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社評-打破政治魔咒 金改刻不容緩

社評-打破政治魔咒 金改刻不容緩

旺報
行政院政務委員薛琦近日兩度發表公開談話,認為金管會金融政策過度保守,已妨礙台灣金融業的成長。無獨有偶,有網路教父之稱的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日前也嚴詞批評金管會。大陸網路業兼營第三方支付虛擬金融業務,帶動大陸網路購物業務爆發性成長,但金管會的保守政策勢將抹殺台灣網路業的成長機會,因而引起台灣網路業的抗議與輿論普遍的同情。

 

行政院政務委員薛琦近日兩度發表公開談話,認為金管會金融政策過度保守,已妨礙台灣金融業的成長。無獨有偶,有網路教父之稱的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日前也嚴詞批評金管會,不開放網路交易第三方支付工具,卻允許國銀與大陸第三方支付工具業者合作,在台灣開辦虛擬金融業務。大陸網路業兼營第三方支付虛擬金融業務,帶動大陸網路購物業務爆發性成長,但金管會的保守政策勢將抹殺台灣網路業的成長機會,因而引起台灣網路業的抗議與輿論普遍的同情。

 

台灣金融業發展遲滯,相較鄰近香港、新加坡與韓國,已影響國家經濟轉型與就業機會的增加。東亞鄰近國家,香港、新加坡及韓國金融業產值占GDP的比率都呈現上升趨勢,僅台灣日本都下降,台灣下降尤其明顯,從2000年的12.8%降到去年的9.5%,減少超過3個百分點。

台灣近10年金融產業就業人數也沒有明顯增加,從2004年到去年底,新加坡金融業就業人口平均年增率約8.02%、香港為3.06%、韓國是1.78%、台灣是0.03%,顯然偏低。從2003年至去年台灣金融保險業就業人數成長率約0.32%、服務業成長2.95%、工業1.36%,顯示金融保險業發展遲滯,未能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台北美國商會的年度白皮書對台灣經濟邊緣化現象提出嚴重示警,重話批評了政府的管制政策,造成競爭力衰退。白皮書舉例,私募基金投資規模在亞洲17個主要經濟體中,台灣排名倒數第二,「只贏過巴基斯坦,連斯里蘭卡都不如」。

金管會以新加坡、香港沒有製造業,因而金融業產值佔GDP比例高於台灣為由,輕率回應薛琦的質問。台灣高科技產業發展確實高於香港與新加坡,但與韓國在伯仲之間,台灣金融業發展依然不及韓國。而且,台灣每人平均國民所得為何遠遠落後香港與新加坡?就是因為台灣的服務業沒有發展得很好,尤其作為服務業龍頭的金融業並未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果。

台灣人今天最埋怨的是萬物皆漲,薪水不漲。金融業如果發展得好,可以產生帶頭調薪效果。金融業是高附加價值的勞動密集產業,是人對人的服務,可以創造最多的就業機會與薪水分配。對國家經濟而言,發達金融業很重要。但台灣金融業占GDP偏低,而且越來越低,不是好現象。

台灣金融業競爭力低落關鍵原因在銀行家數過多,過度競爭。政府偏寬鬆的貨幣政策造成利率長期偏低,過多銀行競逐過少的市場利潤。90年代開始,大量台商赴陸投資,台灣銀行業卻無法西進大陸拓點,日益茁壯的大陸台商不得不尋找外商銀行融通,將商機拱手讓人。種種政治與經濟原因,綁死了台灣金融業的成長機會。

目前台灣銀行總家數39家,分行3417家,外國與大陸在台銀行則有30家,分行共51家。我國銀行去年資產報酬率(ROA)達0.68%,已是近15年來新高,但相較鄰近新加坡、香港及大陸地區銀行業,去年ROA分別為1.4%、0.9%及1.28%,明顯落後。觀察近年台灣金融業,不僅ROA偏低,連股東權益報酬率(ROE)都偏低,造成金融業投資獲益低落,市場籌資能力不足現象。

政府應擺脫政治魔咒,推動有意義的銀行整併,並放鬆對金融業的管制。業務上盡量朝負面表列,讓台灣人發揮固有的創新精神。理財業務、財富管理都應該開放,利率、匯率相關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在適當的風險控管下,也可以開放。台灣太多有錢人,轉移到香港、新加坡購買相關商品或服務,也有很多金融人才到香港、新加坡就業(馬總統女婿就是),這些業務不但應該拉回來,還要讓台灣成為亞洲的財富管理中心。

「金融是經濟發展核心」,政府應有充份認知,民進黨政府兩度金改留下的政治魔咒,現在應該破解了。政府可以參考國際併購法規,再針對國內金融機構發展問題,規畫產業願景,據以思考用什麼態度推動國內併購,協助業者在有明確願景與接軌國際規範下做該做的事。

 

 

 

 

 

引用來源:旺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