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提升政策品質 面對經濟新局

提升政策品質 面對經濟新局

陳建良
亞洲的區域經濟局勢已然改變,但是台灣仍舊缺乏相應的調整。比起周邊國家在經貿策略的銳意精進,我們的政策思維彈性不夠大,調整亦不夠快。如果台灣過去締造的經濟奇蹟,有相當比例歸功於政府,則目前遭遇經濟動能不足,也有一定成數歸責於政策。世界上大概沒有一個國家是政策品質低落,但經濟實力強大的;唯有與時俱進的政策設計,才是國家競爭力的保證。

 

2012年在成長不如期待中度過,展望來年,仍然有諸多未明之處。從北美、歐盟到以中國大陸為首的亞洲經濟圈,全球3個最主要區域經濟的景氣,仍舊受制於過去幾年來金融動盪的餘波,以及為了儘速解決這些動盪所採取的短期措施;特別是各國競相寬鬆的貨幣供給,以及創紀錄的公共投資與支出。
環顧目前世界各主要國家的政策,大多只在應付眼前的衰退壓力,無暇顧及後續的可能效果。近年來接續的劇烈衝擊與激進政策所型塑的經濟環境,傳統理論未必完全適用,仍待改寫;以既有模型解釋現在和預測未來,也更具挑戰。因此,經濟政策的規劃與實施,比起過去的承平環境更增難度。台灣是典型的小型開放體系,感受國際景氣的衝擊更為強烈,對於政策品質的要求也就更高。
從基本統計數據來觀察,當前我國的經濟成長率、失業率、物價膨脹率及所得不均度,和世界各主要國家相比,並無遜色。我們也許自滿於部分現狀的維持,但是對手國的經貿戰略又急又狠,不可能視而不見。我們和自己的過往相較,不免有今非昔比之憾;看到鄰近國家逼近、甚至超越,更會有恨鐵不成鋼的感慨。
國際經濟現勢是不俱進就落後的競賽,區域經濟的競爭尤然。台灣的經濟發展逐漸失去活力,不止是成長速度趨緩,更在於和對手國相比的競爭力下降,以及比較利益的流失。
要深切體認的事實是:亞洲的區域經濟局勢已然改變,但是台灣仍舊缺乏相應的調整。比起周邊國家在經貿策略的銳意精進,我們的政策思維彈性不夠大,調整亦不夠快。如果台灣過去締造的經濟奇蹟,有相當比例歸功於政府,則目前遭遇經濟動能不足,也有一定成數歸責於政策。
世界上大概沒有一個國家是政策品質低落,但經濟實力強大的;唯有與時俱進的政策設計,才是國家競爭力的保證。我國的政策規劃平均而言在水準之上,更有不少受到國際推崇的顯例;以下僅就品質的提升提出兩點淺見。
第一是需耐心建立長期而嚴謹的政策研析機制。國內公、私立智庫每年花費大量心力,進行政策分析,其中有相當比例的投入,只求解決短暫立即的問題;某些重要且延續的基礎議題,卻相對缺乏系統性的關注。今天我們面對的是多年累積的結構性落差,若不能針對根本議題進行嚴謹分析,連問題的本質都難以掌握,遑論謀求完整對策。
第二是政策要能有更多協調性與連貫性的考量。每個經濟政策的出發點都立意良善,但有時執行層面牽涉多方而缺乏協調,更不乏固守本位不願在執行上搭配的阻礙;類似情況經常使得政策有效性大打折扣,甚至窒礙難行而無從實施。如果在政策的宣導與執行上,能化被動的堅守捍衛為主動的溝通聯繫,當可明顯擴增現行政策的綜效。
緬懷曾經傲人的經濟成就,面對強鄰環伺的經濟新局,理當明瞭,國家的經貿實力一以市場競爭為依歸,競爭力的強弱則取決於政策品質。經濟政策的規劃與實施,除了該強調議題研析的嚴謹與延續,同時也應力求跨單位推動的連貫與協力,台灣要重回往昔經濟競爭力的相對位置,也就指日可待。
(作者是財團法人商業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暨南國際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