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蘭嶼、北海岸核廢受害者 30年首度對話

蘭嶼、北海岸核廢受害者 30年首度對話

環境資訊中心
309全台22萬人挺身走上街頭表達廢核心願只是一個起點,更多的勇氣與討論也陸續開始展開。分別和核電廠、核廢料對抗長達二、三十年的北海岸與蘭嶼居民,在13日首度會面結盟成戰友,共同為了後代子孫停止核能運轉,而他們更希望將來能和核三廠周邊、核廢貯存預定地的金門、台東達仁居民聯合起來。

13日晚間蘭嶼代表希婻‧瑪飛洑與斛古‧貝邋赫特,在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賴偉傑、洪申翰,綠黨潘翰聲、王鐘銘陪同下,前往北海岸拜會環保聯盟北海岸分會會長許富雄、303北海岸反核行動執行長郭慶霖等多位北海岸反核運動前輩。東道主北海岸更用心手作海報「歡迎蘭嶼勇士」,長久以來分別各自對抗核電之害的兩地相約開始團結起來。

我們都是受害者 有話大聲說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北海岸分會會長許富雄表示,「我們都是受害者」,北海岸核一核二廠周邊的石門、萬里、金山居民曾在日3當地舉辦遊行,提出四訴求,包括核一、核二、核三立即停機,核四停建;核廢料滾出北海岸;制定北海岸核災緊急疏散計畫;發放學童核災緊急救難包與居民核災自救手冊,並限期當局一個月明確回應。

依照當地人士長期與台電與各級政府打交道的經驗,許富雄預測,屆時恐怕沒有人能提出任何的承諾與計畫。因此許富雄表示,正在積極聯絡當地里長等人物,聯合起來一起施壓。

蘭嶼的代表希婻‧瑪飛洑憶及309大遊行當天,站在第一大隊「受害者大隊」的戰車上,看到北海岸的隊伍多為老邁的長輩,便想到多年來蘭嶼的老人們為了表達訴求,一再風塵僕僕的坐飛機、坐船趕到台北上凱道的過去,實在不忍正眼多看。然而目前蘭嶼的青年也在近年挺身接下使命,成為第三代反核力量,也讓希婻瑪飛洑感受到,其實新契機來了。

希婻‧瑪飛洑認為,身為核電的受害者,不管蘭嶼或北海岸,以及核三及核廢貯存場預定地的金門、台東達仁等居民,都是有立場大聲表達反核心聲,因此應該開始互相瞭解,一起團結起來以求廢核運動的成功。

北海岸:蘭嶼是無辜,我們則是無奈。

309全台廢核大遊行訴求包括:停止追加核四預算,停止核四裝填燃料;停止危險核電,核一、二、三儘速除役;核廢立即遷出蘭嶼、全面檢討核廢政策;政府落實「用電需求零成長」政策。

其中「核廢立即遷出蘭嶼」一項,包括當局與不少民眾都曾反問「核廢料不放蘭嶼,要放在哪裡?」在蘭嶼達悟人大呼也不該放在台東達仁的排灣族傳統領域時,放回核電廠是否為最後選項?然而目前台灣產生的高放射核廢料都貯存在核一、二、三廠內,共16343束,較原始設計容量9562束,多出近一倍,存量密度更早已是世界第一,若是將蘭嶼目前的10萬桶低階核廢料送回核電廠,對於核電廠周邊的居民來講,也讓威脅更大。

面對此無解難題,許富雄表示,核廢料既然無法處理,核電廠便不該繼續運轉,再製造更多的核廢料。

對此,許富雄感嘆「蘭嶼是無辜,我們則是無奈。」相較於蘭嶼從未曾使用過核電卻承受核廢料,北海岸則在就業、補助分配、疏散計畫、核廢料存放等各種難題加總,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許富雄表示,面對核電廠心情則像是家中出了一個不肖子,只能無奈忍受。與會的國小教師郭照燕亦表示,其實不少當地人的想法早已轉為消極的「認命」,若是核電廠發生事故,唯一的計畫就是「跳海」自殺一途。

然而隨著309大遊行的成功,北海岸居民彼此發現,其實不少鄰居都在當天各自前往參與,顯示雖然曾經沈寂了十多年,但是當地反核的種子不但沒有枯萎,甚至其實正在向下紮根,金山國中的老師江櫻梅便表示,當地教師正在成立在地教師反核聯盟,更計畫作更多的街頭演講等行動,希望以理性的形象帶動討論風氣,再次喚起在地人的關心與力量。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