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馬凱:分裂的「知識分子」是分裂國家的禍根

馬凱:分裂的「知識分子」是分裂國家的禍根

馬凱
分裂的國家,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將一切國家大事化為意識形態對抗,端賴民粹解決,這個國家百廢難興,一切力量投入相互對抗而相互抵消。這樣的國家捨淪亡之外別無可能;而其禍根,就是分裂的「知識分子」。但憑良心說,這樣的學者、專家、官僚,任學問再好,其心可誅,一點也不配稱做知識分子。自古以來,「士以天下為己任」,是中華傳統文化最珍貴的部分。當專業人士不再背負天下重任,反成為分裂國家的禍首,這真是知識分子最大的恥辱。

 

兩年多前,正當ECFA爭議鬧得沸沸揚揚、舉國不安之際,受邀到高雄一個論壇與一位教授對談。他一起身,就痛批ECFA的罪狀,痛陳一旦簽署,國家人民將身受無比禍害。待他慷慨陳辭已畢,我當眾直言:「身為知識分子、名校教授,面對如此嚴肅問題,豈能不觀照問題的全部?ECFA不可能唯百害而無一利,利害並陳,才是公允的態度,否則台下觀眾將如何判斷取捨?」

他的答覆極具代表性。他說:「反正藍營學者只說ECFA之利,對其害則無一言;因此,要聽百利的一面,不愁找不到對象。」此說確是實情,卻更令人心焦;因為當一方的學者全選擇性地發一面之詞,其立場是否公正、立論是否公允、思慮是否周全,即完全不可信任。於是,滿街學者議論盈庭,各是其是,各非其非,更令人不知所從。全國人民最後只能憑藉或藍或綠的立場,或者完全支持ECFA,或者堅決反對ECFA,國家即由此分裂。

不僅ECFA如此,解嚴以來,重大議題皆不出此窠臼。最新的戰場,就是核四公投。其實,數十年來,是否接受核能發電,爭議從未停歇。要求公投之聲,也未曾斷絕。

只是,核能發電比ECFA更專業;不論成本效益之計算,工程品質之良窳,管理機制之完善,除相關專家之外,一般人幾乎不能置喙。但從故總統蔣經國時代即挑起的核四爭議,之所以遲遲不能解決,還要由公投決定,其關鍵正在於人民無從獲得可以信服的專業意見。而這一次,要負最大責任的,不是在野的反核人士。

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自始至終,為核能辯護的責任與權利,執政者完全交付負責興建核四的台電公司;而台電一以貫之的說辭,就是核四有百利而無一害。台電固然應當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唯其做為發電者與興建者的直接利益,較諸一般學者專家猶有過之;則當主政者除台電之外別無足資信賴的說法,就等於自己樹起了白旗,任人宰割。

至於反核一方,多年來也迄未能在專業上與立場上獲得不偏的肯定,更有許多如ECFA一樣,一面倒地痛陳核四之百害而避言其利。因而「知識分子」,如果這兩方當得起此一稱謂,乃再度徹底分裂,使得更不具備相關知識的社會大眾,如墮五里霧中,找不到絲毫可倚恃的主張;不得不各尋立場,分邊對抗,國家也進一步分裂。

分裂的國家,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將一切國家大事化為意識形態對抗,端賴民粹解決,這個國家百廢難興,一切力量投入相互對抗而相互抵消。這樣的國家捨淪亡之外別無可能;而其禍根,就是分裂的「知識分子」。但憑良心說,這樣的學者、專家、官僚,任學問再好,其心可誅,一點也不配稱做知識分子。自古以來,「士以天下為己任」,是中華傳統文化最珍貴的部分。當專業人士不再背負天下重任,反成為分裂國家的禍首,這真是知識分子最大的恥辱。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