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馬凱:年金如何跳出萬里流沙

馬凱:年金如何跳出萬里流沙

馬凱
全盤主導的總統府指點出江內閣最重要的三項任務:戰勝年金、扭轉經濟與化解藍綠對立。後二者茲事體大,且置不論;進入急流區的年金改革,恐怕才是最要勇於面對的挑戰。

 

在令人憂心忡忡的急景凋年時刻,內閣終於改組;一位不算太新的閣揆加上被批為「大風吹」的一群老閣員,將要承擔起振衰起敝、振奮人心的重大使命,就目前的形勢而言,幾可謂之不可能的任務。
全盤主導的總統府指點出江內閣最重要的三項任務:戰勝年金、扭轉經濟與化解藍綠對立。後二者茲事體大,且置不論;進入急流區的年金改革,恐怕才是最要勇於面對的挑戰。
事實上,在上任內閣,江副院長就銜命進行廣泛的年金改革巡迴座談,大體掌握了改革的主要方向。問題在於,年金改革制度不論如何完善,也不問阻力可以化解多少,卻有一事更加嚴肅、也更為可怕;那就是整個台灣將踏入萬里流沙,後果不堪設想。
年金制度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它原本並不存在於我們的社會。為數不多的軍公教人員絕非社會主流。居於主流的數百萬企業及近千萬勞工,一向自行安排老年生活,靠本身的儲蓄、投資、理財,照顧退休之後所需。其後隨著勞動法規的制定,公權力開始介入,但不論雇主還是勞工只圖敷衍應付,使雙方的負擔儘可能減輕,乃至與只想選票的立委們沆瀣一氣,極力鑽營操作,想辦法少繳多領,占盡退休基金的便宜。
如今由於景氣低迷、日子難過,眼看軍公教人員退休金領得比薪資還高,大呼不平,乃全民一氣要求年金制度徹底改革,甚至不惜多繳保費,也要較高的退休給付。依目前規畫,費率要從「百分之八」一直調升到百分之十九點五,於是一腳踏入流沙河。
下陷的第一步是:今後二十三年,雇主要負擔的保費會逐年增加,達到目前的二倍,每年多繳近一千三百億元。這將使勞動成本大幅升高;短期之內,無從轉嫁,只能提高產品價格或壓縮利潤;當全體企業都面臨此一挑戰,目前已十分低迷的經濟勢將雪上加霜。
下陷的第二步是:經過短暫的調整,為了維持生存與發展,企業必須將勞動成本的總數調回原本水準。這就代表,當雇主為員工加付一倍勞保費之後,員工的薪水就會減少同額,這就是所謂的轉嫁。於是勞工一面要繳高費率,一面又會蒙受薪資的巨額損失,乃至工作都恐不保,豈僅是一頭牛剝兩層皮而已?
下陷的第三步是,當勞工薪資大減,消費必相應大降,對有效需求傷害極大。同時,企業新增巨量保費,可供投資的剩餘頓減乃至轉為赤字,則投資意願亦將大挫,又是對有效需求的重大打擊。此二者同步發生於景氣低迷的此刻,後果不言可喻。
下陷的第四步是:國內儲蓄率略高於百分之二十,當保費大漲至百分之十九點五,將折耗國內泰半儲蓄,傷及企業投資主要來源,則將步上新加坡的後塵,由公部門占有國內主要投資,使民間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難有創業、擴產機會。則一方面欠缺投資,將使未來資本形成大為壓縮,斲喪經濟成長的動能;一方面民間企業尤其中小企業的發展機會被泰半剝奪,國內經濟生態也將大為扭曲,使整個國家的面貌都幡然改變。
因此,年金改革若不成功,固然馬政府會遭受極大挫敗,民心騷動、政局不安;但若幸獲成功,台灣經濟更將一步步陷入萬里流沙之中難以自拔。何幸,何不幸,可真難論斷!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引用來源:聯合報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