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核四五層爭議 亟待理性對話

核四五層爭議 亟待理性對話

中國時報
今天是日本三一一福島核災兩周年日,核電未來發展的討論持續在台灣發酵,包括核四的「停建」或「續建」等,成為社會大眾最關切的議題,例如前兩天全國反核大遊行,民眾參與踴躍,反核儼然成為「全民運動」。有更多的民眾或團體關心公共政策,這是好事。但如何在此過程中,建構理性溝通平台,是政府與社會共同的責任。由於核四爭議牽涉層面很廣,它不只是核能科技議題,更是政治、治理或能源政策議題。

今天是日本三一一福島核災兩周年日,核電未來發展的討論持續在台灣發酵,包括核四的「停建」或「續建」等,成為社會大眾最關切的議題,例如前兩天全國反核大遊行,民眾參與踴躍,反核儼然成為「全民運動」。有更多的民眾或團體關心公共政策,這是好事。但如何在此過程中,建構理性溝通平台,是政府與社會共同的責任。由於核四爭議牽涉層面很廣,它不只是核能科技議題,更是政治、治理或能源政策議題。而如果核四已成目前台灣最具爭議的問題,到底爭議在哪?我們從以下五點分析:

第一,對科技瞭解不足:由於核能發電或核四電廠設計,有其專業科學技術,例如反應爐、圍阻體、燃料棒,以及其它發電與相關建築設備等,都有其複雜的專業技術。特別是,(核能與核能安全)科學日新月益,同時帶動許多創新發明的科學技術;然而,核能科技的專業性,不容易在短時間瞭解,再加上資訊不對稱或權力不對稱,就容易產生誤解。一旦誤解(情緒)沒有獲得適當解釋,就容易產生信任的問題。換言之,究竟擁核或反核者,對核能(安全)科技,有多少認識,恐怕還有待了解。

第二,對科技不相信:民眾對(核能安全)科技不相信是另個問題,部分原因是福島核災效應,讓許多人談核色變。不過,對科技不信任不是現代才有的現象,早期西方宗教視「地球是圓的」為禁忌。滿清(義和團)時代,對西方科學,也充滿著排斥與憤怒。民主時代,對於相信或不相信技術者,都應給予適當尊重。理由在於,這往往是每個人的價值信仰,對價值信仰的尊重本來就是民主政治的精神。而對科學相信與否,因為和人與由人形成的「組織」(含公司、政府與制度)有關,下列因素於是顯得更為重要。

第三,對台電沒信心:核四讓台電背了許多「原罪」,例如核能電廠在威權時代,主要以「國家安全」為由,甚少進行核電廠相關資訊的開放與溝通。因此形成台電兩種組織文化,第一是重科學技術不重視人文科學;第二是早期台灣可能有發展「核武」的準備或意圖,國家安全與核能發電成為同義詞。但也因這段歷史,以及台電長期對於核能溝通的不夠重視,加上媒體對台電負面報導頻頻,導致前述兩個問題發生,並擴大為以下的兩個問題。

第四,對政府不信任:日本福島核災,加深民眾對核四與政府的不信任。由於台電是隸屬經濟部的國營企業,受到政府或政策管制。此外,台電承擔了許多政府的政策任務,例如核能發電即是政府既訂的能源(核能)政策。也因此,許多台電無法或難以處理的議題,很自然地就會造成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尤其是,政府涵蓋的政策議題比起台電所要顧及的層次和層面更深、更廣,也就是說,其實政府面對核四議題的複雜度更甚於台電,如此,也更加重了人民的不信任感。

第五,對政治不信任:政治制度設計,本來就在解決政治爭議;但有時因政治制度的侷限性,使得政治爭議難以解決。例如,可能因為媒體與社會對政治的不信任,導致原屬科技的問題,層次不斷上升,形成必須透過政治(公投)手段,才能解決爭議。問題是,民眾對政治不信任,讓前述理性或科技的問題,無法獲得充分討論,結果重點變成了公投各項政治技術操作面的問題。

顯然,核四停建或續建已成「國家安全」層次的能源安全問題,非台電或經濟部能處理。因為前述五層次爭議難解且有連動效應,例如有民眾因對核能科技不瞭解,導致對政府或政治的不信任。目前社會瀰漫的氣氛是,民眾感覺不安全的「情緒」,已經遠遠超越了理性認知不安全的程度;也使得擁核與反核之間的對話,益形困難。

不論核四停建與否,都將深深影響到台灣未來的發展。因此,擁核與反核者如何透過溝通,進行理性的對話,非常重要。目前討論熱烈的公投議題,或許能暫時解決政治爭議,但仍可能無助於解決核能科技爭議。距離未來核四公投仍有一段時日,政府、社會、媒體,均有責任針對前述爭議,作深入廣泛的溝通討論。若能透過對話建立共識,將關心「核四」的「公民運動」轉化成關心台灣「能源政策」的「能量」,這才是有利於台灣人民的福祉。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