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未受保護 華光社區上百老樹面臨都更危機

未受保護 華光社區上百老樹面臨都更危機

環境資訊中心
位處中正紀念堂東側的華光社區,曾經有著道地口味的外省麵點小吃、典雅的日式宿舍老屋。然而處於黃金地段,目前反被視為推動「金磚計畫」金融中心、高級商圈的阻礙。

雖然仍未明確清晰的推出開發方案,然而開發單位法務部已計畫將於3月便開始執行強制搬遷,年節期間的無名火,更遭指責為又一場「都更惡火」。

人世間的紛擾,恐怕也將波及區域內上百棵老樹,民間團體與當地居民21日召開記者會,表示將替這些老樹向北市府文化局提出申請,爭取列入受保護樹木的名冊,更向法務部呼籲,應重視當地珍貴的文史資源,留下城市的記憶。

華光社區內約有上百棵老樹,樹種更高達40種以上,吸引了各種鳥類與蝶類棲息於此,鬱鬱蒼蒼的景象在大台北地區實屬難得,但令人吃驚的是,區域內目前已列冊受保護的老樹卻只有一株。就華光護樹志工隊、華光社區訪調學生小組等團體與專家的估計中,至少還有50多株在年齡、體型,甚至對當地居民的意義上,同樣應該受樹木保護條例保護,民間團體表示,預計將會在下週將這一批老樹送件申請,並呼籲主管機關台北市文化局應該全面調查。

老樹,城市的記憶

搶救華光老樹當地居民鄭先生回憶「小時候這裡都是樹,我們就在樹木之間爬樹、玩著捉迷藏。」已帶領學生認識此地數年的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委員梁蔭民,出示1945年的美軍空照圖,顯示這些樹木當時便已存在,「連是誰種的都還查得出來」,強調這些老樹與台北的城市記憶密不可分。

在華光社區的上百株老樹,幾乎已與居民形成「人樹同棲」的生態系,不少屋牆在「先有樹再蓋房」的狀況下建造,兩者緊密結合的狀況相當特別。

住在社區出入口必經之處的陳爺爺,多年在那親手種下一株梅花樹,每年冬天,盛開的梅花與房舍屋頂的陶甕壓簷、門前石獅相映成趣,是居民賞花、攝影的好所在,陳爺爺將此樹結的梅子醃漬,是附近家家戶戶的味覺記憶。類似的故事在華光社區俯拾即是,等待著人們挖掘,而民間團體在每週末也規劃了導覽活動,歡迎市民參加。

華光老樹群,台北盆地的重要生態跳島

華光護樹志工隊張小姐提出觀察,顯示這些老樹包括了樟樹、台灣海桐、九芎為原生植物,當中不乏「小鳥種的」自然生成,本屬於先驅樹種的構樹、血桐也相當難得,堅韌地茁壯在此,足以見證台北盆地其實擁有旺盛的生命力,而蝙蝠、蝶類、松鼠、五色鳥等多種生物在此地棲息,包括珍貴的紅尾伯勞、鳳頭鸚鵡等留鳥、候鳥也都在此停歇。

「這些老樹連接了大安森林公園與淡水河之間,是台北市區內珍貴的生態跳島。」張小姐如此感嘆,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常務理事劉柏宏更說,其實「生態城市」的概念早已是公部門與民間的共識,然而除了「景觀大道」等規劃與建設外,北市府更應基於現存的老樹們來通盤考量,像華光社區的老樹群是難得的廊道,就算是對面的中正紀念堂內人工栽植的樹木們,目前都尚無法取代華光老樹的功能。

何為真正迷人的文化資產?

「移開便沒有意義。」土地倫理協會秘書長陳健一亦表示,老樹、老屋的故事,正是台北最珍貴的文化資產,「讓外國觀光客從中正紀念堂、華光社區、永康街,一路步行吧!」慢慢感受台北的美,才是與當地共榮共生的觀光方式。

 台北監獄南面圍牆亦不受保護除了數十棵老樹因仍未受樹保條例的保護令人擔憂,當地亦有「台北監獄」的多項遺址與文物目前無人維護,家住在信義路另一端文祥里的林小姐,因此特別跑來聲援,林小姐表示「我不喜歡拆掉以後才立個牌子告訴我這裡『曾經是』!應該把百年的東西留下來給我們的後代。」

引用來源: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