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人力資本升級 減少財富集中

人力資本升級 減少財富集中

Michael Spence
全球化與各種新技術正在先進與開發中國家影響人們(無論其學歷為何)的就業選擇範圍。技術創新不僅減少例行的工作量,也造成全球供應鏈與網絡的改變,致使許多國家可貿易部門的一般性工作遷往他地,而且近來有愈來愈多需要多重技術的非一般性工作也出現類似現象。因此決策者,特別是已開發國家決策者,應如何面對這個全新不同的就業挑戰(以及所得與財富分配的挑戰)?

 

全球化與各種新技術正在先進與開發中國家影響人們(無論其學歷為何)的就業選擇範圍。技術創新不僅減少例行的工作量,也造成全球供應鏈與網絡的改變,致使許多國家可貿易部門的一般性工作遷往他地,而且近來有愈來愈多需要多重技術的非一般性工作也出現類似現象。
因此決策者,特別是已開發國家決策者,應如何面對這個全新不同的就業挑戰(以及所得與財富分配的挑戰)?我們從最近的研究得到一些關於經濟結構演進如何影響就業的有趣結論。
先進國家的可貿易部門至少有20年未出現實質的就業淨增長,且創造出的工作集中在較高所得與學歷範圍,而同期間中、低所得與學歷的就業機會不斷流失。
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中、低所得就業機會的成長完全來自非可貿易部門,這類部門占先進國家產值與就業約三分之二。於是,每位員工的收入與價值幾乎維持不變。就業機會可能因技術進步而減少,而非因全球競爭減少;而且由無法持續的債務所帶動的內需成長,協助延後了當前的就業短缺。
結果,先進國家以更快的速度削減一般性工作,同時增加非一般性工作(例如尚不能被機器或網路連線電腦取代的工作)。這使得高學歷與高水準技術的報酬大增,已開發國家逾20年來資本擁有者與高端就業占的總收入比重逐年增加。
先進國家中的成長與就業因而分道揚鑣。在這股趨勢中作為主要推動力量的「技術」正扮演多重角色。
在製造業與物流業中,以機械與機器人取代一般性人力工作,已成為1股強大、持續且可能加速的趨勢,而在資訊處理行業中,網路連線的電腦正取代一般的白領工作。
趨勢之一是完全自動化,另1個重要趨勢是除中介化─排除銀行、線上零售與大量政府服務中介工作。
但技術的影響不僅止於此,自動化、除中介化以及降低遠距成本的資訊科技,也能建構日益複雜且具地理多元性的全球供應鏈與網絡。
由於開發中國家所得增加與競爭優勢改變,促使全球供應鏈把製造活動遷移至人力與資源較具競爭力的地方。隨著交易、協調與通訊成本下滑,這些供應鏈環節不僅涵蓋中間製造與組裝,還包括研發、設計、維修與支援、顧客服務與商業流程等。
全球供應鏈、網絡與服務持續分解的影響造成2個相關後果。首先,全球經濟的可貿易部分比重會愈來愈大,而這個部分與經濟活動和就業的競爭是直接的。其次,全球供應鏈中不具競爭力的部分將不再受到保護。
這些動態與相關挑戰不只限於先進國家,例如中國未來10年將把製造業與服務業大量勞力密集組裝工作,替換為高附加價值的工作。
適應這些趨勢的關鍵要素是投資。對先進國家的個人、企業、教育機構與政府而言,在教育與技能進行廣泛、大手筆與高效率的投資是很重要的。縮小技能市場的資訊差距也會增加這類投資的效率。
人力資本廣泛升級將改善所得分配,也將減輕因所得分配高度傾斜導致的財富集中化的程度。
在可貿易方面,競爭力不僅取決於人力資本,還包括大量要素:基礎建設、稅收制度、監管效率、政策導致的不確定性,以及能源與健康照護成本。
實際上,我們可能正進入需要大幅調整就業模式、工時、約聘員工、最低工資與基本公共服務的時代,以維持社會和諧、公平與世代間流動的核心價值。
(作者Michael Spence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編譯葉亭均)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