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社論-化解人口老化危機 不忘兼顧世代正義

社論-化解人口老化危機 不忘兼顧世代正義

中國時報
據經建會的推估,二○一六年時我國老年人口將高於幼年人口,老化指數超過一○○%;而至二○六○年時,老化指數將高達四○一.五%,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約為十四歲以下人口的四倍。顯然,二十一世紀已成為高齡化的社會。而隨著人口老化與少子化愈趨快速,對於老年經濟安全保障、醫療保健服務,以及長期照顧等社會安全制度的衝擊勢將更為沉重。

根據內政部日前公布的人口統計結果,截至民國一○一年底我國老化指數已攀升至七十六.二%,雖仍低於老化嚴重的日本,但比美、韓、新加坡等國還高,且已逐漸追上英、法等歐洲國家,這樣的趨勢不免令人感到憂心。

另依據經建會的推估,二○一六年時我國老年人口將高於幼年人口,老化指數超過一○○%;而至二○六○年時,老化指數將高達四○一.五%,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約為十四歲以下人口的四倍。顯然,二十一世紀已成為高齡化的社會。而隨著人口老化與少子化愈趨快速,對於老年經濟安全保障、醫療保健服務,以及長期照顧等社會安全制度的衝擊勢將更為沉重。

人口學家早已提醒我們,二○一一年至二○二○年是台灣最後的「黃金十年」,也就是我們的「人口紅利」剩下不到十年的時間。而在這短暫的期間裡,要如何重建一個可長可久的社會安全制度,不僅考驗著政府的決心與毅力,更有賴於全體民眾凝聚共識,共體時艱。從今年初,二代健保上路,到最近一連串的年金改革,台灣因應人口老化的社會改革工程已經啟動,雖然方案內容未臻完善,但開始做就對了。

面對人口老化帶來的危機,政府的當務之急就是要確保社會保險的財務健全,以及滿足民眾就醫與長照的需求。因此,對於各項社會保險的財務平衡,儘管目前政府所規畫的解決方案不外乎延長退休給付年齡、減少給付金額,或是調高保險費率,但為求順利推動改革,仍應考量以「漸進」、「包容」及「多層次」的方式進行。意即改革務必循序漸進,並強化世代間與各族群間的相互包容,以及透過多層次的制度設計來維繫任一年金制度的財務健全,落實民眾退休後的生活保障。如此,改革才有成功的機會,「黃金十年」之後也才能化危機為轉機。

再者,我國的全民健保雖是民眾滿意度最高的社會保險制度,且是世界各國稱羨的健康保障制度,但由於人口快速老化與醫療技術提升,導致健保財務也同樣遭遇到困境。即使政府早在去年就針對健保財務進行改革,但二代健保上路後,民眾對於補充保費的爭議不斷,顯示改革的成效並不如預期。未來如何兼顧量能繳費與減輕薪資所得者的負擔,則有賴行政及立法部門展現高度的智慧。

其三,為避免人口老化帶來的長照需求造成家庭及社會的過度負擔,化危機為轉機,政府也應該及早開辦長照保險、推動長照產業,並且獎勵民間參與長照服務,藉以提供民眾更多元化的選擇,且更能進一步創造就業機會。同時,為求我國長照制度的健全發展,政府亦應評估各縣市現有照護服務市場的質與量,除了協助社福團體發展長照服務、提升競爭力之外,更應積極改善社福機構的管理及獎助制度,以確保長照服務的品質。

而為了提早就邁入高齡社會預作準備,政府除積極進行上述保險財務的改革,推動長照制度外,對於缺乏特定財源、只能靠政府移轉性支出的社會津貼,也應一併加以檢討才是。否則未來隨著老化指數不斷的上升,同樣也會造成政府沉重的財政負擔,甚至債留子孫。尤其是社會津貼的發放,不僅易放難收,更容易引發社會的對立。

同時,由於我國稅務負擔相較於其他歐洲福利國家仍屬偏低,況且稅賦公平的問題仍未有較為具體的解決方案,因此,未來政府對於社會制度的規畫,除了社會救助的相關業務外,亦應避免採用「公共化」或是「稅收制」等依賴政府支出的方式,以減輕政府的財政壓力。

最後,要提醒政府的是,面對人口老化的危機,政府亦不能忽視年輕世代所受到的衝擊。除了因為人口老化、少子化,而不斷加重下一世代的賦稅與保費負擔外,未來年金改革過程中的延後退休方案,也同樣會波及年輕人的就業、升遷與薪資。因此,政府因應人口老化的社會改革工程也應該將年輕世代的權益納入考慮,特別是改善目前年輕人的薪資待遇,以及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如此,才能創造真正的「世代正義」。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
分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