸經濟協議退避三舍;我們反而要發揮自己的智慧,讓政治因素在台灣起不了作用,使我們能從協議中得其利,而不受其害。
自由民主 台灣最有力量的資產
如今台灣最有力量的資產就是自由民主。台灣民主化已經廿多年,沒有任何人、任何政黨有能力出賣台灣。台灣只可能因為排斥開放而被邊緣化,終至日漸衰敗,但不可能因為與大陸有了密切的經貿聯繫,而喪失了主體性。只要我們堅持站在自由民主的一方,真正該害怕的應該是北京,而不是我們。
「兩岸服貿協議」對台灣的利弊影響到底如何?愈進步的經濟體,服務業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通常愈高;已開發國家的此一比重多超過七成,台灣服務業的比重則接近七成。不過,服務業對台灣GDP成長貢獻度卻不高。二○○二到二○一○年間,整體GDP平均成長率有百分之五點三,其中服務業只貢獻了百分之三點二。這代表著台灣服務業在「質」方面有很大提升空間,必須現代化。
台灣早就經歷好幾波服務業的開放。我以一位經貿老兵的經驗告訴大家,外部刺激一直是帶動台灣產業進步的重要力量。台灣人面對外來競爭,總是展現強大的韌性,積極改善經營管理方式,結果台灣產業不僅沒有垮,反而帶動了進步,提升競爭力,使更多人受惠。以下我以親身經歷過的幾個例子,說明服務業開放對台灣的影響。
當年開放麥當勞 也有人擔心
第一個例子是開放麥當勞。一九八三年美國麥當勞準備進軍台灣,很多人擔心這個大型連鎖餐廳會讓台灣傳統小吃店無法生存。那時許多小店的老闆都曾向我表達他們的憂心。一九八四年初麥當勞開幕,盛況空前。但台灣傳統餐飲業很快就發現麥當勞的開放式廚房、乾淨衛生的環境、有效率的服務是取得顧客信任的重要因素,因此也跟著積極改進自己餐廳的用餐環境,爭取客人的好感。結果,麥當勞不僅沒有打垮台灣傳統餐飲業,反而帶動了台灣餐飲業的進步,也提升了產業的競爭力。
卅年過去了,如今本土的美而美這類連鎖餐廳遍布台灣,而鼎泰豐、王品、85℃等餐飲集團不只贏得台灣民眾喜愛,也走出台灣,在海外開拓市場。如果當初害怕麥當勞的競爭,今天台灣餐飲業就不會有如此強勁的發展。這就是我常說的:開放帶來競爭,競爭帶來進步,進而提升競爭力。
大賣場進來後 台灣市場更活躍
第二個例子是大賣場進入台灣。開放之初,大家一樣擔心衝擊太大,但台灣人很快學會了經營技巧。現在台灣人開的大賣場如大潤發、全聯也都活躍在市場,同外國知名廠商如好市多、家樂福分庭抗禮。就像麥當勞一樣,這些外來產業不可能主宰台灣市場,他們只會刺激台灣產業的轉變。台灣人受了刺激,總會想辦法轉型,更上層樓。
這些經驗說明,台灣完全有能力回應外在的競爭,所以不必害怕服務業開放。除此之外,我們的眼光不要只看國內市場,台灣服務業應該要有進軍大陸與國際的雄心。兩岸服貿協議等於打通了許多進入大陸的障礙,所以我們一定要把握機會,進一步擴張台灣的市場。
台灣經濟發展需要服務業做為推進劑,我謹在此提出幾點建議:
服務業發展 政府應有整體戰略
一、政府應重新評估服務業發展的整體戰略。長期以來,政府對服務業總是防弊重於興利,限制多於鼓勵,甚至許多服務業的發展沒有明確的策動機關。台灣服務業未來要進一步發展,政府必須調整整體策略,並以事權統一為首要工作。
二、今後台灣要與各國商談各種經貿合作協定,政府必須對可能遭受衝擊的產業預為因應,落實輔導救濟措施,政府也應積極協助服務業者向中國大陸等海外市場發展。
國會可逐條審查 但應包裹表決
三、最後,在國會審查方面,我主張逐條審查、包裹表決。國會對談判結果不滿,可以整體否決;若要逐條修改,會讓我國往後的對外談判更為困難。如今很多國家都把兩岸服貿協議做為今後與台灣進行類似談判的指標,若他們發現談判後的協議會被國會修改,必然影響對與台灣談判的信心,這對台灣爭取與各國簽訂經濟合作協定是不利的。
開放原則不能變 不然沒有出路
總而言之,每一次台灣對外開放,都是刺激產業進步,提升競爭力的機會。我們須有戰略的眼光,把握機會,受損害的產業一定要積極輔導轉型,減少損失,但對外開放原則不能改變,不然台灣沒有出路。除了兩岸服貿協議,我們緊接著還要積極爭取更多雙邊、多邊的經濟合作協定,以提振台灣總體競爭力。未來挑戰很多,我們要秉持信心,克服困難,打造台灣的榮景。
(作者為前副總統)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