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亞洲人口結構面對高齡化時代來臨之因應對策探討

亞洲人口結構面對高齡化時代來臨之因應對策探討

經建會
亞洲開發銀行(ADB)去(2012)年10月出版「高齡化、經濟成長與老年經濟安全(Aging, Economic Growth, and Old-Age Security in Asia)」研究報告,探討亞洲國家正歷經人口結構變遷,雖然各國進入高齡化時代之速度不一,但為避免人口老化使未來亞洲國家經濟成長出現遲滯,或甚至對經濟與社會造成負面影響,ADB提出了多項對策供亞洲各國政府參考。

 


亞洲開發銀行(ADB)去(2012)年10月出版「高齡化、經濟成長與老年經濟安全(Aging, Economic Growth, and Old-Age Security in Asia)」研究報告,探討亞洲國家正歷經人口結構變遷,雖然各國進入高齡化時代之速度不一,但為避免人口老化使未來亞洲國家經濟成長出現遲滯,或甚至對經濟與社會造成負面影響,ADB提出了多項對策供亞洲各國政府參考。茲將報告重點摘要如次:

一、 亞洲正歷經高齡化引發之人口結構變遷

(一) 老年人口比重不斷攀升趨勢,現在不僅存在亞洲新興工業化國家(NIEs),所得與發展程度較低之開發中國家亦出現同樣情形。各國進入高齡化時代之時間不一,呈現多元發展現象。從人口變遷之程度與速度來分,可分成處於高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南韓與新加坡、中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中國大陸與泰國,以及初期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印度與菲律賓等3種型態。

(二) 隨著時間推移,亞洲人口結構將逐漸集中於較高年齡者,且有時會出現較高齡者就業水準相對較低,以及高齡工作者有低薪與低生產力等現象。即使是在部分較高所得的亞洲國家中,較高齡族群中之低所得者通常其消費均大於所得,而在中低所得之亞洲國家中,較高齡者之消費則遠超出其所得甚多。

(三) 人口老化可能對未來數十年之經濟成長產生遲滯之影響,由於未來有效勞動力數量相較有效消費者數量呈現下降,東亞國家面臨的問題將最為嚴重。例如:南韓預期未來40年扶養比將每年下降0.8個百分點,若無其他變革,2050年生活水準將較2010年下降逾25%。

(四) 愈來愈多亞洲國家之人口紅利(demographic dividend)將由人口稅(demographic tax)取代1,處於高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國家,包括:香港、南韓與新加坡等,快則10年內其人口結構變遷即會對經濟成長出現負面影響;而在中國大陸與泰國等處於中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國家,人口紅利由人口稅取代之時間點,可能在下一個10年出現。

(五) 人口老化將使亞洲年金資產(pension assets)明顯增加,就ADB之全體開發中會員國來計算,這些開發中國家之年金資產將由目前占全部勞動所得(total labor income)之1.2倍,於2030年提高至占全部勞動所得之2.1倍,2050年續增至占全部勞動所得之2.7倍。年金規模由2010年之27兆美元擴增至2050年之157兆美元。

二、 面對人口結構變遷之對策建議

(一) 人口對策

處於高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亞洲國家,包括:香港與南韓等,正步上日本人口老化之後塵,為避免人口急速老化對經濟與社會產生負面影響,這些因出生率快速下降導致人口老化之國家,追本溯源應致力扭轉或延緩生育率下降速度;政策建議包括:提供具財稅誘因之生育與撫育孩童補助,致力打造完善合宜之整體托育環境,此外,可考慮參採新加坡開放移民等做法。

(二) 把握人口紅利

處於初期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印度與菲律賓等國,應採取適當政策將大量之潛藏人口紅利,轉化成實際人口紅利收益,包括:強化教育系統,培育年輕人成為具生產力之勞動力;鬆綁勞動市場法規並完善勞動力供需媒合機制。

(三) 推動經濟結構改革

即便是在高度高齡化人口變遷階段之國家,該等國家社會大眾普遍對此議題仍缺乏警覺,政府有責任讓社會大眾更知曉人口變遷趨勢,以提高國人危機意識,並力促公、私部門對高齡時代來臨做好準備,採取因應措施,以維持永續成長。因此,推動促進經濟長期成長與發展之經濟改革極其重要,包括:建立與健全有效率之金融體系;以更有效率的方式運用區域儲蓄(region’s savings),尤其積累愈來愈多之年金資產將有利於長期資本市場之發展,特別是債券市場;人口老化將因勞動力數量變少,對優質勞動力之需求更加急迫,因此教育改革與人力資本投資之需求增加,可增加因勞動生產力提升所獲取之效益。

(四) 提高高齡與女性勞動力參與率

亞洲人口老化係因生育率急速下降與預期壽命明顯提高所致,這一世代之亞洲人較前一世代活得更久、更健康,工作年齡人口概念應重新定義。政策作為方面,為打造一具彈性與健全之勞動市場,可考慮提高或取消退休年齡的規定,政府需介入勞動市場政策,排除雇主對較高齡勞動者的偏見與歧視;促進對較高齡勞動力之人力資本投資,加強訓練與再訓練,優化整體勞動力素質,並提高其生產力。此外,應積極開發女性勞動力,在亞洲包括日本與南韓,女性勞動力參與率均較OECD國家明顯偏低,政府應多管齊下,除鼓勵婦女進入職場外,也應提供雇主僱用較多婦女之誘因。

[1] 「人口紅利」指因勞動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不斷上升,所伴隨而來的經濟成長效應,「人口稅」則為抵銷「人口紅利」的一個減項,在人口結構變遷過程中,當勞動人口占比不斷下降時,「人口紅利」將因「人口稅」的出現抵銷經濟成長效應。

 

引用來源:經建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