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內新聞 / 知識分子的獨立性 何在

知識分子的獨立性 何在

林克倫
大陸公共知識界的問題是欠缺「核心價值」,原本應該是工具的黨國,被內化為自身價值判準,導致思辯失據。南京大學著名戲劇理論教授董健看完話劇點出了核心說,無論是擁護蔣還是反對蔣,總體上他們都有一個共同價值,那就是知識分子的人格獨立,在統治者面前,保持自己的價值判斷。

「蔣公的面子」有多大?南京大學一百一十年校慶時,推出一齣由大三女學生編劇、講述三名教授是否赴宴的話劇「蔣公的面子」。為料,這類冷門校園話劇,竟能連演廿六場、欲罷不能,觀眾都想瞭解,民國時期知識分子如何抵抗統治者的「盛情」,以古諷今。

究其原因,無非是大學生對當前大陸的大學黨校化、教授媚俗化與辦學商業化等不滿的發洩,更核心的是,當下中國究竟還有無公共知識分子的疑問。「蔣公的面子」主軸簡單:一九四三年蔣介石初任中央大學校長,邀請中文系三位知名教授共進年夜飯,這使教授們非常為難,給不給蔣公這個面子呢?腳本出處真偽已不可考,有無其人、無人知曉,卻是南京大學中文系的「歷史傳說」。

揚子晚報報導,話劇採時空穿越安排,從文革時的牛棚開場,這三位被打成牛鬼蛇神、學術反動權威的教授,為洗刷自身歷史問題,回憶起一九四三年時,三人在重慶茶館討論是否應蔣介石邀宴的情境;戲裡三位教授個性鮮明,各有弱點。

一身西裝打扮的時任道教授,思想進步、潔身自好,追求民主自由和學術獨立,絕不與獨裁者同流合汙,卻因抗日導致珍貴藏書留在桂林,想藉赴宴望老蔣協助,又開不了口,遂布局想慫恿有人當說客。

長袍馬掛的夏小山教授是中立派,好美食且對蔣與政治無興趣,只是為了火腿燒豆腐而想赴宴,然因曾在學生面前說了不承認蔣中正的校長地位,不好答應;在美食與面子間抉擇,只好推說只要請柬署名,由校長改為蔣院長或蔣委員長,他就欣然赴宴,找台階下。

卞從周教授則長期與體制合作,中山裝打扮,不支持學生上街遊行,又給黨報「中央日報」撰稿,內心想去,可被兩位教授同僚喝斥是諂媚之舉,為了面子,就擺出不赴宴的姿態。

整齣話劇場景簡單,兩個多小時的劇情,圍繞著三名教授各自辯論該不該給蔣介石「面子」,讓觀眾進入「蔣公面子」與「文人面子」的價值思辯;對話亦借古諷今,像政府在學生遊行後方有作為的辯論,戲裡的卞從周說:「無所作為,總比為所欲為強吧!」

大陸大學校園的人文價值風氣,過去因歷次政治清洗運動而難以恢復,就以南京大學為例,五○年代時一名生物系教授因研究有成,正巧毛澤東到南京接見知識分子而受邀,回來後他激動地說:「我的手不能洗,你們趕快來握一握我的手,這是毛主席握過的手!」全然一副失格作態。

面對當權統治者,知識分子該如何自處?劇中南京大學(原名中央大學,後改名為南京大學)是否有「三教授赴宴」一事,版本不一;然話劇對於赴不赴宴、給不給面子,都採肯定立場,理由很簡單,三名教授作為知識分子,均保有自身的獨立人格。

劇裡的時任道是為「書」,夏小山為「美食」,卞從周為「政府」,背後並無所謂的偶像崇拜,赴宴更多是「工具理性」,蔣介石僅是個手段;然當自身所圖與知識分子的身分相衝突時,三人所辯論思考的則是「價值理性」。

再看今日,過去廿年大陸各大學裡喝過洋墨水,受完整大學教育洗禮的教授學者日益眾多,然面對近幾年各類社會問題迭生,願意公開站出來支持民眾的知識分子數量,卻遠遠不成比例;遂引發大陸民眾討論,中國的大學究竟培養了什麼人?是否還有知識分子?

大陸公共知識界的問題是欠缺「核心價值」,原本應該是工具的黨國,被內化為自身價值判準,導致思辯失據。南京大學著名戲劇理論教授董健看完話劇點出了核心說,無論是擁護蔣還是反對蔣,總體上他們都有一個共同價值,那就是知識分子的人格獨立,在統治者面前,保持自己的價值判斷。

引用來源:聯合報